新学员讲真相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二零零五年初开始修炼大法的。我从小受到父母亲的中国传统教育,看了师父广州讲法的录像,很容易接受,好象师父的法是为我而讲,很真切。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说过:“大法弟子为什么要修炼、为什么要过关、为什么要正念强、为什么要吃苦?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修炼。”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中说:“所以我说修炼哪,大家得真正的认识什么是修炼,真正的理智的对自己的修炼负责任,真得用正念去看待你们所遇到的一切事情,正念要强。”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正念正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使我在修炼的路上不断过关,排除干扰,去除各种执著心,认识到错误迅速改正。我知道,时间很紧迫,在修炼的路上要勇猛精進。我在公司做好本职工作,总能够按时完成自己的项目,这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并且我有时间参加证实法的活动。在公司、家庭、及社会上,我以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有矛盾向内找,改去那些后天形成的观念、习惯和执著心。没有什么可惜的,不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去掉,怎么能升华上去呢。

做好三件事对我们有全职工作的来讲,最关键的是如何安排好时间。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讲:“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得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得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得困,浑身有力。”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加快,我坚持每天炼功两小时,减少睡眠时间,把挤出的时间用来讲真相。我切身体会到,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说的:“我说你光看书了不行,因为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你只做一件事所以你就感觉不到提高。你如果三件事都做了、做的很好,你就会感觉到提高,和当初自己个人学法修炼那个阶段完全不同了,就是因为这个关系。99年7.20以后和99年7.20以前,这两个阶段状态完全是不同的。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炼,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炼,就是这样,也提高不了,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二零零五年四月,我带着师父的经文和九评回国探亲。当我知道有些亲属受邪党的骗,对大法有误解,我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使他们很快转变了对大法的看法,有的还看了师父广州讲法的录像和学五套功法。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处处以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修好自己,才能说服不了解大法的人。我的亲友看到我一年多来的变化,就知道修炼法轮功的好处。

对亲友讲三退,一定要放下亲情,把他们当成一般众生,他们就会退。我先打录音电话,再打电话过去。他们说,我哪天听了国外打来的广播电话,其实我们都很爱听,但是不敢留言,听不要紧。我问你退了吗,对方说还没退。我说,你想退,我帮你用化名退,安全的。对方就说:那好吧,帮我退吧。

去年底,我用五周的假期每天打明慧网上公布的恶警、公安和六一零的电话。这个过程也是去自己各种心的过程,开始自己的争斗心很强,效果不好。通过学法,我找自己的不足。那些人有破口大骂的,有不听的,不要被他们影响,心平气和的与他们讲。其中有些人是有权力、地位的,我让他们知道邪党的腐败,他们的日子不会长,为自己和为家人留后路,在有权有地位的时候不要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有人还要我寄“九评”。

今年三月我去纽约参加法会,看到美国大法弟子,特别是在中领馆前那些老年同修,几年如一日,不管严冬,夏热,在那儿发正念,讲真相,对我触动很大。本来满足于每周末一次的星期日和周末向国内电话讲真相,后来增加到每天上班前在网络电话上向大陆好友发当天真相材料。网络电话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的看到邪党那么坏很气愤,我劝他们三退,都同意。有的骂很难听的话,我很平静,反反复复讲,他不骂了,并想看“九评”。有一个大连的女子对法轮功和师父有误解,我让她知道国内媒体报道造假,并给她突破网络软件。她知道了真相,还给她的亲朋好友看,并且愿意学法炼功。从这个例子看,国内有很多人是受邪党的骗,他们中大部份是善良的人。我更觉得救人的重要和紧迫。

七月底又去参加法会,在波士顿的(全球器官移植专家大会)期间讲真相,我从一位肝脏移植专家那儿得知,每年中国有很多例从死刑犯中摘取肝脏。其实真正死刑犯很少,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当死刑犯杀害了。我们应该尽快阻止这灭绝人性的大迫害,让那些关在集中营里的同修有幸存的机会。

近半年来用小帮手讲真相,对我提高很快。去掉我的执著心和漏处。比如,小帮手运行好时会起欢喜心、安逸心,碰到干扰时,没有静下心来向内找,邪恶和旧势力就钻空子。应该不断学法,向内找,把那些常人心去了。正念足,师父就会加持我们。冲破邪恶封锁,用好每一件法器。虽然睡眠越来越少了,但是能让更多的大陆中国人了解真相。经常刚睡下一两个小时,师父的法身会让我醒来,不是电话号拨完了,就是发送有故障。每天下班我马上看小帮手运行情况。每天早晨发正念,炼静功后,看有什么反馈。也有人是在办公室,不便说话,我就问,您是党员吗,对方说是,那我帮您用化名办三退,安全,几分钟后告诉您退党号码。这样有时可退好几个。帮他退了之后,再问他的亲朋好友是否也要退,并约好下次通话的时间。也有许多次,因为我不在时,对方有反馈我没有及时回电,失去了机会。有一次,对方有反馈,几小时后,我打电话过去,得知对方是公安局,听了电话的人没在,对方问什么广播电话,我就向对方再发一次广播电话,他全听完了。我经常向那些单位打电话,因为每天换值班的人,通过一个电话可以接触到好几个人。通过我二十四小时的电传、十四小时的电话每天可以有上千个电传和电话能够打通。谢谢负责项目的同修们的配合,及时的为我提供号码,使我的众多工具从未中断过运行。

比起国内十几亿人来讲,每天上千的数量实在太小,很多偏远山区,没有网络,只有通过电话,才能让他们知道真相。有人听了录音后,反馈说,从来没听说过三退。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是善良的,为了让他们在天灭中共前能尽可能了解真相,免遭劫难,时间太紧迫,让我们大家都来向大陆讲真相吧。我们付出的是时间和资金,而在国内的同修却是冒着生命危险出去讲真相的。师父在《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

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