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国人讲真相的一点认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有幸参加了二零零六年九月初在纽约举行的“传九评促三退”经验交流会。看到许多同修默默无闻的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向中国人讲真相,我感触非常大。有位七十多岁的同修一直给中国农村打电话,每天不间断,已劝退了五百多人。有的同修每天睡的很少,因为要整理当天退党的声明,有的坚持到旅游点给中国游人讲真相,被辱骂也不动人心,使许多中国人拿到了真相资料。

自参加了那个交流会后,我改变了自己长时间来存在的不正确的想法:认为自己已在做证实法的工作了,没有时间向中国人讲真相,分工不同,其他学员去做就行了。现在看来这是个很自私的想法,自己来选择大法的工作,这个适合我,那个不适合我,我要做这个,不做那个,而不是按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

我认识到目前向中国人讲真相是当务之急。从整体上看退党的人数还没有突破,许多中国人找不到退党通道,一直退不了,而我们的退党通道又太少太少,几条退党热线常常被干扰。如果按旧势力安排的十个里面只留下一个人,那么就将有巨大的人群被淘汰,这是件非常可怕的事,那么多冒天胆下到人世间来为了得法的生命将永远失去机会。大法弟子是众生的唯一希望,我们曾立下誓言要来世间救他们,在正法最后阶段,我们不去促三退,他们就很可能面临被毁灭的命运。所以大家迫切的感到人人成为退党中心的重要性,多一条渠道,就会多救一批中国人。方式多种多样,打电话,发传真,发电子邮件,网络如用网络电话skype讲真相等。哪怕只能做其中的一项,都是在拓宽退党管道。

认识到这一点后,我内心开始产生了一种愿望,我要用一部份精力来给中国人讲真相。我没有了以前做证实法工作时有过的压力,而是内心真切的感受到救他们的紧迫性。我尽可能的参加一些由同修举办的讲真相方法的培训。今年十月份我开始用sykpe上网给中国人讲真相。

虽然还是个新手,在两个月中的讲真相中,我的体会很多。我了解到还有许多中国人不知道真相,他们中有十分饥渴的等待着了解真相的人,急迫要看九评的;有受毒害很深,看到我发的信息后大骂不已的;有对此事漠不关心,一心只想赚钱的,有让我帮他们在德国拉生意做推销的;还有空虚之极,想找人聊天逗趣,消磨时光的;更有害怕听到真相,生怕惹来麻烦的,等等等,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我对救度众生的含义有了進一步的认识:身处末劫之时的人们实在太迷,不去救他们的话,等着的就是毁灭,生命的永远毁灭。我们能多救一个世上的人,尤其是中国人,就等于为这个宇宙多拯救一大批生命。

这个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的修炼提高的过程。我的心性无时不在被考验,从下面三个方面来谈谈:

一、修忍

当我发真相信息的时候常常遇到骂我骂的十分难听的、甚至恶心的人。刚开始时心里很难受,想马上把这些人删掉,再不跟他们联系了。后来想,其实骂的都是那些邪灵附体,越这样我越不该放弃他们啊。我就把一个个骂我的人都加進我的好友列表里,有针对性的给他们发信息。我发现他们接到几次我发的资料后,渐渐不怎么骂了,而且还有的主动来跟我联系。

我遇到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开始时,他骂个不休,我每次在他骂时都耐心的给他讲真相。他渐渐的安静了,不过也不愿跟我联系,我仍继续发给他发信息。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又找到他,没想到他第一句话问我:你今天怎么没发给我信息?我才知道他一直在看我发的东西。我就抓住时机跟他讲三退的重要性,他不以为然的告诉我他不是党员,曾入过团、少先队,超龄了,早退了。我又给他讲抹去兽记的必要性,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交流,最后他同意我帮他退团退队了。

二、树正念

在skype上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有些人迷的很深,会使你泄气:哎呀,这个人不可救药了,或者想:哎,我已做了该做的了,能不能得救是他自己的事了。我后来通过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意识到我的这个心态不对,这个想法无形中会助长了邪恶的干扰,配合它毁掉这个生命。大法弟子的一念是有能量的,只有发出正念,才能帮助那些被邪恶迷惑左右的人。

还有就是若自己做的不好,念不正,带着很强的执著的话,也会阻碍他们退党。我曾遇到过一个在国内外贸部门工作的人,他有业务和德国往来。我给他寄了九评,和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他很快看完了九评而且可以上网。他告诉我他看了九评后更觉的共产党恶心可恶。我心里很高兴,总算遇到一个明白点的人。我马上劝他三退,可他就不理这个问题,却扯别的,比如生意啊,要出国啊等等。我又问了他几次退党的事,仍没反应,后来他根本就不理睬了,也不上skype了。

我又纳闷又遗憾,觉的无能为力了。好几天来心里总象有个疙瘩似的不舒服。我感到自己操之过急了,欲速则不达。我也开始为此难过:不能因为自己做的不好,使一个生命不能得救啊。我心里生了一念,一定要让他退出来。我在心里不断求师父帮我,也为他发正念。

有一天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我可以用小帮手给他打电话,讲真相啊。我一查他在skype上果然还留有家里的电话。我马上给他用小帮手放录音。没想到他全听完了,还留言要退党。我立即给他拨电话,和他谈起来。他很惊讶我给他打电话,他其实很恨共产党的,退出来当然好。他还告诉我,他不喜欢我们的方式,只劝退,不愿多和别人沟通。我谢谢他的建议并改進了这个方式,现在和他一直保持联系。

每当我回想这件事来,心里还暗暗叫险:要是我后来没生正念的话,我就不会去给他打电话,他也许还在邪灵的控制下,还不知道要徘徊多长时间呢。

三、去争斗心

我开始做skype时,常遇到这种情况:当我和那些中毒深的人讲真相时,我发现我的心很难守的住,有时就要和他们争个高低,双方不让步,各持己见,对方有时说不过了,就骂,效果很不好。我意识到是我的那颗很强的执著心即争斗心造成的。自己修的不好就救不了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啊,作为修炼人是知道这个法理的啊,还和常人这样争来斗去的,即使是在讲真相,也行不通啊,就象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一样,我该跳出常人的层次才行。

之后我尽量守住心性,多替那些人想,他们是被中共毒害的,需要我的帮助。有一次一个年轻的姑娘接到我发的关于退党的信息后,给我回道:如果你在我面前的话,我让你五马分尸。我看后没动气,说这种话的只能是背后的邪恶生命。我告诉她:我相信你是维护正义的,共产党执政五十七年来,夺走了八千万同胞的生命,你不会去维护它吧。你不想再看看一些事实?见她没反对,我就又寄给她一些资料。

第二天,她把他男朋友找来。他一上来就问我在海外是不是难民,我说不是。那你一定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说:难怪了,所以你反党。你还是不是中国人?当时已是夜里一点了。我静下心来跟他谈,尽管他怒气冲天。我告诉他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说:炼法轮功的人有罪,害人害己,摘取了器官是废物利用,有什么不行?要我看就是要喝其血,食其骨。我问他:你这种仇恨来自哪里?是你自己看了法轮功的书?他说没有。你自己炼这种功了?没有。那你怎么能判断呢?他不做声。我接着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他那边开始安静下来。我又讲了法轮功在海外洪传的真相。一共谈了一个多小时,他说他愿再和我联系。后来我把九评传给他们两人看了,那姑娘还要了突破网络的软件。他们有了今天的变化也是慢慢明白了真相的缘故。我的争斗心越少,他们明白的越快。

总之在这两个月的讲真相中我较深刻的认识到,一个大法弟子对众生承担的责任是极其重要的,我们是众生唯一的希望。我看到那些人喜欢跟我接触,把我当朋友,深切的感到他们是多么的需要大法弟子的帮助啊。有的年轻姑娘向我诉说她们恋爱中的苦恼,要我给出主意;有的跟我谈信仰问题,他们正在思考,心中却又很多疑惑;有的不理解法轮功,以为他们要夺权,搞自焚,不让人看病;有的心中找不到寄托,空虚无聊,要我给他们提供一个解脱的方法,……我一个个给他们解答,根据他们的情况告诉他们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并帮他们认识到共产党统治下对人们的毒害,人们不信神,为所欲为,一味追求物质利益,精神空虚,社会道德大滑坡等等,他们恍然大悟,在醒悟,在思考。有的开始在看《转法轮》

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多少人在惊涛骇浪中,在黑夜中,在死亡面前,挣扎着在寻找出路啊。当他们看到前方那一座座永不熄灭的灯塔时,他们就看到了希望,那灯塔就是大法弟子,在引导着世人走向光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