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邦加罗尔弘扬法轮大法(一)(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印度 JYOTHI学校学生炼功情形

踏上破冰之旅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我拎着桃园学员所做的莲花,带着同修的祝福,与内人搭机飞往印度邦加罗尔(BANGALORE),随着飞机引擎的加速冲向浩瀚天空脑海盘算的是我如何用不太行的英文来应付下机后的生活。飞机穿过蓝天白云,经过四个半钟头飞行,终于来到马来西亚KUALA LUMPUR 机场。

由于转机必须停留十小时,于是办落地签证后,在同修接机下,来到当地同修家中进行几个小时交流,由胡同修当翻译。原本在脑中浮现的担心(没有英文资料如何去印度讲清真相等困难),正好胡同修有现成充足的英文资料可用,加上胡太太当现成翻译,一颗复杂的心,才转为踏实,显然这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于是携带资料带着破冰之旅的重任,深夜十点多又离开KUALA LUMPUR直飞目地地印度邦加罗尔(BANGALORE)。

印度学员Chitra的得法与洪法

经过四小时的飞行,终于在九月十五日降落目地地邦加罗尔。在素未谋面的印度同修CHITRA全家接机下,快速奔驰到CHITRA家,时间已是当地深夜一点四十分。

CHITRA全家都修法轮功,看来善良又热情。Chitra原本身有背痛、腰痛相当严重,看遍医生、尝尽药物,就是未见起色。在二零零零年的某天,有位外国来的法轮功学员到印度洪法,Chitra感到好奇,外国法轮功学员就请她当场体验。当她炼功时,背部及腰部的痛处完全不见了,回来后就每天学法、炼功,从此摆脱了背痛和腰痛。由于感受大法的威力,她慢慢的认识法,并且出去洪法。

她首先碰到一位学校老师,告诉她大法的神奇。这个老师说在新加坡看到有人示范法轮功的动作,本想体悟一下,却没有机会。这个老师就这样跟着炼法轮功,而且效果不错,回学校告诉校长大法的神迹,也传给其他老师。

开明的校长炼过后感受不错,欣然接受老师建议,利用上体育课时间,教学生炼法轮功。就这样在一间一间的学校老师、校长肯定下,四十间学校师生都在炼法轮功。

新学员加入晨炼

翌日清晨,在CHITRA招待道地印度奶茶后,她先生BHAGAWAN便开车载我们到炼功点CUBBON 公园。小车左转右拐路过我们不知名的街道,转几个圈后,我们到了炼功点。

高精度图片
在BANGALORE 的CUBBON公园晨炼

高精度图片
在BANGALORE 的CUBBON公园炼功点的横幅

路程中我问BHAGAWAN,每天有几个人来炼功,他说只有三或四个人。今天我们加入后不久,便有两个小姐在距不远的地方,驻足的观看我们炼功情况。我心里呐喊!来呀!快来炼法轮功啊!机会难得哦!不知是我的呐喊生效或是早已安排今天她们要来炼功,她们在外围转一圈后,便加入我们炼功的行列,我与内人便一个人教一个。

虽然是用生涩英语沟通,但加上肢体动作也能进行顺利,炼功完毕她们笑容满面跟我们说再见。第二天,又多了六、七个人,这不是安排好的吗?!而炼功中我们几个忙于教功,而不怎么灵光的英文竟也派上用场,并没有多大障碍。

炼功结束,原路回到CHITRA家吃完早餐,休息片刻后,CHITRA告诉我们今天要搭公车到JYOTHI SCHOOL去教功,单趟车程要两个半小时以上(来回超过五小时),再加上下公车后又要二十分钟的车程才能到学校,回来恐怕困难,要我们准备衣服在那边过夜。于是携带简单行李,她先生BHAGAWAN用车送我们到巴士总站搭汽车。

前往第一所洪法的学校 JYOTHI SCHOOL

这巴士总站显的陈年老旧,每部汽车年纪似乎过大,有些连车门都没有,在台湾应该算是要属于报废的那一种,不过这里看来应是稀松平常,不足为奇。上车后不久,开车上路了。

公车从BANGALOR往郊区,虽然都有柏油路,但路况凹洞之多却是令人难以想象。公车非但如沙丁鱼般挤满乘客,走起来还特别摇晃,好象回到我们台湾六十年代。经过不知名数个城镇、市集,其中有羊群、牛群、猴群、广阔田园、庞大的芒果树园,二个半小时的颠簸,总算到达终点站--CHINTAMANI镇。这个城镇位在印度南部,是个民风纯朴的乡村,盛产芒果及苹果、还有芭蕉等等。由于比较偏僻,还存在泥泞路面,房屋较为简陋。

JYOTHI SCHOOL全校师生都炼法轮功

JYOTHI SCHOOL是离CHINTAMANI镇不远的英文学校。下车后,我们转搭小黄包车,再度颠簸摇摆往JYOTHI SCHOOL,经过约莫十几分钟时间来到目地地。进入校区后,在Chitra带领下到校长室,校长Father Verkey先生亲自接待,亲切的寒暄。

这所学校有四百多人,Verkey校长本身及其他老师也炼法轮功,由于亲自炼过法轮功都有不错的效果,对身体健康比上体育课要来的好,因此希望尽量利用体育时间让学生一起体验法轮功。

高精度图片
JYOTHI学校校长(身着黑色衣服身材壮硕炼功者)和学生一起炼功

Verkey校长还问我炼法轮功有什么感觉,及炼多久?我简略叙述修炼前后的改变,且不用任何药物及食补有如此效果,他不时点头认同。当我说自己都快六十岁时,校长听到这话说:看来不象有这么大年纪,且精神很好。我说这都是炼法轮功的效果,他听了很高兴。

可爱的小朋友认真学功

星期六是假日,只有十几个人来学校玩球,Verkey校长介绍说有二位来自台湾的学员来指导我们炼功,小朋友们很新奇的一起到凉亭集体炼功。

我们在炼功中示范动作,并纠正那原先不准确的动作,一遍又一遍的解说,虽然英文还满生涩的,但透过肢体语言的辅助,依然畅通无碍。Chitra告诉我,这些小朋友中有四个人天目是开的,可以看到漂亮的法轮,与书上的法轮图形相同,再加上平常炼功时所拍的照片都有法轮,这也让原本炼功已经有感应的校长及Sugana等老师们,更加有信心来带动这群可爱纯真的小朋友。

在五套功法中,我发现小朋友最不注意的是莲花掌的手式,动作太快,抱圆的圆度也不足。第四套功法的基本动作也模糊带过,还有第五套功法,部份可以双盘的小朋友,因为怕痛而只做单盘。在我们说明双盘与单盘的作用后,有些小朋友便乖乖的双盘起来,小朋友的可爱模样,令人莞尔。在我们两小时重复讲解及示范动作后,有了很大的转变,我们祝福这些小朋友能持续的炼功。

由于隔天还得要去另外一间学校教学生炼功,为了赶车,校长亲自开车送我们到CHINTAMANI镇上搭公车。这时已是万家灯火的时刻,临走时,校长希望能再见面,我说应该没有问题,握手再见后,坐上老旧的公共巴士,在摇晃中回BNAGALORE,结束首站的洪法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