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辱负重的一个真实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聆听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后我想起了一个很久以前的一个真实的故事,由于当时电脑上网尚不普及,也不知道这个故事的同修是否写下在明慧网上登出过,如登出过就当我们再次重温,也许对同修们又会有新的启悟。

在黑龙江省一个城市,有一个同修甲,“七•二零”前是当地的负责人之一。“七•二零”之后,该同修如全国其他同修一样抱着一颗善心找到当地政府机关向他们反映大法真相。由于大法弟子们都是非常纯洁的善心,根本没有想到会被别有用心的恶徒利用,没有想到在他找政府反映情况和其后政府相关邪恶部门以听取意见为名主动约见他的几次交谈中都被暗中录了像。邪恶之徒们将几次录像剪接篡改后成了同修反大法的一个节目播出,在当地同修造成相当大的波动。邪恶之徒们为了达到别有用心的险恶目地以各种方式和渠道在当地同修们中散布谣言说甲现在是他们的人了,甚至专门为此绑架同修,以暗示或无意中让被绑架同修知道这位同修是他们一伙的,现在专门为他们收集同修们的情报。

甲为此找到邪恶之徒,告诉他们这样做是错误的,应当还他讲话的原意。邪恶之徒洋洋得意的直接告诉他:我们就是要达到这样的目地,让所有的人怨恨你、怀疑你、不理你。当时除了一两个同修外,其他同修都深信他是特务,是背叛大法者。向同修们解释,几乎没有人听,都躲着他,防着他。同修甲为此非常痛苦,真是欲哭无泪,心里被误会的痛苦只有在师尊法像前向师尊诉说。证实法的环境也被破坏得七零八落,同修之间相互防范极深。

这样,一直到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有长春的同修到该市希望找到同修们交流,将证实大法的环境开创出来,由于同修甲原来是负责人就找到了他。于是他找到了还算相信他的一个同修,让这个同修又去找其他的同修,而他却默默的协调好其它事项,并找好了开交流会的地方。当同修陆续来到交流会现场时发现他在场都十分惊讶与不安,有的同修指着他说他不能在这,如果他在这我们就走。他虽然是多么的想和大家在一起交流,但为了交流会能顺利進行,他流着泪离开了会场。

由于同修甲在暗中的协调,几次交流会开得十分圆满,同修们消除了彼此间的间隔,心又从新聚到了一起,证实大法的帆又从新扬起。长春同修在最后离开前的一次法会上告诉当地同修们,没有同修甲的无私帮助与协调,大家的交流会就不会有这么顺利,同时将前面邪恶之徒的阴险用心与目地告诉了同修们,由于同修们正念已起,很快认识到以前的误会。同修找到他家,敲开他的门,彼此抱头痛哭,但这不是悔恨的泪,也不是欢喜的泪,而是心与心从新碰撞到一起溅出的火花。很快当地证实法的环境开创出来了。

这个故事是去交流的长春同修讲出来的,由于时间过去太久可能细节有遗漏或误差,还请知道此事的同修补充指正,但整体情节就是这样的。

同修甲在那样的情形下,凭着对大法与师尊的坚信最终破除了邪恶的整体迫害。对师尊、对大法坚信不移,无私为他,如果我们能时刻或关键时刻保持这样的正信正念,邪恶的任何迫害只能是立时烟消云散,更何况这些旧势力、邪恶迫害本来就是不该存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