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大法弟子杨修凡多年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

辽宁凌源大法弟子杨修凡多年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辽宁凌源市大法弟子杨修凡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上午在南街医药公司附近讲真相时,被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抓捕后送进看守所。

杨修凡,男,六十六岁,退休教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曾多次遭凌源公安局恶警绑架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到难以想象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杨修凡被非法关押的朝阳市教养院(即西大营子教养院)三大队,管教每天强迫杨修凡和其他大法弟子做超强体力奴役,早晨天不亮就出工,晚上黑天才收工,十米深盖楼的基础井一人一天要挖两个,手被磨破了,露出鲜红的肉,还得从十米深的井里往上拽沙子,手破了的地方钻心的疼。干了一天的活,晚饭不让吃饱。恶警让杨修凡和大法弟子站成一排挨个打嘴巴子,强制“转化”。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旬,朝阳市教养院院长金玉成亲自召集院长助理程贺田、管理科干警杜垒、四大队大队长戚永顺等多名警察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杨修凡被连续电击了几天,他的手背、脖子、头部大面积红疙瘩黄水泡。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杨修凡声明去年十月份教养院对他的强制“转化”作废,朝阳市教养院院长金玉成和多名警察对杨修凡进行残酷迫害。杨修凡已是六十二岁的老人,可是手持电棍的恶警们没有丝毫手软。狱警并让犯人申庆立等人将杨修凡按倒在地、把杨修凡头上戴了一个骑摩托车的帽子。一伙警察全上来了,对准他的头、颈、心脏部位进行电击,他不断痛苦地惨叫,他的头部及脖子、左胸脯、后背、腰部等处全是红疙瘩上面带有黄黄的泡。这是全体犯人及法轮功学员亲眼目睹的。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九日,杨修凡和三名大法弟子在教养院内高喊“法轮大法好”。九号上午中队长田××命犯人赵中华等四人将杨修凡送进一楼打了几巴掌,然后将其按倒在地,对准脖子放电。在十号中午,恶警们把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叫到四大队课室,电棍摧残。“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和电棍放电叭叭声一阵阵传进号里,每个人都能听的到。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朝阳市教养院大队长戚永顺强迫杨修凡长时间受刑坐凳,那个小板凳就是刑具,是铁的,直径约二十厘米,高约三十厘米,上面凹凸不平,有很多棱,坐上去非常难受,简直难以忍受。长时间坐着,臀部磨出了茧子。坐了三、四天,下半身麻木,活动不灵,大小便都不知道。戚永顺唆使普教沈洪军等人在杨修凡绝食期间用毛巾把杨修凡嘴唇使劲蹭,蹭至灼热后撬开嘴灌食。冬天晚上把杨修凡用铐子铐上,掀掉被子,打开小号门窗,搞“冷冻实验”。据悉说戚永顺每逼迫“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可得奖金一千元。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朝阳教养院组织二十多名恶警和二十多名犹大,发起所谓“攻坚战”,七天七夜不准大法弟子睡觉、不停止,不惜任何手段,逼写三书。杨修凡被连日的毒打、电击、折磨得奄奄一息。四月十九日,恶警用四~五根电棍电击杨修凡,电的他遍体鳞伤,几天后都吃不下饭。

恶警还使用酷刑叫“开飞机”迫害杨修凡:脚尖离墙十公分,猫着腰头顶脚尖,双手反背竖直向上,这一姿势长时间保持,脸都控肿了。再就是蹲着,一般人不习惯蹲,一会功夫,衣服就湿透了,腿疼的受不了;还有马步蹲着,就是腿半曲着,呈九十度,双手伸向前,端平。想一想这是何种滋味?对于敢炼功的学员,冬天只让穿个裤衩铐在暖气上,整宿不让睡觉。夏天,骄阳似火,就让到太阳底下去跪着。朝阳教养院为了“转化”大法弟子,逼写三书,使用的手段比蛇蝎还歹毒,其凶狠、毒辣已经全然没了人性。在这样巨大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下,有的学员在短短的几天内头发白了,有的甚至大量脱落。

大法弟子只是向世人讲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被江××流氓犯罪集团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现在为止,全国有三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杨修凡的迫害经历只是冰山一角,而江泽民一伙的罪恶本性及其惨无人道的对善良百姓的迫害和虐杀,最终会受到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是亘古不变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