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有神在看管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听到有人对三退的数量提出质疑,我就把遇到的几件事写出来,请各位自己来判断。

第一件事:我父亲在退休之前不久被邪党拉入贼船入了恶党,使得他退休了也不清闲,时常被通知开会,更使他不平的是还要在紧巴的退休金中交党费。本来他不反对我们炼功,但街道经常找他开会,会后一回家就和我们闹,满嘴胡说八道都是邪党灌输的谎言。我们母女在生活上关心照顾他,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对他不急不躁遇机会就讲真相,最后让他看真相小册子他也乐呵呵的接了过去。

刚听说三退,我就劝父亲退党,可他由于胆小始终不答应,直到零五年过中国新年去世时也没同意,我们母女商量后帮他退了。事后月余,我在梦中看见父亲手里拿着一大张纸,上面只有一个字“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显出很着急的样子。

醒后觉得奇怪,我们已经帮他退了,怎么还要我给退呀?突然我明白了,父亲在世的时候我劝他退党他没同意,死后他本人不表态是过不去这一关的。我于是亲自上“大纪元”网站帮父亲退出了邪党。

没过多久,父亲又一次出现在梦中,只见他的脸乐得象一朵菊花,高兴得在我面前说着什么,感觉距离很近,实际我们之间隔得很远。因为他摆脱了魔兽的控制,得到了真正的解脱。

第二件事:一位同修拿着一个三退名单让我帮退,说是她父亲在病中写的,我一看歪歪扭扭的写着“我同意退出邪党组织,某某某”。我手里正好有一些还没上网的三退名单,就连同她父亲一块退了吧。可是当我把这些三退的名字打字到文档上,一到此同修父亲名字时不是找不到字就是文档丢失,很不顺,以前从没碰到过。我忙活了半天终于完成,可是网却上不去、过不去。没办法只好把同修父亲的名字抹去,才很顺利的过去。恰巧亲戚来家串门告诉我,此同修的嫂子在村中到处散布“小姑子拿她父亲的手写的退党声明,老公公根本就不同意”。

听到此我才恍然大悟,难怪那天上不去网,原来神在把关。在此我也想提醒同修,对待自己的家人,不要用人情,要理智,否则是不能够真正的使我们的家人得救的。

第三件事:母亲与两位姨到农村亲戚家劝“三退”救人,回来时跟我讲劝退的经过,并把三退名单拿给我看,告诉我有一个叫小燕儿的孩子,一开始同意退出少先队,当她妈把她叫出去之后,回来就变卦了,说什么“天塌大家死,我妈不退我也不退”。她们问我象这样的,还能不能给退?

我说:“三退必须本人同意,她不同意就不能给退。”就这样,除小燕儿之外其他人全都上网退出。

过了两天,母亲跟我讲她做的梦:在她似醒非醒时看到一个人,急切的指着我对母亲说“让她给她上上”,母亲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问“你说什么?”那个人又重复了一遍,母亲就醒了。

母亲疑惑的望着我,我也迷惑的看着她,最后我们不约而同的说:“是不是那个小燕儿给她上网退出?”我毫不犹豫的上网打上“小燕儿”的名字,很顺利的就过去了。

我的理解是:因为每个生命都必须自己给自己做主,人明白的一面是绝不愿给恶党作陪葬的,当初小燕儿第一念同意退出,神就已经抹去了她身上的兽印;后来她受母亲的不良影响而变卦那是不能算数的,神是慈悲的就看人心,一再的给人机会,但这机会越来越少了。迷中的世人,别再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了,赶快退出来吧!

最后引用“自救争分秒”这首诗结束此篇:

滔滔东流水
滚滚退党潮
天意灭中共
何人能阻挠
智者识时务
急退兽印消
迷人作陪葬
助恶罪难饶
光阴快似箭
大限即刻到
一念定未来
自救争分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