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的观念 坚持打电话劝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我二零零二年得法,以前也知道劝退重要,但是总觉的我发真相材料,给警察讲真相等其他事做了,也行了,这种依赖的心使我耽误了两年劝退救人的宝贵时间,想起来真的是很惭愧。几个月前听说每天有上万个需要回拨劝退的电话号码,急需大法弟子参与时,我心里很急,我想这么多众生排队等着我们大法弟子的救度,我不能再持续这种走形式的状态了,我悟到这种依赖和等待也是一种私的表现。于是我决定加入到回拨退党电话的队伍中来。

下面我把我这段时间的修炼分成几个部份说一说。

1)清除思想业的干扰

虽然在几年前就开始给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门打电话,但是象这种给大陆老百姓打电话我还真的是不知道如何开头。一开始打的时候有些心里没底,但是一想起每天有那么多的电话号码积压,也就顾不上自己的这点怕心了。虽然一开始心里并不是很稳,但是每天打,都有人退出恶党。

突然有一天,打了十多通电话都没人退,我有点泄气,同时也努力向内找。师父在《新西兰法会讲法》中说:“既然是修炼,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遇到没人退,我想我应该用法在更高层次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不能再象开始那几天一样心态不稳了。于是我静下心来,发正念。

我找到了我的一个突出的问题,那就是思想业。我从一开始打电话的时候,就总是在跟对方说到关键时刻时,突然一个不正的念头会出现在脑子里。这个念头就是怀疑对方会马上挂电话。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思想业。前几天一直都没注意,以为是自己的怕心在作怪。发现是思想业后,我马上对它進行清除。当然,这个思想业也是在我的怕心的作用下才出现的,明白后我就正念清除,第二天打电话之前就针对这些东西发正念,我心里想即使我清除不掉你,你也不能在我救度众生的时候干扰我。这样想之后,打电话时就再没有那些不正的念头了。

对方挂了电话,我马上再打过去,除非对方根本不接或不听,否则哪怕是对方骂的很难听,我也再打过去,直到他肯听为止。就这样,很多是第二次或第三次打电话才退的,每天都能退几个。

有一次,给一个人打过去,挂了四次,最后他和他旁边的朋友都退了,旁边那位还跟我说,行,这事儿我愿意做,我也当个退党中心,我也去劝退。下回你再打给我。

2)不断向内找使自己的场更加纯净

打电话中碰到有人骂我的,我就向内找,我想如果我的场真的那么纯正的话,他就不应该能骂出这么肮脏的话。或者说他为什么这么骂我,可能我这方面有不明白或者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慢慢的就没有人再骂了。

3)去掉有求之心和欢喜心

有一天我又打了十多个电话都没有人退,但是我这次知道一遇挫折就往后退也不行,再说也不能有求数量之心,只要他听到了,就是在帮她清理那些不好的东西。所以我发发正念,再接着打,我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场在把接电话的人包围着,我说出的话也好象是飘着出去的。嘴在自然的讲着真相,脑子里想着一定要救了他。那种感觉非常舒服。

之后打的十个电话,退了五个,差不多入过党、团、队的都劝退了。到第六个退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他说同意了。这时我突然有一念,“这回我可破了纪录了,每次最多退五个,今天破了纪录了。”念头一出,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欢喜心,赶快否定。但是已经晚了,也就是这一秒钟的一个不正的念头,对方马上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说:“不行,不退。”随即就挂断电话。我之后再打电话对方都不接了,我心里非常难受。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这回我可是有了深痛的教训了。旧势力以“为了让大法弟子锻炼成熟”为借口,不惜毁掉众生。我不能再让魔钻我的空子了。

4)去掉对睡觉的执著

过了两个星期,我家的楼开始整个装修,噪音非常大,我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于是我就决定第二天早上五点钟开始打电话。因为我很执著睡觉,所以这对我还真不容易。没想到第二天起来一点都不困,但是坐到电脑前怎么发正念都上不去拿号台。我知道这是干扰,但同时困意也上来了,就想,算了还是先睡觉吧,明天再说。这个念头一出,我马上就想起了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正法的整个过程是最珍贵的,这就是宇宙的一切,是最了不起的事情。正法这个过程就很主要,所以不能任由旧势力参与。”我知道师父在点我,不能放弃,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于是我就试着用另一台电脑上拿号台,成功的上去了。就这样,我顺利的打了二十通电话,退了好几个。一直到施工的噪音开始我才被迫停拨。

打完电话后,我马上开始腹泻,泻出的都是黑黑的东西。连着泻了四次。我知道这说明我这一关过好了,师父又帮我清理身体了。

5)正念足,智慧来

在打电话中,我发现只要我心态稳定,不急不慌,没有答不上来的问题。有一次,当我说到“天灭中共”的时候,接电话的女士讽刺的说:“你生活在什么时代呀?”言外之意,都什么时代了还信这种迷信的东西。我和缓的对她说:“什么时候呀,不也都有神佛预料灾难的发生吗?什么叫预言呢?预言不就是能够预示到将来要发生的事吗?很多预言不是也都变成现实了吗?那您说能讲出预言的人能是普通人吗?还有为什么这么多部预言中都提到了中共灭亡的大灾难以及为什么会在几年前发现了那块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藏字石呢?哪有那么多偶然和巧合呢?”

之后我又跟她讲了一些国内国外的形势。那位女士听完后想了想说:“那好,我也退。”我说,你旁边好象还有一个孩子,他戴红领巾了吗?她说:“他戴了。你帮他退了吧。”我说那您可要征求他的同意,每个人都要自己同意的。她说,行,我告诉他。

6)劝退后,让对方把消息再传给别人

一次打电话到北京一所大学的学生宿舍里,是一个东北学生接的电话,一开始的时候他口气很强硬。也不相信我是海外打的电话,认为我骗他。还用他磕磕绊绊的英文问我说:“Can you speak English with me?”意思是你能用英文跟我说话吗?我知道他是在试探我,于是我就用英文跟他说:“现在退党是个很重要的事,我打长途不是为了教你英文,就是帮你退党的。”

他听后说,看来你的英文还不错,我相信你是在国外。之后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我都一一作答,最后他说“我跟你说话就想起了春秋战国时的一位雄辩家。你很善于辩论。”他还说:“我少先队、共青团都是第一批入的,当时还很自豪。我听你说完之后我的想法都变了。我这马上就要申请入党了,但是就冲你刚才跟我说的这番话,我这党也不入了。”

然后他还表示愿意跟我在QQ上联系,得到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还可以传给别人。然后还问我“我是不是你打过电话里第一个态度这么好的?”我说,那倒不是,有的人听我讲完能落泪的。他说,那我想当第一,我说,那你也是第一了,我跟你打电话时间最长了,都快两个小时了,这应该是第一。他听后高兴的笑了。

7)坚持读法、背法,不断提高自己

我知道只有更好的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做好讲真相劝退的事。在这期间我坚持每天读一讲《转法轮》,炼一个小时的功,读至少一小时的经文,有时再背几段法。我发现我的提高是飞速的,就连我本来急躁的性格都收敛了许多,说话都变的温柔多了。连常人都说:“你的声音真好听。”我再也不象以前那样嘴反应比脑子还快了。很多时候都能在说话前想想这话中有没有人的执著,会不会伤害到别人。

我能明显的感受到法在更高的层次上有更高的要求,而我也在正法修炼中努力的跟上法对我的要求。在这过程中有苦亦有乐,但不论是苦是乐都是我勇猛精進的动力。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别看现在人类的现实状况怎么样,也别看邪恶怎么猖獗,来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等着你们救的!所有出现的不好的事情,都是对大法弟子增加威德的考验。”愿我们牢记师父的教诲,不辜负我们的史前大愿。走好我们最后的每一步。

以上是我这两个月来打退党电话的一点粗浅体会,如有不当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尽管在我写这个体会之前,有几位同修都建议我写出来,但是我还是拿不起笔来,因为觉的自己离那些两年前就开始劝退的同修比起来还差的太远,而且也不想因为一点成绩就显示。在写此文当中,我悟到了“怕执著的执著”的法理,另外,我一边写一边清理显示心,欢喜心等等人心,只想着能与同修共同精進,走好正法的每一步。所以整个文章很快就写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