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引导亲属得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二零零七年新年初五的那天下午,我去我大姑姐家找我丈夫,我大姑姐就提起了,我丈夫在头年冬腊月份,曾几次劝她学大法的事,因她身体多病,虽说信某教七八年了,也没见好病,而且越来越重。我听后,就顺势引导她学法轮大法,给她讲了大法的真相。

我说,你看我以前一身病,心脏病、气管炎、风湿病、妇科病,通过学法之后,我浑身的病不翼而飞了,也没看见谁来给我看病啊?能说没有神佛吗?她说:“你说的真有道理。”然后她就说,你今天晚上在我家吃吧。吃完饭,我就跟你一同去你家去学法、炼功,我决定了。”我说“行是行,可我那俩女儿去镇上赶集去了,钥匙在我这儿,她爸又去亲属家吃饭去了,等下午三、四点钟,她们回来也進不去屋啊。”我大姑姐说:“没事,她们小姐妹俩回来進不去屋,她自己就找地方去了,没事啊。”我当时就想,是啊,应该把法放在第一位啊,什么都是次要的。如果由于我的回家,使邪恶钻了空子,她再改主意了,那不耽误救她了吗?机不可失,让人得法才是第一重要的。

于是,我就决定留下来吃饭了。吃完饭,领着我大姑姐来到我家已是四、五点钟了,结果我那两女儿在晚上六点多才回来。我深深的体悟到,只要我们把法放在第一位,一切师父都会给安排的顺顺当当,这更坚定了我救大姑姐的信心。我首先让她看二零零七年“新年话真相”的光盘,然后接下来再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坐在那静静的给她发着正念,每天都是这样坚持高密度给她发着正念。

就是这样,她每天都很精神的看完师尊的一讲讲法。当看两讲师父讲法录像,再教一套功法,当看完第三讲的时候,她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了。她说,“唉呀,我强走到这来呀,都好象走不动了,浑身上下没有不痛的地方啊。”我说,“姐,你放心,这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你得承受一点,你一点不承受,是不行的。但这不是病,这是师父在给你去病,从根本上去,你千万别认为是病,你得听话呀!”大姑姐说,“我听话,你告诉我咋的,我就咋的,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就这样,两三天这个状态就过去了。我姐说,“唉呀,真神奇啊,听老师话真没错呀!以前脊背上象上了巴拘子似的,紧邦邦、硬邦邦的,现在巴拘子都没了,浑身松宽儿的,这个舒服。”她高兴的不得了,说这大法可真好!在某教会呆了这么多年,耽误我多少啊!她真后悔得法太晚了。我说你不要有欢喜心,咱修大法的就是忌讳有这个心,只要你心坚定修大法,这一切都是正常的。师父说:“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我大姑姐说,可真好,我就跟定师父了,不管师父管不管我,反正我就跟定了。然后又说,我也要给师父上炷香,我要谢谢师父救了我。当她给师父叩第二个头时,她哭了,她流着泪说,“师父谢谢您!谢谢您救了我!我祝师父永永远远好!”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看完了第六讲之后,我和我丈夫,还有我的两个女儿、我大姑姐在一起切磋。通过切磋,我感到我大姑姐在某教会这几年受的邪灵干扰,还一时不能自拔。因此我就决定明天看完讲法后,准备给她读师父《欧洲法会讲法》。可是正赶上明天是同修家办事,姑娘结婚,因路远,一去就得两天才能回来。有几个同修来找我,非让我去不可,我悟到这都是干扰我救度众生来的,不能疏忽大意,我得理智不能放松,于是我就决定让我的丈夫代我去了。结果当我那天晚上,我把《欧洲法会讲法》给我大姑姐念完后,她彻底明白了。某教现在已经没有神在管了等等的事,又结合着师父的新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的法,她感慨万千。当即她就说,我永远都不会回某教了,再者说教会很快就要被解体了,我就是修大法了,永不变心。其实那里也有好人啊,他们多可怜啊!等我以后也要救他们。是大法使她醒悟了,是大法使她归正了。

当看完这九讲师父讲法后,我和我丈夫又开始教她认字读法,和教她发正念。因为她不认识字,一开始,我们每天学一讲法,时间都得用七八个小时,遇上长的都得到晚上十点多。我大姑姐几乎就在我们家住了。由于她得法认字心切,我们的亲情也起来了,就非常慢、非常慢的念。当我意识到已经把法的表面意思都念出来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这哪是在学法呀,这简直是在认字呀,这怎么行呢?学法、学法,念不成句,怎么是学法呢?我马上向内找,又善意的给我姐解释学法的重要性,我姐也明白了,我们都归正了,又進入了正常的学法状态当中了。

等到学第九讲的当天晚上,同修找我到后边的学法点去一趟,说有同修从外地来,要切磋切磋体会,所以我就去了。到那之后,等同修们学完法之后,就進入切磋。当我谈到救我大姑姐的修炼体会时,外地同修说我说话声音太不善,还含沙射影,一遍遍的说我没有修炼中的语气和善心。我当时很明白,这是提高心性的机会来了,我得向内找,当时我很心平气和的说,你指出的对,我应该把这方面修好,真得注意了。可是随着那同修一遍一遍的说我不善的时候,我这颗向内找的心就不平了,就承受不住了,就开始向外找了。我想外地的同修我见的多了,也没见一个象你这样的,这样的不谦虚,这样的不善,我也给你提高提高。于是我就开始当当的把她指责得一鼻子灰。回到家里,心里还是放不下,其实这关已经没过去了,我就不理智的跟我家人和我姐讲了这件事情。由于我的人心的表现,丈夫也说我没提高,使得我大姑姐对法也有了误解和看法,但她嘴上没有说,我看出来了。于是第二天就没来学法,也正赶上下大雪,所以等到下午五点多了,我大姑姐也没有来,我就跟我丈夫说我要找她去。我丈夫说,找她干啥,等不下雪了,她自然就来了,哪天来,再接着学呗。我说没那么简单吧?如果是师父在咱们屯讲法,你会因为今天下雪,就不去听课了吗?就宁愿落下了吗?他说可也是啊,于是我就去找我大姑姐了。

由于走的时候都已经五点多了,心里就产生着急的情绪。到我大姑姐家的时候,我一進屋,我就说,姐,你今天咋不来呢?干啥来的?我姐瞅瞅我姐夫说,今天下大雪,我寻思明天再去学呗,还下这么大的雪。我说那不行啊,学法就得一讲一讲的学,不能落课啊。她说那行,等我收拾收拾咱们就走。这时我姐夫很不高兴的一声没吱,我就知道是自己的人心所造成的后果,于是我们回来学完法之后,我大姑姐就说,你看我家你姐夫就那个样。我说,咱们修炼中出现的事你不要跟我姐夫说。我姐说,“我没跟他说呀。你看你今天找我去,一進屋就急头掰脸的说,你咋没来呢?干啥来的?你瞅瞅你那样儿,挺大声的,唉呀,就那样似的。”她嘴里说着,用眼睛瞅我的丈夫,我当时就豁然明白了,是我的人心不去,昨天说你说话声大,你不接受,今天还说你声音大,看你还接受不接受。

师尊的法立刻回响在我的脑海中“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所以,我马上善意的对她说,“姐,今天和昨天的事都是我的不对,我应该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可不要因为这个而有什么顾虑,反正不管怎样,你说,我对于你是不是好心?”她说,“那是,你是好心,天天这样好就行。”我给你念一念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吧,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不断的有修好的部份就不断的隔开,而没修好的这部份一直不断的在修,一直修到最后什么都不剩,全都修成,这就是你们要走的修炼的路。”

师父的这段法使我大姑姐明白了修炼的状态,她说,“我明白了,要是一下都做到了,那一下就成佛了,就不在这呆了,是吧?”我们都会心的笑了,真的象师尊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的那样“要尽量的用正念,尽量的用修炼人的状态,就会效果非常好。”从此,我姐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炼。通过引导我大姑姐修炼的这段经历,正象师尊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所讲的“对其它宗教中人的救度是放在最后了,下一步做。”所以我们要紧跟正法進程,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是修正自己的过程,相辅相成。自己修好了,众生也能够被救度上来,当然去人心很难,救人很难。回想慈悲师尊为救度我们所吃的无数的苦,所付出的艰难,为我们所承受的一切和所做的一切,真是大恩无言报,因此只有倍加勇猛精進。

自己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