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正直规谏 一国之“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为臣者以规谏和纠正君王的过失为己任,为君者贵在能够虚心纳谏,诚心改过,这才是正常的君臣关系。后魏大臣古弼和太武帝就是一例,古弼视直言规谏为尽忠尽责,太武帝珍视其为一国之“宝”。

古弼,是后魏时代郡人。自小忠厚严谨,正直刚正,明元帝曾赐名“笔”,意为嘉奖他象笔那样正直又有才能,所以人们尊称其为“笔公”,后来改名字“弼”,说他有辅佐的才能。

太武帝即位后,古弼因功历任侍中、吏部尚书等职。有一次有人上书,说御苑猎场用地太多,占用了百姓很多田地,建议应将地还给百姓。古弼进宫要将此事上奏皇上,碰巧皇上正在同给事中刘树下棋,没有心思听取他的谏言。古弼在那里坐着等了很久,也没有机会说话,最后干脆站起来,责打刘树,说皇上不理政事,都是他的过错。皇上大惊失色,放下手中的棋道:“不听你奏事,过错在我。刘树有什么罪,放了他。”古弼将上奏的事情说了,皇上对他如此正直感到惊奇,全部同意了他上奏的事,将田地归还给了百姓。

古弼说:“作为臣子在君王面前逞强,不能算是无罪。”于是脱帽光脚到公堂自己弹劾请罪。皇上召见他,对他说:“你穿好鞋帽。我听说臣子的本职就是耿直尽忠,公正办事,这是神赐给君王的福气。那么你又有什么罪呢?从今以后,只要有利于国家,方便百姓的事,就算再唐突过份,你都可以做,不要有所顾忌。”

太武帝有一次在河西地区围猎,下诏让古弼将肥壮的马分给骑兵,古弼却命令让把瘦弱的马给他们。太武帝为此大怒,说回到京城后要先杀了他。手下的官吏都害怕被杀,古弼告诉他们,说打猎一事是小罪,如果边境有外敌侵犯之事是大罪,他是将肥壮的马都充实到军队中去了,以防止意外。并说只要对国家有利,自己即使被处死也心甘情愿,此事由他一人承担。皇上听说后,赞叹道:“有这样的臣子,是国家的宝啊!”并赏赐给他很多东西。

还有一次,皇上在山北打猎,打到了很多麋鹿,下诏让人派五十辆牛车来运。不久皇上又对随从说:“笔公肯定不会派车给我,你们不如用马运快一些。”往回走了几百里地,古弼的奏表果然到了,说:“今年秋天谷物成熟,麻菽遍野都是,猪鹿偷吃,鸟雁损害,风雨侵蚀,早晚差别一半。请求哀怜宽缓,使百姓得以收运粮食。”皇上对身边的人说:“笔公果然如我所料,真是为国家着想的臣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