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老王今年五十五岁,是已得法十年的老弟子。平时他总是面带微笑,说话语气祥和,皮肤白里透红,脸上皱纹很少,看上去也就四十岁的样子。

几年前老王的状态可没这么好。那时,老王的妻子(也是同修)不那么精進,经常为一点小事冲老王发火,夫妻俩不能说话,一说就吵,一吵起来,就数落起那些十年谷子八年糠的事,那些话就象刀子一样,刺的老王心口发痛。

老王觉的自己的妻子说话很不讲理,有时根本就是无理取闹,甚至当着外人的面让老王难堪。老王忍啊忍啊,忍不住了有时就想:“干脆离了算了!”可是老王也知道修炼的人不应该离婚,遇到矛盾的时候应该找自己,可是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到自己错在哪里、自己的执著心是什么。那些日子老王很痛苦很郁闷,心里总是阴沉沉的。

有一次开交流会的时候,趁妻子不在,老王就把自己和妻子的矛盾以及找不到执著心的困惑讲了出来,大法弟子们就此展开了讨论。那天大家正念都很强,都能够对照大法来衡量修炼者的思想和行为,讲的都在法上。

有的说:“老王啊,你和你妻子的矛盾也许是这个原因:为了消去你的业力,可能就会把你的业力放到你妻子身上,你妻子一看到你,可能就会冲你发火,因为业力这个东西落在谁身上谁难受,落在哪里哪就不舒服。你妻子说的那些不讲理的话啊,只不过是表面现象,实质上是要刺痛你那颗心,那颗只愿意听好听的话、舒服的话、赞扬的话的心。”

有的说:“是啊,老王,那颗心也是执著心,也是一团一团的业力啊,可能就是借你妻子的嘴,挑起了那团业力,让那团业力跑到你心口窝,所以你才觉的心如刀绞啊,其实就是在帮助你往下消那团业力,把它转化成白色的德,如果你没有跟你妻子一般见识,这个德还会转化成功,师父不是讲过这个道理嘛!”

有的说:“我跟我妻子有时也有类似的矛盾,我也找不到自己错在哪里,有时也不知道自己的执著心是什么,可是我就认准一条:只要自己心口痛,心口堵的慌,肯定是自己有问题,因为一定是业力在那里,如果是德在那里,一定会很舒服的。大家想一想,业力在心口窝那里,不就是错在那里、执著心在那里吗?只是刚才听功友一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一颗想在常人中得到好处的执著心,这是人的根本执著啊。”

有的说:“两个人发生矛盾时,第三者看到了,都应该找自己,师父虽然讲过这个道理,可是我一直没有理解,回忆起我父母吵架时,包括看到其他人吵架时,我在旁边心里也不舒服,有时甚至非常难受。今天听了大家的交流,我明白了,我有一颗喜欢听好听的话的执著心,喜欢在常人中遇到的一切事都是好事、都是舒服的事,其实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执著心啊!谢谢大家帮助我发现了这个执著心。”

有的说:“大家说的真好,这也是我隐藏很深的一颗心。我还要补充一点,当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让我们看到了,那个时候,即使我们没有感到不舒服,这件事也可能与我们有关,因为可能是利用这件事来冲击我们长期在常人中养成的观念,如果我们正念不强的话,就可能会用常人的观念去判断谁对谁错,而不是用大法来衡量,那时,说不定我们会认为矛盾的某一方不讲理,在欺负另一方,把握不住甚至会卷入他们之间的冲突。比如老王和他妻子的矛盾,如果用常人的道理和逻辑思维,明显是他妻子不讲理,从而同情老王;但是如果一个佛、一个道、一个神看到了,可能会认为是老王上辈子欠人家的,这辈子在还业,还业的同时去掉老王的执著,提高老王的心性,他们会认为是好事,决不会象常人那样去为老王打抱不平了。所以,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让我们看见了,也是对我们是否修炼的很扎实、是否能够时刻保持正念的考验。”

老王听了大家一番话,感觉受益非浅:“太感谢大家了,感谢师父安排了这样一个交流法会,打开了我被爱听好听话的执著心长期封闭的心。现在我认识到我妻子冲我发火,是在帮助我消业、帮助我提高心性,我真应该好好感谢她才对啊!”

老王接着又说:“我还悟到,这颗不喜欢听难听的话的执著心的另一面一定是喜欢听好听的话、舒服的话。所以啊,当听到刺耳的话心口窝难受的时候,或者是听到赞扬的话心里舒坦的时候,都是同一个执著心在难受、在舒坦,我们作为大法修炼人,无论是听到好听的,还是听到难听的,都应该不动心才对。其实这些道理师父早就讲过,后来又反复强调过,我就是停留在表面上去理解,遇到问题时没有用法理去对照自己,没有進一步往深里去想去悟,所以才一直痛苦、一直困惑啊。”

大家深有感触的说:“我们也有同感啊!……”

这次法会以后,老王真正在理上提高了,能够按照大法的要求正确对待与妻子的关系,无论遇到什么矛盾都不停留在矛盾的表面谁对谁错,而是首先向内找,深挖自己那颗隐藏很深的执著心。

几年下来,老王的心性提高的很快,越来越明白如何去修炼,体会到了修炼的乐趣,与妻子的矛盾越来越少,人也变的越来越年轻了。最让老王高兴的是,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妻子也主动开始精進了,家里也越来越和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