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曝光邪恶,才是最安全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当我们的一位同修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后,这位同修的妻子(也是同修)从开始的怕、到后来直接找到迫害者要求无罪释放其丈夫,并向所接触的经办人员讲清真相。这位带着两岁多小女孩、看似弱不禁风小女子,在这一过程中,逐渐坚定了正念,她一次次不断的找参与迫害者讲真相,有些迫害者见到她就躲,有些迫害者在听她讲迫害者遭恶报事例时还害怕的说:“你不要给我讲这些了吧。”通过几个月的努力,现在同修的丈夫已安全回到家中。

但是,我们这里大部份的恶人目前被曝光的还是很少,因此在成都地区邪恶的迫害还是很猖獗的。如北门六一零恶人蒋东涛在被曝光后,仍疯狂的对大法弟子叫嚣:“我是共产党员,我就是要迫害的你家破人亡!”我们在一起交流后认识到,该恶人之所以还这样猖狂,是因为我们曝光力度还远远不够,我们没有制作大量的该恶人迫害事实,真相资料在其所在单位、家庭周围散发,甚至没有打电话制止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行恶。

再如,武侯区金花镇洗脑班首恶刘德明,曾狂妄的说:“在我们这里洗脑一个月,一个月后如不‘转化’,就打。”据悉,在此被迫害过的大法弟子为数不少,但至今详细揭露迫害事实的文章却很少。

曾有协调人组织开了几次法会,请被迫害的同修写出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及恶人的详细情况,这些事实的真实性足以让当地的邪恶无所遁形,但写文章揭露迫害的同修少之又少,即使写出来了,曝光的信息也是很少,甚至无时间、地点,根本不足以对迫害者产生震慑作用。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同修怕再次被迫害。

这其实是同修在否定旧势力的“相生相克”的旧理上还存在误区,认为我只要曝光了恶人,恶人就会知道是我曝光的,它们就会再次加害于我,却忘记了师父曾讲过: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我们是师尊的弟子,是要成就未来新宇宙的,这个“相生相克”的旧宇宙的理不是我们应该否定的吗?

最关键的一点:如果我们做到了在大面积范围充份曝光邪恶的恶行,让其周围认识它的人都能知道它所干的见不得人的一切,那它是很害怕的。为什么现在大多数恶人在实施迫害时,都不愿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为什么它们在行恶时多半都在晚上進行?这不正因为它们是最怕人们知道吗?因为它们本来干的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在此,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当有邪恶之人妄加迫害时,我们一方面应请师尊加持,另外在人的这一方面也应义正辞严的要它们把证件拿出来给看,要其说出名字、年龄、职务,在哪里工作,告诉迫害者:修真、善、忍大法、做好人没有任何错,你这样做是私闯民宅,我也要收集你的犯罪证据。还可拿出录音机来录音或拿出照象机来拍照;也可以反过来向来迫害者提若干问题,并晓之以迫害大法弟子的可怕后果等等。

我想我们都这样做的话,一定会大量清除操纵恶人背后的黑手烂鬼,对具体行恶者起到极大的震慑作用,最起码可以让它们知道来迫害我们是让它最头疼的事,从而在此问题上让它们自己去想办法去向上级交差。不让它们对大法弟子行恶,也是在挽救它们以及它们的家人,这才是真正的慈悲。

而那种觉的“它们平时对我们也挺好的,它们也要吃饭,我们就配合它们一下,好让它们不要为难”的做法,实在是要不得的。一方面是我们自己没有正念否定邪恶的迫害,配合了它们的要求,实际上是没有听师父讲的“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段法,另一方面它们得了逞,就给大法弟子带来永远的污点,那它们造了多大的业,这能是对它真正的慈悲和善吗?

从这一点上说,曝光、揭露它们的恶行,让跟随中共邪党迫害好人的人越来越少,整体形势才会越来越好,这才是真正站在法上。

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