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日】二零零一年,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二年四月,邪党大搜捕,本地区认识的同修大部份被绑架到看守所,我虽然心里有坚定的一念:师父说的对,就是政府错了。但因为学法少,法理不清,又加上急心、干事心、不知向内找、不知否定邪恶迫害,结果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

不承认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被绑架,恶警把我吊起来逼供,当我心想:死都不能说出同修。恶警马上把我放下来,再也没有问我。我第一次感到正念的力量。

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劳教。一進劳教所,我在一些人的“劝说”下,顺着自己怕心的执著,在所谓“三书”上签了字,然后被直接领到车间干活。一同修告诉我那些人是邪悟的,我知道自己错了。但在无可奈何中,仍然承受着迫害。

后来读到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法中说:“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得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我一下想到;不能再给邪恶干活了,我在这里干活就是在承认迫害,也在帮邪恶挣钱,是在害他们这些警察。

那天早晨到车间,我就不干活了,值班警察问我为什么不干活,当时我还有很多的人心、怕心,所以就告诉她们:从前被你们吊背铐铐的,胳膊疼不能干。中队长又喊又骂,威胁要给我上吊背铐。我心里在跟师父说:我不能承受迫害,我要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恶警把我叫出去,同修都担心,为我发正念,结果是亲友接见,看我的朋友找的人是劳教所很有权力的,回来路上中队长对我说能干就干,不能干就不干。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干活。我悟到:只要正念正行正信,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来帮我们。

后来,我悟到,我不能呆在这里了,我得出去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是旧势力安排的,不是师父安排的。于是不久我身体出现病态,到医院检查出身体里有三处瘤。恶警让我写“三书”才放我回家,叫家人劝我写,让我家人找当地“六一零”开证明,我都拒绝。我向内找,什么心让邪恶钻空子?看到能回家了出现欢喜心、显示心,我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走出劳教所的一切邪恶因素,我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不用开证明无条件释放。

一天早晨,大队长让我收拾东西,说“你家人来接你”。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走出劳教所。也没用开证明。

心里坚定一念:我是在救你的命

二零零五年,我出狱回家后,看到同修都在讲真相、劝三退,我开始跟家人讲、跟亲朋好友讲,我家来的人我从不落下讲真相劝三退,基本上都同意退。有一次,弟弟的朋友来串门,我和他讲三退,弟弟不退,我向内找,发现自己以前给家人讲《九评》时,家人提出反对意见我就不爱听,争的脸红脖子粗,也不守心性,出现争斗心、霸道、自以为是心(我修炼前,家人都得听我的);有时退的人多了,还出现显示心、欢喜心。我找到自己的不足,弟弟再提出疑问,就能心平气和的和他们讲,拿师父的法给他们看,同时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我讲真相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及共产邪灵,铲除所有家人背后阻碍我讲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有一次同学孩子结婚,同学甲(明真相)跟我关系比较好,私下对我说:以后不要和他们讲了,同学乙说你一见面就讲法轮功,大家都不爱听了。我知道这是邪恶利用同学乙来干扰讲真相,动摇我的正念。不听你邪恶的,发正念铲除。同时也向内找:以前跟同学讲真相,只顾自己讲,不考虑同学们的感受,也没顺着同学执著讲。这回我先不讲,发正念,彻底铲除一切干扰我讲真相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所有人背后阻碍他们明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晚上只剩我们同学二十多人,饭后有一同学问我,老同学,你学了法轮功后,夫妻之间关系怎样,能不能婚外恋?我心想这是让我讲真相的机会来了,于是就讲起共产恶党祖师爷马克思婚外生子,列宁上剧院染梅毒,毛泽东妻妾成群,杨开慧没死就娶了贺子珍,没跟贺子珍离婚就娶了江青,江泽民淫乱等。现在妓女遍地。如果哪个人没有情妇、第三者,就说这个人无能。现在笑贫不笑娼,不管这钱是贪污来的、抢来的、偷来的、卖身来的,有钱就是能人;讲到腐败,又讲到表面给农民减租减税(我去的地方是农村),生产资料涨价,收成还没有以前多,讲到各次运动都是用暴力,一部份人整另一部份人,文化大革命四种人的不用,当初不都是跟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吗,最后警察被秘密枪毙,却告诉家人是因公殉职。希望大家给自己留条后路,别当殉葬品,退出党团队保命。这次效果比较好,同学再也没有说不爱听的话了。

有一次,我去参加初中同学孩子婚礼,没让走,晚上安排在一个饭店,巧遇另一高中同学孩子的婚礼也安排在这家饭店。其中有个同学以前很抵触我讲真相,说过一些不好听的话。我当时只有一念:一定要救他。我先发正念,然后毫不犹豫的走过去讲真相,我对他们说:“老同学,我今天遇到你们,不求你,不借你钱,就想救你命!”那个同学马上站起来说:“我错了,信仰自由,以前说的话都收回,你给我退了吧。”结果在十几分钟退了十多个人。

讲真相、劝三退中,也有不听、不退的。遇到这种情况,我都是向内找是什么心、观念使他不退?找到人心,修去它。有一次我就碰到这样一个不听、不退的人。我对他发出一念:让他遇到有缘的同修听真相,能退。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法是圆容的。这念头一出,他马上转身走回来说:你给我退了吧。

我有一些亲戚是恶党单位的书记和处级干部,我母亲说他们信恶党不能讲,他们也不会退。我对母亲说:你不能给众生下定义,不能救了这话不对,世人是师父的亲人。有一次亲戚来看我母亲,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并求师父加持,有一人比较固执,我把《九评》真相拿给他看。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强大的正念下,十来口人都退了,非常顺利。

我在给宗教居士讲真相时,采取侧面讲,效果也很好,一天,我和一些宗教人士在一起,我没提“法轮功”三个字,但讲的都是真相,他们也都退了。

我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时张不开口,不知说什么,通过看《明慧周刊》,学会了很多讲真相、劝三退的办法,现在我走到哪就讲到哪儿,有机会就讲,开始和家人一起出门办事,我一讲家人害怕不让讲,我告诉家人,你们不要阻止我讲真相,你们这样做害众生也害了你们自己,你们在做坏事。现在我给别人讲他们不阻止了,还帮我讲。

我是个体户,来往人很多,和我一起的同事、朋友来了,我讲,他们也跟着讲,救了很多人。

我开始讲真相时,讲时不怕,退完了,人走了开始后怕,脑子老往外返:能不能举报我,警察能不能来?胡思乱想。我知道这是观念想的,不是我,不承认它,脑子里出现就解体它,有时一天才能平静。现在讲真相没有后怕了,心里只有一念:我是在救你的命。讲完也不乱想了。

无论怎么忙,我每天都能学一讲《转法轮》,学各地讲法,按时看周刊、真相,从集体炼功开始到现在每天基本都按时炼功,按时发正念。我从二零零五年开始到现在,讲、退了二千多人。跟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相差很远。我会更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证实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好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