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在这之前曾患过很多种疾病,有的病还是在五十年代上大学时得的,经各大医院用了很多的办法都没治好。经过炼功、学法,那些久治不愈的病都不翼而飞了。这是伟大师尊的慈悲、大法的威力神奇在我身上的真实体现。

还有一件令人震惊的事。发生在二零零七年六月的一天,现在说起来我的内心惭愧万分。我虽然得法至今已经十多年了,由于法学的不实在,悟性差,三件事也没有认真做好,对自己的要求不严,于二零零五年下半年上了邪党办的“老干部大学电子琴学习班”,目地是想在学习班内交朋友、讲真相、劝三退,同时还能学点技能在家教教孙女玩玩,不料这种为私为我的“利益之心”却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在今年电子琴初级班学习快结束的一天,放学回家乘坐的公交车把一辆小轿车撞了,在两车相撞的瞬间把我从座位上猛的摔了下来,右大腿里子就磕到车上收钱的箱子的棱上。当时磕的挺狠、也很疼,心想没事,二话没说就爬起来了,爬起来往车后看看,乘客不少谁都没咋的,心想怎么就把我摔了呢?

师尊的点化顿时使我想起来二零零六年一位功友提醒我说:“别上这个学了”。当时对她说的话没重视。觉得刚学一年没上几堂课还没入门呢,怎么也得中级班毕业,再说也没见谁无缘无故就中途退学,于是又继续学到今年的初级班毕业。在这件事发生的当天,下车后,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寻思,那位功友说的对。我是大法弟子,正法的進程已经快结束了,时间非常宝贵,同修们都在争分夺秒的作着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的事,还觉得时间不够用,可我还在邪党办的为常人培养娱乐技能的学校里学电子琴,我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退一步说真能学会要到何时?这不是浪费稍纵即逝的正法时间吗?这哪像是真修弟子,真是不应该再学下去了。办退学手续已经下班了,又拖到事后去办的。

到家后,看了看被磕的成度,哪都没破,只是皮肤青一块、紫一块的,也很痛,我也没在意,照常打理家务。没两天右腿肿了,皮肤全都变黑紫色,看着挺吓人的,那我也没管它,该干啥干啥。十几天过去,突然身体发烧,体温三十八度多,不能吃东西,喝水都吐,家人以为是感冒了,给我拿来很多的药让我吃,我说放那吧!连看都没看。没几天体温就正常了。可是大腿却肿的很厉害,肿的像条大象腿不说,还破口穿孔了,口子破的有鹅蛋大,还很深,不仅能看到黄油,还能看到白色的腿骨,流出很多的血水,疼痛难忍,行动不便。上厕所都挺困难,还不能告诉家人,因为他们都是常人。我下定决心,无论怎么难受也得忍住。

就在这坐卧不安、疼痛难忍的时候突然翻到师尊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心情立刻豁然开朗,精神振作。每天一边默念经文,一边对照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心中有师在、有法在,什么关什么难都能过的去,多少同修患了重病、癌症,相信师尊、坚信大法不都好了吗?我这点外伤算不了什么。

我对伤口流出的血水的处理,全是用纱布包扎的。因为伤口流出的污血污水太多,还有味,往伤口缚上十多层厚的纱布都透上来,所以每天需要换上三次纱布。每换一次纱布时,先把手洗干净,然后把纱布放在手里捂一捂再缚上包扎好。

这样处理伤口简单方便,每天我继续发正念、学法、炼功。伤痛逐日减轻,伤口渐渐缩小,很快伤口就愈合了。对愈合后伤口下面的硬结用手也都揉开了。

在这一劫难中,我更深深的体会到法的威力无比。今天讲出来和同修交流,因层次有限,请多加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