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呵护出狱所 静心思过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晚,我与一同修在本地附近县城通往乡村公路两旁往树上挂“法轮大法好”小条幅,在返回家的途中被恶人举报,当晚十点多钟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那一刻,我没有怕,心态平稳、冷静、正念强,我定下一念,一定要从这里闯出去。

我和同修被分别关在两个屋子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恶警恶狠狠的问同修,“条幅是谁挂的?哪来的?叫什么名?”同修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给他讲真相。他不听,动手打同修。

我在另一个屋里发正念。过了一会,年轻恶警站到我面前,用手指着我的脑门,歪着脖子,没头没脑的说:“我问你话你听见没有,你不说是不是,你不说我把你塞進地窖里,看你说不说。”他看我不语,拽住我的衣领前后推搡着,我心想:你也配来问我。他更凶狠了,一下把我拽到保险柜旁边,险些倒在地上。我立刻意识到刚才念不正,是争斗心,大法弟子要用正念对待所发生的一切事。

我站直身子,对着他发正念。解体操纵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闭上被邪魔利用的嘴。我俩四目相对 ,距离近的几乎鼻子碰鼻子了。相持了一会,他说话开始结巴,语无伦次,声调也放低了。这时国保科张科长、李恶警来了。一進门,看是我,张科长便对手下的人说:“这是个头,给县委书记写信、给我写信都是她干的,把传单面对面给人。”然后问我是怎么進来的?我说走路被你们抓来的。他一听就火了,招集手下恶警,一行六人到我家中抄家,这时已是下半夜二点多钟了。我看到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图都被他们搜出来,我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李恶警一把抓住我,硬把我按坐在沙发上。我郑重的告诉他们,“搜书是没用的,法在我心里,印在我脑子里,你们是取不走,挖不掉的。”他们面面相觑,慌忙把我带回派出所,准备第二天送看守所。

那个年轻恶警为了在科长面前表现表现,又站到我面前,歪着脖子,用手指着我说,你好好配合我,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你就没事了。我告诉他:你说了不算。他说:“你不配合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把你脑袋套上塑料袋塞進地窖里。你信不信?”我说:你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

我对着他发正念,解体他被共产邪灵操纵、指挥、抑制所表现出来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清除他思想中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恶念。这时他的语气缓了下来,说:我信某某党,你信法轮功,谈不到一块。他瞅瞅我,摇了摇头,走了。

他们从同修家搜书回来,已近凌晨四点钟了,我和同修被关在值班室里,扣在地环上。由两名年纪较大的警察看守,恶警们忙了大半夜,都休息去了。一下子安静下来,我心想,不能呆在这里,得出去,出去我哪怕能救度一个众生,那么我救的又何止是一个生命呢?明慧网上有同修正念闯出魔窟的事例,同修能做到的,我也能,因为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

我看看扣在右手上的铐子,手铐卡在手脖上无论我怎么变换手的形状也拿不下来。我定定神,有师在,有法在有大法弟子正念在,就没有大法弟子做不到的事。我对着手铐说,你也是一个生命体,你不应该扣在我的手上,应该扣在恶警的手上,扣在坏人手上,咱俩配合好,等我圆满了,我会善解你的。

今天我坐在这里,就是一个神,就能做到我所要做的,邪恶怎么能关得住,这样想着,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当我再去摘铐子时,觉的手很小,铐子很大,我很轻松的脱掉铐子。这时,我侧过身,小声喊同修,没有反应,为了避免惊醒看守,我把身子成卧倒姿式,用手碰同修脚,同修睁开眼睛,我打着手式,让她发正念,摘掉铐子,一起走。我俩开始发正念,过了一会,同修告诉我不行,让我赶紧走。我站起身,走出值班室,门开着;右侧是大铁门,上着锁。我对着锁发正念,把功能打入锁内,可是锁不开,我只好退了回来;斜对面办公室有恶警值班、门开着。我不断的发着正念。

过了一会,我又站起身来到铁门前,锁原封未动。我又退了回来,这时已是早七点左右,值班恶警起来,手里拿着钥匙,同修利用机会去解手,我后面看守起来陪同修去卫生间,我领会同修意图,给我创造走脱机会,我立刻起身到门口一看,看守站在铁门外,我只好又退回来。稍过一会,看守回来给同修取纸,当他返回卫生间时,我又站起来,看守又站在铁门外面,我又退回原地。就这样我起身四次都未能走脱。

我不灰心,坚定信念,等待时机,这时已接近早八点钟了,同修前面的看守起来去了卫生间,铁门没锁。我回头看看身后的看守,他头冲墙躺着,同修示意快走。我立刻起身急速的走出去。

从三楼下到一楼,出了大门拐進一个胡同,在胡同里我转了两圈也没有转出去,原来是个死胡同。情况紧急,时间紧迫,心有点紧张,一下子不知所措。情急之中想起师父。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指点弟子,弟子绝不能再叫他们抓回去。

当时我面向东,一转身看见我对面站着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正看着我,我忙弯下身问到:小朋友,这条路怎么走能出去呀?小女孩用手指着说,从前面拐过去,有一个大铁门,从大铁门出去就是大道了。我谢过女孩,穿过大铁门来到大道上一看,离关押我的地方不足十米远。我迅速把衣服翻过来穿,把头发打开,顺着大道头也不回一直往前走去。身边的行人、车辆不屑一顾,因为我知道这是师父指给我的路。

走了约三,四里路,来到一个同修家;我急步来到师父法像前,一下子跪在师父面前,泪流满面的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谢谢您慈悲呵护,闯出魔窟。虽然我还有很多执著、人心,我会在修炼中去掉的,无论修炼的路有多难,我都坚定不移的跟师父走到底,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完成史前大愿。

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同修关心帮助下,我安全离开本地。静心学法一段时间后,又投入到讲真相的洪流中。

反思这次为什么会被邪恶钻空子,究其原因,是自身有漏与人的执著造成的,主要是:

一、因忙于常人工作,执著于利,放松了学法,虽然每天也在学,但学法不入心。走形式,求速度,学完了事。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时间也无法保证。学法发正念出现困的状态,使邪恶因素与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没能及时解体,让邪恶钻了空子。

在与同修共同工作中,长时间出现心性上的磨擦过不去,虽然也向内找,只是停留在表面,没有深究根源,从根本上解决,而是强忍,甚至含泪而忍,心里却放不下,委屈,不平衡,与个别同修诉苦。由于没有按法的标准做,放松自己,最终把这种长期的思想压力,心里的不平衡,委屈转换成强大的魔性暴发出来。转到丈夫身上,拿丈夫出气,看什么都不顺眼,甚至有离家念头,觉的不回家才好。就这一念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导致流离失所。

二、放松了安全意识,因当地一年多来从表面上看算是平静,觉的一直都很安全,所以,放松了安全意识。在做真相过程中,求速度,条幅挂的距离略近,以为没多少,挂完就完事了,师父多次点悟有危险,就是不悟,危险出现了,明白已晚。

这次的经历给我的教训太深也太沉重,写出来警示自己,也让同修从中能引以为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