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真是缘深福厚啊!(图)

邱妈妈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一日】缓步走上双拼公寓楼梯间,未曾留意细数楼层,感觉应该已经到达却又缺乏把握,心想万一按错门铃,打扰到别人可不好,还是回到一楼从新走过的好。心念刚一闪过,就在我停下脚步,面前的屋门适时的打开了,「啊!你好,你一定就是打电话邀约的那位同修了,请进!」神态祥和亲切,略显古铜肤色的脸上光亮光亮的,看上去约莫五十出头,实际已是六十六岁的邱妈妈娓娓述说她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动人故事。

高精度图片
邱妈妈正在炼功

* 贫寒童年不识字

生长在台湾中南部偏僻乡村的邱妈妈,家境清寒,种田收入只够养活一大家子人口,加上当时乡里重男轻女的观念普遍,邱妈妈小时候因此没能读书识字和学说普通话(北京话)。及至嫁到北部都市,一双儿女长大了以后,才有机会到邻近小学附设的「成人识字班」,学习二期下来,可以简单的阅读报纸了。但为改善家计生活而在住家附近市场摆摊卖小鱼干的邱妈妈,长年为莫名的疾病缠身所困扰,三不五时就要到医院吊点滴减轻痛苦,一方面视力不好,看不到字,慢慢的识字的记忆衰退了下来。

* 有幸得法获新生

二零零一年初,邱妈妈儿子得法不久就认识到法轮功的殊胜玄妙,因此介绍给她。邱妈妈说:「过年前,儿子特地给我一本金黄色书皮的书--《转法轮》,叫我要好好的读,他说是宝书,对我会非常有帮助。我接过来翻开内页只见密密麻麻的白纸黑字,脑筋一片模糊,就此搁在一旁。直到过年敬拜天公(天神)的空档时间,突然兴起想要学习《转法轮》的强烈愿望,这次打开书来,竟能一字一句的慢慢学念,仿佛耳边还听的教我怎么读的声音。」

以后每天固定看书,一字一字的认读,「刚开始进度非常缓慢,每天顶多只能学念一至二行,虽然不懂字意内涵,但我坚持不懈,几天后,有点着急,心想这样的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将这本书看完一遍啊,怎么办呢?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了,迷糊中听到有个声音鼓励我不要担心害怕,尽管努力去学,意识中感觉十分清晰明白,说也奇怪,从此学读《转法轮》每碰到看不懂时,耳边就会有个声音告诉我怎读,渐渐的,越来越顺,一次能学念一页、二页、三页……」。现在,每天都能自个儿学读《转法轮》一至二讲,书中内涵也日渐明白的越来越多。

得法前,邱妈妈经常腰椎骨痛的无法弯腰蹲下或坐,邱妈妈说:「上九天班时虽然听不懂师父说的,但感觉很好听,也知道『这是很好的』,只是不知道好在哪里,因此上九天班绝不缺席落课,很神奇的,第五天腰就不酸疼了。」九天班后,邱妈妈总是热心的向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甚至比较熟悉的顾客洪法,但自己的炼功学法却断断续续的。「台北县永和福和桥炼功点的学员经常顺道或专程邀约,鼓励我要到炼功点上集体炼功、到学法组上集体学法和走出来证实法,因为怕心作祟没走出来,直到三年多前一次严重的摔伤,才知道精進」;「唉!那时就是不知宝,不懂珍惜把握机会精進,白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回想起来真是懊恼自己实在悟性太低」。

邱妈妈说:「三年多前在浴室不小心滑跤的刹那,念头翻涌只记的《转法轮》有句话说『没事儿』,虽说没事儿,但实在是非常疼痛,先生看我摔的相当严重,叫来救护车要送医院,我坚持说没事儿才作罢。那次摔的无法上床睡觉无法站或坐,只能躺在地上,没看医生没吃药,生活起居多靠女儿帮忙,历经二十多天渐渐好转后,我就坚持用雨伞当拐杖走到炼功点上去炼功,身体康复情况也跟着大有起色。」

讲清真相证实法

谈到讲清真相证实大法,邱妈妈开心的笑了。「刚开始是跟着炼功点的学员写信封邮寄真相材料,我一笔一画的练习,从整个信封塞不下一行地址到渐渐可以成功的书写完整,速度虽慢,每周坚持下来,坚信一定有不少等待救度的众生都收到我们给寄的真相材料了。」此外;邱妈妈还参加传真和转贴真相文章的工作,她说:「无论是写信、传真或贴文章,心无任何观念,传真成功率很高,约有八成左右,同修有传不过去的都拿来给我一传就成;转贴文章,手握滑鼠自动就点在要传的文章标题上,一按键就成功的传送,同修都奇怪我识字有限,可说是看不懂文章,可怎会这么神奇?我心中十分明白是师父慈悲和大法威德在帮我。」

邱妈妈第一次出国是去日本参加法会和活动,当时刚得法不久,不知道法会和大法活动的意义,只是跟着同修一起行动,迷迷糊糊的没有目标。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到纽约参加法会是邱妈妈得法后真正认识并且自动走出来证实法和讲清真相的开始。她说:「在纽约街头发简介和真相材料,早上我就说:good morning,中午以后就说『法轮大法好』,这样一面打招呼一面把资料递上,人们就都收下;记的第三天,一位年约五十岁左右的洋人竟然用台语回答『法轮大法好』,我很惊喜,心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有一次发放资料一路顺利下来,不知不觉中走远迷了路,想起有师尊无时不在看护着我们大法弟子,就一点怕心都不起,一方面悟到这是安排我把真相传递给在这遇到的路人,因此继续在附近散发资料,等资料快发完的时候,一位年轻同修不经意碰到我,告诉我回到小组队伍的路径。」

几天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来自全球各地,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吨街头组成「勇气长城」向世人揭露邪恶暴行,一位年轻洋人停在我举着的看板前面,伸出大拇指,用华语说道:「你们举办这样的活动真好!邪恶看到一定很害怕!」此外还说了很多,大约是明白真相后的感受,谴责中共恶党邪恶暴行,以及鼓励我们多加揭露的话语。

今年(二零零七年)四月参加纽约法会第一次见到师尊,感觉非常幸运和兴奋。在回到旅馆的十字路口猛的摔了一大跤,裙子都撕裂了,可隔天一早再看身上的严重瘀青都不见了,疼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心中悟到是师父保护我,帮我消业过了这一关了,非常感谢师尊慈悲呵护。

二零零六年大部份时间是去香港参加讲清真相的工作。一次;一位年轻人将被人丢弃的《九评》捡来给我,还一直和我聊天,奇妙的是我不懂广东话,他不懂台湾话,但我们却聊的很开心,我想是他明白的那一面听懂了大法的真相,才会舍不得离开。夏天游行的那一次比较辛苦,想到还有许多众生被邪恶的欺世谎言毒害,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去讲清真相救度,也就不感觉苦了,一个星期下来,突然静功能双盘一小时了,之前无论怎么努力都只能做到半个小时的障碍突破了,从此静功都能达到双盘一小时的标准,再无退转。

* 坚定正念香港行

参加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归十周年大游行活动那次,在香港机场等待入关时,抬眼望见有一官员站在椅子上监看,心想「可不要排到他站处的那行队伍,免的麻烦」,不知怎的偏就被安排到那行队伍中去。邱妈妈说:「当时想到担心害怕是必须去掉的执著,既然碰上了那就面对,只要我正念足,什么也不是。于是不断发正念,顺利办完入关手续,我就堂堂正正的从那名官员的眼皮下进入香港境内了。」

出关后才知与我同行的七名同修全都被香港海关阻挠没能入境,一下子不知所措,担心、烦恼的心情油然而起,心中一直求助师父帮忙,终于碰到台北来的同修一起结伴到旅馆安顿下来。隔天到景点讲清真相时,来了一位桃园同修说昨晚有位老婆婆告诉她:「有位单独入境的永和同修需要帮忙」,于是找到我,安慰和鼓励我不要担心,并且承诺在活动结束后帮忙安排返台行程和手续。这些及时的帮助,使我在香港期间得以全力投入讲清真相和证实法的所有活动。

在香港那四天都在下雨,我们依然照常进行各种活动,不受任何影响,每天都是全身湿淋淋的,我们也不以为意。「这趟香港行,我的收获很大,二、三年来的怕心和依赖心去除了」,邱妈妈说:「回到台湾后,顿时变的非常清晰透彻,明白了许多《转法轮》里的法理内涵,集体学法时也能跟上同修读书的速度了,书上的意思也能懂了,尤其提升最大的是能从理性上去认识大法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发生了,我告诉自己应该更加精進,才不辜负师父的苦心安排和救度」。

* 提高心性再精進

儿子看到母亲在法上精進后的改变,正巧电视小组需要长期固定的学员帮忙后制工作,酌量邱妈妈具有时间上的方便条件,于是鼓励她加入,「刚开有点迟疑和畏缩,生怕学不会或做不好影响品质和进度,好在学员很有耐心的解说教导,并且不断研发简易操作技术,让我们可以很快就上手并且熟练」。

迄今将近一年时间,邱妈妈风雨无阻,从不脱班早退;平时非常节俭,每月生活开销只需几千元的邱妈妈一口气花了二万多元台币购买一辆「电动脚踏车」代步,熟识的亲友邻居感到万分惊奇,邱妈妈笑了笑说:「六十岁以上老人坐公车有免费优待,但是时间班次不太稳定,有一次不知何故公车脱班等了一个多钟头,原应于早上七点值班,抵达时已是上午十点多,拖累同修也严重影响当天进度,内心十分着急,众生正在等待救度,这下耽搁将有多少众生被延误呀?师父教我们要『处处事事都要为他人着想』,对轮班的同修造成困扰的情形一定不能再发生了!」于是,邱妈妈毫不迟疑的买了「电动脚踏车」解决交通问题。「有了方便的代步工具,也会有相应的让我提高心性的关卡要过,例如停车问题、交通路况、下雨天犹豫是否骑车或改搭公车等等,每当正念足,没有维护自己的观念时,都能过,只要真心想过关,放下自己就都能过的去,否则就跌跌撞撞的过的很困难。」,

参加这小组工作,和同修的互动机会多,个人修炼状况无时不在反映;「一个多月前,负责排班的同修突然通知:将我已经熟练的工作轮班减少到只剩一班,另外安排三天新工作,一下子气就冒上来,认为同修对我有意见、不公平,当场质问抗议并且拒绝。回家后静下心来内找,『工作哪有什么你做我做的』、『每个项目都很重要,没有什高低轻重的分别』,惭愧自己心性没过去,还跟同修起矛盾,悟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隔天一早到班就向同修道歉,并且坦然接受新的安排,心性一旦提高上来真是海阔天空,神清智明,以往想不明白的法理顿时清楚,学习新工作出奇的顺利,原先的工作也做的特别的好。」「原来放不下的执著和自我,正是挡在我修炼路上的那堵墙呀!」

* 珍惜机缘得永生

尽管修炼路上走来起起伏伏、跌跌撞撞,邱妈妈修炼前后身心改善非常明显。以往常为蝇头小利争斗计较,攒了点积蓄,却搅扰的吃不好睡不好,常犯头晕、贫血、失眠,却又检查不出毛病来,是医院的常客;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真有说不出的苦。修炼后乐天知命,以前的病痛不翼而飞,身强体健,心情开朗,做事态度也变的认真负责。唯一稍感遗憾的是先生福缘浅薄,竟与大法擦肩而过就骤然撒手人寰。

「我深刻体验到能够在法中修炼的生命真是缘深福厚啊!」邱妈妈说,「所以我更珍惜这万载难逢的修炼机缘,学法炼功不再偷懒,每次的学法组绝不缺席,听师父的话,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有过不去的地方就内找,此外;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这三年来,无论是参与排字、游行、反酷刑展等活动都不落下。」自谦悟性不好的邱妈妈形容自己的修炼过程就象乌龟慢跑,坚持努力不懈,一定能行!「没想自己要得到什么,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只希望每个应该得救的众生都能得到救度,没有落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