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因缘的故事(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八月初,一个炎热的上午,我坐在咖啡店里的角落等待受访者。不一会儿,一个满脸笑意,有着圆润双颊、清亮眼眸的女士向我走来。她是台湾一知名报社的新闻编辑,从事新闻工作快二十年了,坐在她的对面,我静静听她说着一段因缘巧合的故事。

因缘,什么是因缘呢?原来,每一桩情事开始时,句点已在前方等待了……

高精度图片
宇晴与他们家的三个小宝贝

高精度图片
宇晴先生学校暑假推广的静坐课程,学炼法轮功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宇晴有三个小孩,排行老二的大儿子在小学一年级的暑假,有一天从游泳池回来,就莫名的感冒,接着便不断的清喉咙。她察觉有异,带孩子挂小儿科、内科,并做全身健康检查,照X光,却都找不出原因来。面对儿子不断的清喉咙,天性敏锐的宇晴即便惴惴不安,也无能为力。

一个月后,宇晴在报上看到一篇介绍「妥瑞症」的文章,才知道那是一种半自主神经不能控制的疾症,会反复出现无意识的动作及声语,例如耸肩、扮鬼脸、眨眼。当时,很多人对这种症状的孩子都很陌生,学校里老师常认为这种孩子特别的「调皮捣蛋」。

看完那篇报导,宇晴带着孩子到台北县林口长庚医院挂一个月才一次的妥瑞专科门诊,治疗的医师认为孩子的确有疑似「妥瑞」的症状,但也坦白表示这种疾病有些人长大后会自然痊愈,有些就没有办法,即便吃药也没有用,只能用更大的包容心来接纳。听到医师的宣判,宇晴从心底深处感到惶恐,她说:「那一年,我过的非常焦虑、沮丧,常无端的落泪,心想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第一次觉的不管你拥有什么,如果孩子失去了健康,那人生是一点意义也没有!」

人在自身力量无法凭恃时,所有外在的援手,都想紧紧握牢。于是,宇晴开始带孩子看心理医生,遍寻民俗疗法、草药秘方,并研究命理、求助风水,甚至买了许多与神经学相关的书籍回家研究,但孩子却丝毫没有起色。该做的都做了,该看的都看了,宇晴觉的自己实在无路可走。原来,面对生命中那不可测知的变数,即便再顽强的人,也是束手无策。

宇晴回想在她的成长过程中,从小她的母亲便告诉她,长大后一定要有工作能力,不能向男生伸手要钱,因此她在读大学期间便利用周末到电台工读。大学毕业后,她始终身兼两个工作,不是教书就是做编务工作。长期的工作,她一步并做两步,用时间换取报酬。日复一日,就象飞驰的电车一路往前冲,从未停下脚步来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绪。

没想到,会让宇晴紧急踩煞车的却是孩子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一年多来,多少辗转反侧的夜晚,她省思过往,这迢迢世间路,自己是否遗落了什么?一天,她台湾艺术大学的学妹,也是同校的美术老师问宇晴:「你要不要带孩子去练练气功?」她忖测:「对啊,所有方法都试过了,竟没有想到气功,也许这是最后一招了吧!」

有一天,和宇晴在同一学校任教的先生在执行晨间导护时,指着每天经过的学校巷口的公寓阳台上挂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说:「法轮大法好大概是法轮功,你要不要带孩子去炼法轮功?」宇晴看着横幅说:「好啊!我就带孩子炼法轮功。」但是,即便有了方向,宇晴仍没有任何有关如何学炼法轮功的管道与讯息,但人生的奇妙就从那声「好」展开了……

宇晴说:「从那天开始,我的脑袋里一直有个圆圆的东西不停的旋转,张开眼或闭着眼总是转个不停,真的很神奇!我想是不是在学校教自然科学教的太投入了,后来才知道这是法轮……」

晚上到报社上班,宇晴总要经过一家公立医院,有一天她脑海中突然想起国中时一位要好的同学,他毕业于高雄医学院药学系。宇晴说当时很想联络他,问问关于孩子的问题。但二十五、六年不见,早已失去联系,人海茫茫不知从何处寻起?

「那一天是四月一日,我的结婚纪念日,才刚学会电脑中文打字,晚上坐在电脑前面,想用网路搜寻的方式,看看他在哪里?大海捞针下,还真的发现他的名字和网站,我兴奋的点选进入他的网站,映入眼帘的竟是『法轮大法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原来自己不断找寻的功法,竟自然又巧妙的来到面前。还有在他网站联结的大纪元网、明慧网也都是我从来没听过的。现在宇晴仍依稀记的当时的好奇。

之后她联系上那位老同学,宇晴反而忘记询问孩子的问题,只跟他说:「我想学法轮功耶,要怎么学?」他直截了当的说:「你先看一本书——《转法轮》,看完之后再说吧!」「炼功还要看书喔,可否寄一本给我?」这位同学告诉她书店都有卖,可以自行前往购买。

在求人不如求己的心态下,宇晴用着刚学会又不娴熟的指法输入了「转、法、轮」三个字,果然跳出了《转法轮》电子书,她心想就先看看电子书吧。《转法轮》一书共有九讲,宇晴从第一讲开始看起:「我看到第三讲时,整个脑袋大翻转,感到惊讶万分,怎么和我过去的认识完全不一样,还没看完一遍更觉的这是一本『天书』,作者好象是神!以前,我把自己看的很高,但是在看书的过程当中,深深被这部法所震撼,愈发现自己的渺小,甚至忘记最初看书的目地。」

从这天起只要一有时间,宇晴就上网看《转法轮》,在学校即便只有下课十分钟或在报社等稿件的空档时间都迫不及待看书。同事好奇的问她电脑萤幕中密密麻麻的字海怎么看的下去,她告诉同事说:「嘿!我发现这好象是一本天书」。她笑谈自己:「天哪,我准备大学联考也没那么认真呢!」而且说来神奇,当宇晴放下为孩子治病的心,溶入博大精深的法理时,孩子的症状竟奇迹般的不再出现,没有任何怪异的动作和表情。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宇晴从大纪元网站上看到法轮功即将在大安森林公园举办「七二零烛光悼念会活动」,她心想:「如果我到那里的话,应该会有人教我如何炼功。」当天她就和先生和孩子一起到大安森林公园,并在一对热心夫妇的教导下,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

那天晚上,来自台湾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广场上盘腿而坐,双手捧着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陆同修。宇晴走到一台摄影机旁,想找寻最佳的视野,偶然转头,竟惊喜的看见先生的表哥就站在旁边。巧的是这位表哥工作的地方就在她住家附近,这下宇晴方才知道,原来先生的四位表哥、表嫂、表姊,叔叔、婶婶等,一大家族的人都在学炼法轮功!也都在她所站位置的前方。

原来,生命中所有的聚首,细细推敲,必有因果。从小,宇晴就追寻着生命的意义,想在许多宗教中找到解答。曾经她以为人生就这样过去,然而,若不是孩子的病,又怎会让自己改变心绪、得法修炼,明白上天所赐予的佛缘,竟是她生生世世、寻寻觅觅的圣果!

得法后的宇晴,就象冬眠以后醒来的春树,一寸一寸的,焕发生命的新芽!她不只真正感受到心灵的丰盈,就连身体也有了全新的蜕变。宇晴的先生也开始察觉从前大笔的医药费、挂号费开销已少了许多,太太也不再象以往那么紧张焦虑,把工作的情绪带回家。

先生知道,这一切的改变都从那本《转法轮》开始,或许,是为了了解太太的想法,担心以后和妻子的思想有了落差,没有共同的话题;或许,也是想让自己的生命来个转弯,驶进一条迎向希望光明的大道。她的先生也以一种恭敬期待的心情翻开了《转法轮》的第一页……

如今,宇晴一家人修炼已快四年了,她说:「以前和先生之间虽能维持和谐的关系,不过现在两人却更能设身处地真正的为对方着想,遇到任何事情也都能以法理来对照衡量,我们之间的关系真的是更加溶洽了!」一起学炼法轮功的先生,也把修炼后心性的改变溶在教学之中,他的学生曾说:「我们的老师就是『真、善、忍』,他是全校最好的老师!」

听了宇晴的故事,我在想,假如人生应该有所学习与飞升,那么,在庸庸碌碌、复杂纷乱的红尘中,什么才是生命最终的选择呢?曾经,麻木奔走、焦虑惊惶,如今抽离俯视、静观红尘,才知宇宙浩瀚、天地无私!宇晴回想来时路,不禁感叹上天的巧妙安排,处处都有深意,禁不住盈满笑意,并且深切感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