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常人工作与修炼的对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师父好,同修们好。

修炼超过10年了,体会非常多,不管感受再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师尊的感激,那是用语言无法表达其万一的。

下面我就谈一谈最近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

一直以来,我自认为是比较精進的弟子。然而,最近通过很多事情,发现长期以来,我有一个很大的执著,我还经常不自觉的掩盖自己这执著,以为是精進的表现,这执著是什么呢?就是对常人社会工作和修炼环境的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我算不上高学历的人,省重点高中毕业后我考入了重点大学,这在当时也算是不易了。后来迫害一发生,我就象千百万被剥夺了人身自由的大法弟子一样,被剥夺了在大学学习的权利。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我总是用尽量多的时间来做一些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在常人社会的工作当中,我常常有这样的念头:“我的时间应该尽量的用在大法的工作上,而不是常人的工作。”所以,在常人中工作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太用心,就象是人们经常说的“偷懒”。

我的妻子也是大法弟子,她和我一样,被剥夺了正常的学习和工作的权利,我们一同开了一家公司,公司规模很小,不过足以维持我们的生活了。由于我对工作的态度,没有用到我应该用的那么大的心,造成了公司效益增长的很慢,甚至有时出现负增长。而每次出现这种情况时我才稍稍意识到这也许就是师父对我的点化,每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都能在工作上多用些心思,但每次都没有坚持太长时间,那是因为在法理上我还是没有认识上来,只是从常人工作效益和生活的危机上作为出发点了,这当然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思想状态和提高的动力。

一次,一位同修来到我家。这位同修是我一开始修炼就认识的了,从常人角度讲我们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正法中我们一直保持着单线联系,所以什么事情我们都是不避讳的。这位同修也为救众生做了很多事,包括负责资料运转、电脑技术等等。我们在一起说起所做的具体大法的事时,我觉的很自豪,讲自己写了多少文章,发表在我们的什么网站上了,还有自己每天花多少时间和精力用在大法的事上等等。这些事本身当然是好事。

这位同修又问我最近生意怎么样。我说:“马马虎虎呗,混口饭吃就行了,我对工作没什么兴趣,我也不想赚太多的钱,有那个时间和精力用在正法上、多搞点创作多好呢!”说话时我也是觉的很对啊,就是应该这样啊。同修听了后,说了他的一点体会,就是做大法工作是对的,但是好象如果太过了也不好,有时候应该“悠着点”、要考虑一下周围的环境和影响,还有家人的看法和感受。

我听了这话有些不以为然,心里也不舒服,也许是因为触动了自己的一些心、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是过激的,我对他说:“做大法工作,难道还不是越多越好吗?怎么还悠着点干什么?”同修笑笑,说他也说不太清楚,也许是状态不同,他走时提醒我千万别忘了要多学法、多看书。过后我只是想了想遇到这事也不是偶然的,难道我真的哪里做的不对吗?

我的妻子也是经常提醒我,很多时候被我当成了耳旁风,在工作上很多本应该我们共同操心的事总是她做的多,我还给自己找理由,有时我对她说:“我在大法的项目上多做些,你在工作上和家务上就多做一些吧!”给妻子增加了很多工作和生活上的负担,看到她整天忙忙碌碌的,我又对她说:“你也应该多在大法上用用心,不要在工作上那么费心思!”自己没有去掉执著,还把别人的对看成眼中钉、肉中刺。弄的妻子有时也不知道该不该指出我的不是了。

后来我们扩大了生意,又一位同修跟我们一起搞公司。他加入之前就知道我有这个毛病,就是对工作的责任心不够。因此他提前就跟我约定好了,修炼是修炼,工作就是工作,不可以对工作有丝毫的敷衍。我当时就答应了,心里也想着我会尽力做到。不久,我想搞一个证实大法的项目,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一段时间我又在工作上懈怠了。这位后入伙的同修就对我说:“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我知道你做大法的事,我才分担了很多你的工作,但是我们这毕竟是生意,你也应该有个分寸吧。”我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没过几天,我把我自认为很了不起的“成就”讲给他听时,他却给我泼了一下子冷水:“你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些?公司再这样发展下去我看咱们连饭都吃不上了,到时候你还拿什么来证实法?”

就连我的不修炼的母亲都经常叮嘱我,儿子,你要在生意上多操操心,不要让你媳妇太累了,你多用点心,公司效益不就上来了嘛!我不服气,心里在想:你们都不知道珍惜这宝贵的时间,没饭吃怎么了?活人还能被饿死?我就是来救人的,我不会全心全意的工作的!我这样才是正确状态!

殊不知,实际上我的所为所想和外界已经拧上劲儿了,已经有些对立了,我的修炼、我的救度众生和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已经不那么协调了。

也许是师父看我实在不悟,就又有一位同修来帮助我。

公司缺少人手,我们在网上登出了招聘信息,在众多的面试人选中,我们找到了一位自称待人“真诚、和善、宽容”的女士。進一步交流,我们很快知道了大家是同修。很短的接触,新来的同修就发现了我的问题所在,并非常委婉的给我指了出来。“很巧”的是我们在晚上集体读法时,师父在各地讲法中不止一次的从各个角度反复讲了这个问题。直到这时,我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确实是“偏激”和“走极端”了。此前不论我在工作上是否认真和努力,都没有真正的用心对待,都是在敷衍了事而已,没有摆正这里面的关系,没有圆容好法在世间这一层的理。

让我很高兴的是我认识到了自己很大的一个执著。师父在最近的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录像上再一次更直接、明白的提到了工作和修炼的关系,指出把修炼和工作、生活环境对立起来,是不对的。虽然我在师父讲法之前已经认识到了,但是师父以前也都讲过有关这些问题的法,我应该为自己的悟性差而惭愧。

几年来我和妻子都是自己学法,有时会由于一些原因学的不多、不精進,这是不对的。现在我们几个同修已经开始在一起集体学法了,觉的效果非常好,尽管我们先前都觉的自己比较精進,但自从在一起学法以来,我们每个人都发现提高的比以前快了,学法时的状态也决不是一个人时能比的了的。

我的体会就谈这么多,只说了很小的一个方面,如果面面俱到的都说出来,恐怕几天也说不完。在这伟大的时代,师尊赋予我们这宇宙中最伟大的使命,我们无论哪里做的不好,都不是小问题,因为我们所做的都是给历史和后人留下的参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