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女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家庭妇女。在一九九八年秋天喜得大法。在没得法前,我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一切家务活都是丈夫和孩子干。亲朋好友、邻居还有孩子的同学都来帮着干。那时的生活非常艰难,把粮食卖成钱治病。那时的苦日子不能用语言来表达。全家人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是亲戚给的,因病遭罪,想到轻生,一了百了。

幸亏得大法,我一切疾病都好了。丈夫和孩子也走上了修炼之路。这时我才知道什么叫幸福,才知道一生造了不少罪业,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承受了。我更加知道得大法,才是最大的幸运。才知道来世大愿,助师正法,是弟子的使命。

七二零前的个人修炼环境过去了,七二零后,助师世间行,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下面是我几年来修炼一点新的体会与同修交流。

现在农村很多家都养狗。有一次步行七八里路发真相材料和光盘。刚到门前时,狗就叫起来了,没放成,只好放下一家。但我心里老是后悔:这家没得到真相,心想我是来送真相救你主人来了,有狗也不许叫。我每到一户门前,就这样说:有狗也不许叫。真神奇,再也没有一只狗叫。在师尊的保护下,我顺利的把资料发完了。回家后继续发正念,叫真相资料起到救人的作用,让每户看完后传给亲朋好友,请师尊加持。

又一次去发真相,到了一个很小的村庄。发着发着发现一个男人笔直站在大门的左边,看样子他早就发现了我。他想看个究竟:是小偷还是做什么的?我第一念就是让你看不到我,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不慌不忙象过路人一样离开了。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不一一再写了。

有了一次次的经验,在发放真相资料和光盘之前,我先发正念清理所到之处的一切干扰,请师尊加持。

在面对面讲真相促三退时,迈不出第一步时,心想,“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需要走出去讲就可以了。于是我和丈夫到亲戚家讲三退,有的好退有的不好退。总之在大法的威力下,在讲真相下,在发正念下,在清理一切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下,越来越多的人在了解了大法真相后退出恶党组织。我才认识到,不是事情难,而是思想难。有了一点点成绩,还沾沾自喜。我告诉自己,不要起欢喜心,是有点动心了。

迈出第二步,在左邻右舍劝三退。先发正念,讲真相,大法洪传世界,大法怎样教人做好人,只有大法师父在救人,为世人着想。讲恶党怎样欺骗世人,怎样栽赃法轮功,怎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人们都很震惊。

迈出第三步,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都能面对面讲。我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了解到的心结,针对他们的心结讲。有的说我搞政治,我就把唐朝的推背图、宋朝的梅花诗、诸葛亮的马前课,还有贵州的藏字石等等全讲给他们听。贵州的石头长出“中国共产党亡”,这不是天意吗?说搞政治,我又把师尊讲的“什么叫政治?在西方人的理念中,在社会上除了宗教性的活动之外都是政治。在全世界都是这样认识“政治”一词的定义的。宗教活动是属于社会活动。在社会活动中,除了宗教这种活动之外,都是属于政治活动范畴。什么不算政治活动?你在家里做饭、过家,这不算政治。你的事情只要走入社会就算政治。这是站在自由社会角度上讲。就是站在被中共邪党变异了的政治观念中去讲,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被变异了的政治是个打人的棍子。”(《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我说完后,他们才明白多年不明白的真相。他们说:“原来邪党害人,是它的本质,天理不容啊!”

有的说,法轮功如何不好。我告诉他们大法传遍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从来没听说国外法轮功一点不好。都是一个师父教的,为什么你中国不好?你们再看看咱村邻村还有咱们镇乡里的人,怎么和电视台说的不一样?都是江、罗集团栽赃法轮功,给大法抹黑毒害中国人。他们还提出若干问题,我都一一解答,最后明真相三退。他们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真为他们高兴。

在讲真相过程中,得知农村老人最苦。他们也知道法轮功好,不敢学,怕连累儿女们。我就对她们说,你们要有信心,不要怕。你们不告诉别人,谁都不知道。等受益后,再告诉你们的亲人。你的亲人明白真相后,也得救了。他们说不知道怎么学,还没钱买录音机,我说不要紧的这一切都有我来处理,你们好好学就是了。

我录好师尊的讲法带,买上录音机。先到他们家观察一番。有的插座离炕很远,在北墙上,考虑冬天还要用,我就买上电插座。有的连插座都没有,只有一条线使用灯。我只好买上电池,再教他们怎样使用录音机,怎样插电源,怎样打开,怎样放磁带,怎样插耳机,怎样注意卫生,怎样注意安全,是自动翻带,很方便。直到他们都学会为止。隔些时间,再去看看他们有没有不懂的问题。告诉他们听师尊那段法怎样讲的,你就会明白。

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她得四种病。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脑血栓,双眼斜嘴歪歪。天天在炕上受罪。花了上万元钱,儿女们整天盼望有病的老母亲能早日康复就这样年复一年就这样盼着盼着。

我得知后,跟她讲真相。讲大法神奇她接受了。她按着师尊怎样讲的去做,很快半月就受益,能提水三十多桶,能走十几里路,她高兴的说得法太晚了。他的老伴和儿女们见状也都学起大法来,都退出了恶党组织。这样的事情有十几处不一一再写了。

有一个偶然的机会,促使我想到是不是我该做资料了,这是我的责任,能减轻资料点同修的压力。从前资料都是从外地传来。现在叫我另联系一个地方。我谁都不认识怎么联系?在师尊的悉心安排下,我碰到了一位同修,和他一说情况,他给我介绍了一位懂技术的同修。同修很认真,到很远的地方买来了打印机安装好。又教技术。在同修细心和耐心的帮助下,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很快学会了使用加密盘,上网下载打印小册子单张。自己也感到很神奇,我对电器一窍不通,再说快六十岁的人了,又是农村家庭主妇。在我的脑海里这些都是很了不起的事。都是有文化的人做的。这一切都是大法和同修帮助的结果,一切都是师尊在做。

感谢同修的帮助,感谢师父的苦度。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