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三年来的一些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我得法已三年了,心里有好多话要对师父、同修说,但又没有勇气写,觉的自己的那点事不值得一提,而且文化水平低写不好,一直拖到今天。《明慧周刊》每周我都仔细看,同修的切磋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我下决心把自己三年的修炼体会写出来。

我在得法以前,身体很不好,住过二次医院,患的冠心病、胃病、肝多发性结石,头几年干家务很吃力,到二零零零年就不能干了,饭也吃的很少,曾经休克几次。以前我为了治病走了很大弯路,到农村求大仙,每年去几次,最后把邪灵象也摆家里供上了,好吃好喝侍候着也不见好。几年来胸闷的厉害,特别是遇到阴天下雨更严重,白天还好过点,到夜间就难度时光了,曾想过轻生,但求生的欲望也很强,当最后皈依佛门也无望时,我想起了法轮功。因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时看见法轮功学员炼功场面,但当时因我的病太重,听一个法轮功学员说师父讲过重病号不收,没敢让我学。

一晃四年过去了,师父不落下一个有缘人。就在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二号那天,家人把我送到农村的妹妹家养病(因我家里要装修房子),我那天到妹妹家后整整躺了三天没起炕,氧气包就在跟前,上不来气了还要随时吸氧。一天,妹妹家附近的邻居来办事,看我那样,就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什么病都没了,什么农活都能干。我说已经晚了,我错过机会了。她说一点不晚。我说:“你如果能借本书给我看看,我也没白来世当一回人。”她说有,这就回家拿。

书拿来了,我当时不知为什么想起该洗洗手再接过书。我翻开书第一眼就看见师父照片,我心中一亮,心里很激动。我一定要好好看看。坐累了,稍躺一会起来再接着看,心想:我一定要坚持看完,就是走了也值。此时的我真后悔怎么不早点到书店请本看呢?

不知不觉的,我的胸就不那么闷了,夜间也不那么遭罪了。就这样一本书坚持看下来,我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我还能走上几十里的路去赶集了。

看了这么神奇的书,我不能再等了,我也要炼功。同修还有些担心我的身体太弱,我说我不能等了,她就答应晚上到她家学。为了照顾我,他们都站地上炼动功,我在炕上炼。刚做几下动作,我的心脏就跳的很厉害,脸色也变了,要休克的状态。我下决心只要我能站住,我就坚持炼,同修也帮我求师父加持。慈悲的师父收下了我这个姗姗来迟的弟子,我开始真正的修炼法轮大法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号,家人要接我回城了,想想来时的我是满身的病,生活不能自理,回去时却是一身轻松,百病全无,我心中无限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

同修帮我请了师父的书和炼功带,回到城里,刚开始没敢公开炼功,我是在半夜一点以后打坐炼静功,白天家人都去上班了,我就炼动功。有一天儿子好奇的问我:“好几十年都没好的病怎么说好就好了呢?”我说:“是炼法轮功才好的”。他听信恶党胡说:“完了,这个家要叫你毁了!”我说:“你不要听信恶党胡说,那是谎言,以后你慢慢看吧,我会给咱家带来幸福的,这回信的法门比哪个都好,绝不象求大仙那样,那是低灵的东西,只能害人。唯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从此我在家里公开看书、炼功,看到我身体的变化,家人也不反对了,而且还支持我,我得法后,孙女、女儿、妹妹、一个邻居、一个工友先后都得法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当有一天我悟到是师尊把我从地狱里捞上来、还把身体洗干净了,我才能在人世间活的这么快活,可这并不是我活着的目地时,我决心要修好,回到我真正的家。可是我离大法对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太远了。在学师父《在纽约地区讲法和解法》时,师父讲:“个人他想在现在走入大法是很困难的,除非其非常坚定。比如有些人学了功了,你要让他马上当大法弟子、進来你带着他们做一些证实法的事,旧势力会干扰。而且旧势力有一个很强的借口,就说“时间来不及了,他表现的心也没有那么强”,就是说他想当大法弟子的心也没有那么强,所以很难進来。你叫他象大法弟子一样做大法的事呢,那旧势力就要干扰,是这么一个情况。”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当个大法弟子,要努力当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老同修能做的事我也要学着做。

记的第一次出去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时,心跳到嗓子眼了,腿也不听使唤了。那是零四年新年正月初一的晚上,家人出去做客了,我一个人在家,这是好机会,很高兴。等要做时状态却不一样了。外面响起鞭炮声,我没想起来自己刚炼功会有能量,但我坐在床边对自己说:“你怕什么?你不是想当大法弟子吗?你这样怕,能当上吗?你这不是骗师父吗?过二个月要去得法的那个农村串门,有脸见带你走進大法的好同修吗?”最后我鼓足勇气下楼了,几个楼洞很快贴完了,当时还觉的带的少了。上楼回到屋里时心里那个畅快呀,真是常人没法体会到的!

学法不认真,没有很好的理解这宇宙大法的内涵,在提高心性方面我有好多心性关过的不好。买东西时因为找钱跟人家争执不下,家里接管道时和楼上邻居又发生不愉快,心里别扭的很,也想不通。后来学《转法轮》第一百三十一页时,师父讲到:“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有人说:我们炼功怎么老遇到麻烦事儿?和常人中的麻烦事差不多少。因为你就在常人中修炼,他不会突然间给你来个大头朝下,飘起来挂在那儿,把你弄到天上吃点苦,他不会来这个的。都是常人中的状态,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我明白了,这就是修啊。

没能站起来维护法,让我痛悔万分。那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份的一天,我在市场院内的小饭桌和一位老年妇女讲真相,她身体不好,我告诉她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师好”,我原来有病现在全好了。旁边突然站起一个男子,是个佛教徒,反对我说这样的话,并开始攻击大法、诽谤师父。当时我只说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师父在七二零前就应邀到海外讲法了,不是偷跑的。再没说别的我就离开了。回家后,我一直为此事心里不是滋味,我找自己:那天为什么没想起来发正念清除邪恶呢?当坏人诽谤师父、大法的时候,没能站出来维护法,还是怕心的原因。在关键时刻怎么连佛都能出卖,我怎么成这个样了呢?为此我哭过,每次看书学法我都不敢看师父法像。我觉的自己只想从法中捞取好处,而不能为法付出一点,良心哪去了?想起此事,我真感到没脸见师父了!可是过些天我看师父法像还是对我微笑,我知道慈悲的师父是鼓励我下次做好就是了。想多了就是执著。

通过这次的事,我发现我的执著心太多了,亲情太重。同修也给我提醒,我明知不该执著亲情,就是放不下,心里还给自己找个借口,常人中修炼要符合常人状态,其它方面我做好点,亲情方面我得慢慢放下。这样在执著心的带动下,我过多的替亲人考虑,她们有些事都是多余的,我也给她们做,有时忙的发正念都忘了,等忙完常人的事一看又过点了,又心想全球这么多大法弟子不差我一个人,总是没能严格要求自己,出去发真相资料也抱着不纯净的心去做,有一种完成任务的心态,出去一次回家赶快数一数还有多少,几天能发完,为了发资料而发资料。讲真相时碰了钉子就灰心了,人家退了我就高兴,这哪是救人呢?没有耐心,也没有慈悲心,所以讲真相人也不愿听,面对面讲真相我做的很少。我知道自己没学好法,讲话就不能体现出大法的威力。表面上看好象三件事我都做了,实质上是一种形式罢了,做事的基点不对、不纯净、没认清自己是否是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想轻轻松松的就修上去了,那怎么能行?

现在我经常背师父写的经文,提醒自己,早点放下人的东西,因为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稍一走偏就不行。

记的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五日这一天,因半夜十二点睡过去了没发正念,早上四点四十分起来炼完五套功法,六点发正念心不静,立掌时心在想灭邪恶,过一会走神了,尽想些常人生活的事情,心里忘了发正念呢!坐了十五分钟后我下地干家务活,家人上班、上学都走了,我突然觉的胸痛,开始我以为胃病,一直痛到后背了,我勉强走到床前,我知道是心绞痛,这是得法以来从没有过的。我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我,我说:“弟子正念不足,让邪恶钻空子了。”我立单掌,口念正法口诀,马上好点,等我双手打起莲花掌时立刻就好了,发了二十五分钟正念,下地该干什么干什么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从此我认识到发正念的严肃和威力,只要真修,师父时刻在看护着我们。

正法时期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比任何时期都要高的,不能停留在刚得法的状态,一定要学好法,才能做好三件事,才能称的上是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希望和我一样只想在大法中求好处的同修们都能走出来,真正溶入大法中,时间真的不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