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经文是怎么传到清华大学炼功点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四日】约在一九九九年九月至十月,北京紫竹院炼功点刘辉带着假经文来到了我家。一共有几篇我记不清了,一见面她对我说:你不是盼望着师父的新经文吗?这会儿来了。

刘辉把假经文拿出来了,我问刘辉你这经文是从哪里来的?刘辉回答说从原来给师父开车的司机(注:总参特务)那拿来的,说是“师父传真传过来的”。

当时我人心怕心很重。假经文说不用走出去(讲真相、证实大法)了,正好给自己不敢走出去了找个借口,符合了自己没有修掉的执着心。我的头脑被邪恶因素控制,因此就没有看出假经文的问题,把假的当成真的,传到清华大学炼功点。

原辅导站一位负责人经过核实说是假经文。同修告诉我是假的,我还是听不進去,还在传。后来我才认识到,邪恶的假经文说不用走出去了,想达到法轮功已经被消灭了的目地,制造它打压法轮功已经成功的假相。

约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刘辉又来了拿来了几篇假经文说:这回可是真的经文,复印纸上还有传真的号码等东西。由于我当时被情控制着,判断的标准是“刘辉她不会欺骗我的”。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位博士生同修,他打字快,我让他赶紧打出几份后先拿到学生炼功点学法小组去看一看。结果他全拿回来了,他说:学生炼功点学法小组的同修说是假经文。后来我把它全部销毁。第二次假经文是让同修走出去,目地是元旦到了,公安要抓法轮功学员,具体内容我现在没印象了。

连续出现这两次传假经文事件,完全是旧势力安排中共利用邪恶的生命达到乱法和毁掉大法弟子修炼的目地。当时我因主意识不清醒,不知不觉中被利用着,起到邪恶破坏正法所起不到的乱法作用。当时有的同修说我是魔。我不是魔,但也干了魔的事。我痛悔自己走过的弯路,干了违背大法,干了大法弟子不该干的事。深深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曾经被我所伤害了的同修,这是沉痛的教训。

两次假经文事件后,警察不断到我家里和我所在工作单位骚扰。我再次被绑架進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我深深感到这些魔难是自己执着造成的,被邪恶钻了空子。

后来我找出自己有漏的根源:学法不入心走形式,心不静是看不到法理的,满足表面上在修大法,只是停留在对法的感性认识上,表现出情重,常人的欲望心也没完全断掉,执著自我,干事心,主意识弱,怕心,有时也没做到真,有共产邪灵及邪党文化的干扰,自我保护的根本执着当时还没有认识到,背着太多人的观念,修炼状态是在为私的基点上。

我被抓被洗脑被强制劳改,被邪恶迫害时先是讲真相,后来主意识不清承受不住了,在变异观念控制下就犯糊涂了,向邪恶妥协,还做了所谓的“帮教”,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更多的污点。

从传假经文事件挖出我根本上的执着,我认识到,没有在法上认识法也是造成我多年的魔难的原因,走的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师尊说:“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当我真正从法理上认识必须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坚定按照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走到底的时候,我的身体一下子出现很大的变化,邪恶的干扰因素在我头脑中解体了。

师尊慈悲的一次次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洗干净,仍给我机会返回到大法中修炼。我必须加倍努力精進实修,每天做好三件事,开阔胸怀,把所有心思投入到更广泛的救度众生上,这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感谢同修不断的鼓励和帮助,不断与我交流,我感到整体力量威力无比,感到在师尊无量慈悲包容中。

前几天我们同修给大陆打电话讲真相也遇见上海地区有人还在看假经文所谓的“十讲”。还在看假经文被欺骗的同修,赶快清醒过来吧,不要再被假经文迷惑了,赶紧返回大法中修炼。从我传假经文事件中吸取沉痛的教训,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