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抵制非法关押、劳役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我在大法中修炼已经十年了,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我深感修炼的幸福。这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时光。

二零零三年,我第二次被非法关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不管在哪里都应该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决不能配合邪恶,要抵制迫害,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在劳教所,我不写“思想汇报”,不做广播操,不唱歌,每天就是被强迫劳动,没有人身自由。想到对我非法劳教两年,不知怎样度过这漫长的时间,开始自己总是盼望着正法快点结束,好放自己回家。日子一天天过去,没有什么改变,不时的还有一些大法弟子被送进劳教所。

有一天,我偶然看到师父的一段讲法,虽然只看了一遍就传给别人了,可是给我的印象很深,总是忘不了。师父讲的话我记的说:“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的默认。”“有的人做的堂堂正正,什么都不怕,他就没被迫害到;送到劳教所,另外空间的邪恶受不了,也得放出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一下明白了,原来我被关在这里是自己承认了迫害,没有从根本上去否定它,虽然我做的是神圣救人的事,可是却被人的观念左右着,认为自己贴传单被邪恶抓住了“证据”,就得劳教了。

看了师父这段法,就想:我不能在这里消极承受,我要让邪恶受不了,我要回到社会中去,更好的证实大法,做好三件事,我要赶快离开这里。那么我怎么做呢?看到有的大法弟子在饭堂里喊“法轮大法好”。我就想我也去喊。可是一到要喊的时候,心里就害怕,喊不出来,跟着大伙走出饭堂,几次都这样。回去后,我想不能怕,得把这个怕心去掉,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一定要用最纯净的心态喊出来。终于一天早上,吃完饭往外走的时候,我一边走一边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前边的人回过身来捂我嘴,我已经喊完了。在站队时,大队委(吸毒犯)朝我走来,我对她说,我就想喊两嗓子,她什么也没说,我跟大伙一起回车间了。

上午九点多钟,管教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听说你在饭堂喊“法轮大法好”,现在让你在办公室里喊个够。开始我不喊,后来想喊就喊。屋里还有两个管教,我心里挺平静就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有福报……。”大约有一个小时,快到吃饭时间了,就不让我喊了,说下午再去。等到下午,管教来了,说不用去了,你以后想喊就在小队喊吧,千万别在饭堂里喊。这事就过去了。

有一天,干活的时候,听别人说有的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不参加劳动。我想我们应该在外面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每天被强迫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我们没有罪不应该劳动,这是迫害。可是我要不劳动总得有个理由吧,已经在这里干这么长时间了,突然间不干活,不知怎么办好。这时小队学习奖罚条例,规定进劳教所一个月还不“决裂”就加期一个月。三个月还不“决裂”就加期三个月。我当时来劳教所已经一年了,按规定要加期一年。不能承认邪恶的一切安排,我还要早日走出劳教所。我对管教说,我没有罪,我不应该干活。管教讲你在这“决裂”,好好干活,每个月不给别人减期,也给你减,一天不干活,加期一天在这白呆,我不答应,她就把我送到学习班,想让我“转化”。学习班有个专门管思想的管教,她说,你不干活是不热爱劳动,劳动创造了世界,你咋这么懒呢?我说,在这里干活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有一天,邪悟者对管教说,她什么都知道,就是不“决裂”。我说大法好,为什么“决裂”。管教一听把我带到值班室迫害,用电棍电我。我知道师父在身边保护,也不害怕,我就对着她不停的发正念,十几分钟,她就不电了,拿起被子就躺床上了。过了一会儿,问我你有师父法身保护吗?我说,大法弟子都有师父法身保护。在学习班呆了两个多月,不管她怎么罚我站,不让我睡觉,可我都不动摇,不“决裂”,不劳动。

有一天,小队管教来了,把我带到一个屋子里。说她为了让我少加期,替我干活,我在学习班都算出勤,她为了我怎么怎么辛苦,怎么怎么委屈,我一时人的情上来了,认为是我不干活,给她带来了伤害。没把握住,就回去干活去了。又过几天觉的不对劲,这劳教所的活是我的吗?我怎么又消极承受了呢?难道不回家救度众生了吗?我不能听从他们的安排,要早日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悟到后跟值班的管教说我没犯罪,不干活了,管教说,我不管,等会儿大队长来了再说吧。我想不管谁来了,我也不干了。这个大队长为了迫害我干活,就给小队管教施加压力,扣管教钱,一天不干活,就扣她五元钱,每个月就得扣她一百五十元钱。同时她不让我洗澡,不让我用卫生间,处处刁难我。当时是夏天,就这样忍受这一切,过了一个多月,可是小队的人受不了,最后她不得不让我恢复正常。管教也受不了了,扣她钱她能愿意吗?有一天下午,她把我带到没人的屋里,又跟我讲了一大堆话,我想不管你跟我说什么,我不会答应你。她气急败坏的拿起电棍就来电我,我心里一点儿怕也没有,她只电了一下,我就全身发抖,大口喘气,两只手也抖个不停,就不再电我了。等到她下班走了,我还在抖。快到吃饭的时候,我想,要吃饭了,别抖了,就好了。以后她再也没动过手,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使她们对我无可奈何。

后来所里来人问我为什么不干活?我说,我没犯法不应该劳教,也不应该干活。她们就说,这老太太不干活,就让她坐小板凳上吧。就这样,我在车间里坐着,可是管教总想让我干活,她说你给小队搞搞卫生,给大伙倒点水吧,这都算你出勤,不算你旷工。我都不去干,去伙房打水也只是跟着走。一个大队管教说,你不打水,你别喝。我说我不喝,当时一个小队只给三暖瓶水,也不够喝。我每天不喝水也不渴。坐在板凳上,心里想着老师的法,发正念,心里很舒畅,板凳虽硬也不难受。有时把握不好干了一些小活,她们就借机让你干这干那。我就想,既然不应该在劳教所干活,那么劳教所里的什么活,我也不去干。别让她们钻空子。有的人就说我不善,不是好人。我做的事她们不理解,但我知道这样做是对的。师父总是鼓励我。大法弟子为证实法救众生,冒着被抓的危险顶着邪恶的压力,贴传单讲真相,从根本上让人得救,这才是最大的善。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总有人来参观,别人都干活,就我坐一边,我也不“决裂”,也不写“思想汇报”,考试我也不写,影响大队的成绩。她们对我没办法,怕影响不好,说管理不利,就说我精神有问题(其实是邪恶受不了了),给我办保外就医,一直坐了将近九个月,我就回家了。

现在回想起来,要是没有师父的法指导,我是不能提前出来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得按大法的要求做,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邪恶的迫害,只要正念正行,邪恶就会解体。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邪恶的管教怎么能管得了我们这些大法弟子呢?!劳教所怎么能关的住大法弟子呢!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