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不想改变自己”的私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今天早晨打坐时,同修在前边打坐,一会儿,头突然垂了下去接着再抬起来;一会儿,身子弯了下去、手垂了下去,好长时间再恢复正确状态。开始,我咳嗽一下,她就好一些,不一会儿又不行了。我也发正念清除操控她的困魔,好一会儿又不行了。

我和这位同修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她这样的状态是以前我和她在一起时她经常出现的,当时的我往往内心会生出厌烦、嫌弃、耿耿于怀的心态,不但会不停的给她指出来“手倒了!”,之后,还要再三重申发正念变形的危害。可是往往收效甚微。所以每次都快成自己的心病了,每次都要盯住对方、经常睁开眼看看对方的发正念的姿势变没变形,或时不时的偷偷瞄一眼;如果对方要能稍好些呢,自己就感到轻松些,就更加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放大自己的作用,证实自己。其实,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改变人心的是法。

在平时里,对同修的行为也是经常使用苛责的眼光来看待。因此,那时我觉的我在帮助同修修炼,时时、事事、处处,我都能严肃给同修指出不在法的一举一动,同修唯唯诺诺也是经常说,我对她的帮助很大,但眼神中却透出怯意和幽怨来。过一段时间,我再观察发现我给她指出的问题她一点没变(例如:炼功明显的不准确问题,三番五次说了还是那样。)

今天,又和她在一起炼功、发正念,她还是老样子。这一切又是依旧映入我的眼帘。我还是我,她还是她。但是,眼里的一切没变但是,我今天的心的感觉却大大的不同了,我没有再去嫌弃她不能好好炼功、发正念,不再怨她。因为看到她的情形,我脑子里反映出的全是自己的同样的状态甚至更不好的状态。心中产生的却是自责和对她的宽容。因为前段时间,她的状态我也出现了,时不时的,而且比她还严重,打坐都能头弯到九十度,发正念手都能倒了打自己的胳膊把自己打醒、色魔来干扰一次次过不去。

这时,师父的讲法显现在脑海中:“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越最后越精進》)

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突然不知不觉的心中说不出的难受、泪水哗哗的流淌下来。由衷的感到象自己这样一个业力满身的人、一个肮脏思想充满头脑的人想成为一个新宇宙伟大的神,对自己来说这难道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最严肃的事情吗?慈悲伟大的师父把自己从地狱中捞起,把那无边美好的一切、金光闪闪的一切赋予了自己,要我成神,自己是怎样的,严肃对待自己的修炼了吗?对待同修没有慈悲和宽容,满眼看到的是谁谁不符合法了、某某不象个修炼人了,到处给这个指正、给那个帮忙指出来。心中修炼的比例、用心都在看别人,对外是目光如炬、对己是走马观花,匆匆扫一眼。自己真正实修了吗?心中总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表面上三件事做的张张扬扬,真正内心是不想动自己,而这一切自己都意识不到,是自己从得法以来就抱着根本的执著在学法呀,所以看不到法的真正内涵。

对待同修,包括老年同修,从来都是表面上很和善、很随和,相处时间长了、或熟悉之后就显出本性,习惯上总是用大法衡量同修的一举一动、甚至是看自己的一个眼神,看到同修的不足,哪怕是针尖大小的不足,在自己眼中就严重起来,认为这些是破坏法的表现,眼神也锐利起来了、说话一针见血、言语苛责刻薄。往往此时表现的心态是嫌弃别人、抬高自己,自己蒙骗自己的理由是我是做最神圣的事,我是在帮他修呀,我是真正为他好,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容不得别人不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是在维护法。因此,同修和我在一起,都有些胆胆突突的、生怕自己有何闪失让我锐利的目光看到。

昨天,突然,我做错了一件事情、弄的抓耳挠腮、乱七八糟,这位老年同修就用鄙夷的目光当着另外同修的面挖苦我一顿。我当时都愣了,因为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好象大家都习惯了总是我在给别人指出错误似的。我感到了一丝丝被伤害的感觉,这回我警觉了,我想我一定要真修,我联想到以前我就是如此对她说话,表面上冠冕堂皇的在维护法,但发出来的念都是不慈悲的,真真切切是强制性的、是指责、是埋怨。现在是业力轮报、反过来了。想想同修总是在我的咄咄逼人下,她的感受如何、她的接受能力如何?这些自己从来不考虑。偶尔的一反唯唯诺诺的常态,我就感到不得劲,那我平时老那样对她,是不是在一次次伤害了她呢?不能成了我给人制造魔难帮人修吧?

自己突然对“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有了与以往不同的认识,就是对自己要求要严,对常人要宽容随和一些。

师父的法是讲给真正的修炼人的,是作为自己这个修炼的个体用宇宙“真善忍”大法针对自己这颗心来衡量,不断的持之以恒的找出不足,按照正法理修正自己这颗心。应该是全面无漏的自己针对自己这颗心下苦功夫,事事、时时警觉自己发出的一思一念,抓住不符合大法的深挖下去,挖出埋藏内心的那个根源,修去“名、利、情”。而对于常人,对于修炼中的同修,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中的“好人”、“更好的人”,遇事做事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有没有伤害、别人会不会难过,应该表现出慈悲、祥和,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首先考虑到不伤害常人所看重的“名、利、情”,在个人修炼中,为了别人免于失德也只是抱着纯善之心劝善。修炼就是修自己,而不是修别人啊!

可是我以前是怎样的?刚开始学时,那时候和同修没有接触,就是自己在家里学,环境就是和孩子、丈夫,那时候经常看自己的孩子也不亲了、心里怪她,成天围着她转,让我学不成法;以前对丈夫是恩恩爱爱的,现在看丈夫简直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横竖不成个了,怎么拉他来学,他也不动,心里怪他悟性太低,所言所行,唉!就是常人一个!总想,我要是早得法干嘛还要结婚啊?干嘛还要生孩子!只怪自己得法晚了。

当时自己也知道师父要求弟子在哪里都要做好,何况是自己的亲人哪,于是我就勤勤恳恳的、做饭洗衣服伺候他们,表面上做的滴水不漏,可是,丈夫越来越不高兴、一个人看电视到深夜也不和我说话。我也不再主动和他说心里话。有一天,他和我吵了起来,我说我哪里没做好,我改啊?!他说:你都成神了,我是一介俗夫!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到了。

而如今,和丈夫离婚,流离失所,和同修在一起,这回自己的环境就是大法弟子。可是呢,内心还是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当然好的时期的状态也是有的,但是都断开了还是要不断的修),现在自己看《转法轮》或其他大法书时,经常是这样:你看这段话不就是说的谁谁吗?你看说到她的妒嫉心。你看那段不是说的那个同修吗?他好显示自己,其实就是在破坏法;你看那个大法弟子呀,他怎么修的,那么自私、还有色心。不行啊,我得为他们负责啊,我看到他们的不足,我如何如何给他们指出来。偶尔看到自己不足时,就想:唉,我也有心啊。一副无可奈何的态度,不是真正的努力去除,全然没有了对待同修不足时的积极帮助其纠正的态度、而且竭力在同修面前表现出精進的状态来,而真正自己独处时,往往是一松到底。

也就是说,我根本没有懂得修炼,只是在掌握的一点皮毛中自满,其实还不止如此,自己不就是在向外看,向外求吗,这不恰恰就是走了魔道了吗?正好相反的对待自己和人的关系,对别人强制、几近命令,而对自己则是谅解、放纵。

这种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隐藏在表面上参与助师正法的下面,不正是旧势力的为私表现吗?今天,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自己终于发现了它,写出来也就是要曝光它,解体它。

个人的一点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