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遇的非人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七日】2006年11月29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内气氛十分紧张:铐子成筐的抬入监舍、提出60多个刑事犯去训话,一个小时后回来。每两名大法弟子都被分配来四个包夹、一个打更的、走廊有8个巡视的。这时所有监区警察全副武装全部到位开始搜监,顿时喊声、厮打声、叫骂声乱作一团。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于当日提出60多个刑事犯,监狱长刘志强对60多个刑事犯训话:“你们必须对法轮功学员转化到零。2007年是转化年,你们的任务就是把她们全部转化。你们要负起责任,监狱给你们最好的待遇,给你们最高分。”自此,所有监舍都安上广播,定时播放邪党歌曲。

黑龙江省女监目前非法关押着大约有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在煎熬中,承受着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五点就被逼起床,然后被强逼坐小板凳,一天除了定点方便、洗漱外,不得离开房间半步,面对监控器一直坐到晚七点三十分或八点才解除,饭由包夹去食堂给打回来,不允许犯人与法轮功学员说话、来往,如有来往被举报之后,立即被惩罚。

我是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在修炼法轮功前我患脑萎缩、乳腺增生、严重贫血等症。96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得以净化,很快无病一身轻。99年恶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区委书记王伟、人大郑主任、街道办牛国安及单位领导到我家逼我交书、逼我放弃修炼,我坚持修炼。广播车停在我家门口不停的播放诬陷法轮功的广播,7月末单位又办洗脑班让我写不修炼保证,我始终坚信自己的信仰,后来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2000年12月26日我因向世人讲真相被新兴派出所、公安分局内保科王桐信绑架到新兴派出所。在新兴派出所被非法审讯2天2夜;后把我送到单位4人围攻我一天一夜;又被送到齐齐哈尔第二看守所非法羁押9个多月;于2001年9月9日被非法送往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刚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大法学员张淑哲、刘永娟、缪小鹿和我等5位法轮功学员,就遭遇吕X萍队长和警察刘爽及几个杀人犯的打耳光;拳打脚踢;强行按着扒光衣服;裸身罚蹲;套上囚服;被剃鬼头。

之后,我们每人分别被三个警察带到各监区办公室。我被带到三楼办公室,在场的有康大队长、张队长和狱审科的熊××,他们强迫我蹲着,逼问炼不炼?我说“炼”!恶警们恶狠狠的说:好,到这儿来了还嘴硬,看看拿烟头试试,他们用烟头烧我的手背,我坚决反抗;张队长又用八号铁丝乱戳我的肩部,侮辱、谩骂、逼写“四书”,被我拒绝,夜里我被送到小号。

我见刘永娟被打的脸部紫黑、头部肿大;缪小鹿被扣地环;张淑哲在隔壁小号遭受铁椅子酷刑

第二天恶警们轮番打骂我们,用尽各种卑鄙手段逼写“四书”、强行转化,持续27天;又把我们四人弄到会议室,坐在瓷砖地上观看党文化洗脑;夜里他们又强行将我们的手反铐于背后,让我们就在冰冷的瓷砖地上睡觉。我们不许他们反铐,高声喊:“法轮大法好!”。

恶警们调来警力和众刑事犯强行反铐,一时间喊声、殴打声混杂在一起;一个月后我们又分别被送往集训队。

当时已是10月末,非常寒冷。 10月12日便下雪了,小号又无暖气设备,即使穿棉衣都冷,可我们只穿线衣线裤,睡在瓷砖地上,我被冰的开始拉肚子,吃了就拉,高烧、昏迷、不能進食,我被迫害的体重只有50多斤。

后来监狱检查确诊为:严重肺感染。我前胸疼痛如针扎一般,由几个人按着小腹才能排尿。全身浮肿,胳膊如头般粗大,已滴不進药了,半个多月不能進食,大、小便失禁,恍惚不清醒。即使这样,狱方仍无视百姓生死不通知家属。家人知道后不惜一切代价的送我去医院急救治疗。医院确诊为:肠梗阻、严重肺感染、严重离子紊乱。就这样,监狱才将瘦的只剩一把骨头的我于2002年4月5日释放。

我生活不能自理,7个月后我开始学着走路,2003年新年我能拄棍行走。2004年2月17日,黑龙江女子监狱的警察杨丽斌带着王慧和另一男警察到家里欲接我去省里复检,见我身体极度虚弱允许我在当地复检;同年8月24日,警察王慧带三个警察到家将我带上车,再度送往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我被分到三监区监控室。

2005年12月16日,在监狱受迫害的全体大法弟子反迫害、拒绝劳役,全部被送回监舍,每天对着监控坐板凳。

在监狱里,社会的渣滓、真正的犯人竟被邪恶的警察当成心腹和帮手,利用、操控他们来肆无忌惮的迫害善良的好人。2006年11月29日,监狱长刘志强对60多个刑事犯训话:“你们必须对法轮功学员转化到零。2007年是转化年,你们的任务就是把她们全部转化。你们要负起责任,监狱给你们最好的待遇,给你们最高分。”

恶警利用真正的犯人强行“转化”法轮功修炼者,8个刑事犯或者4个刑事犯围攻1个大法学员,利用各种手段,如不让睡觉、不让休息、污辱、谩骂、诽谤、坐小凳体罚、精神虐待等等逼迫“转化”。刑事犯可以轮班休息,大法学员24小时连眼睛都不让闭、闭眼就把眼睛给扒开。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让休息,坐小凳子体罚。这种小凳子普通人坐几个小时都受不了,却让大法学员长期罚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