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英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大庆大法弟子朴英淑自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后,一直坚持法轮大法信仰,遭到监狱恶警长期酷刑迫害及精神虐待。

朴英淑,女,53岁,大庆油建公司器材站职工,九五年六月开始修大法后,身心巨变,十多年的顽固皮肤瘙痒症、神经衰弱、风湿病、胃病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朴英淑在单位从不与别人在利上计较、争斗,单位同事、左邻右舍都说她是个好人。

坚持信仰 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

九九年邪党江氏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大法,朴英淑为了说句真话,十月十七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近半年。期间为争取炼功环境多次遭大庆市萨区拘留所所长郭春光打骂。她绝食抗议关押,遭到野蛮灌食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朴英淑参加大庆整体证实法活动,遭恶警绑架、非法劳教。在双合劳教所,她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吊在二层床的铁片上,脚尖着地、不让睡觉,长达十八天,连铁片都被压弯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朴英淑再次进京证实法,被不明真相的家人举报,被等在那里的警察认出,她在北京车站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后被恶警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朴英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对她强行野蛮灌食,每次插管都将鼻子插出血,衣服前面连血带水湿一片,灌食后朴英淑出现抽搐现象。

仅一个月时间,她就迫害的生命垂危,但邪恶还不放人,还将她转到萨区拘留所迫害。途中朴英淑昏倒,口冒白沫,恶徒怕出人命,找来“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的人,还有家属,却还是不放人,然后又将朴英淑送劫持到大庆四医院。朴英淑医院正念走脱,刚回家几分钟后,恶警就来电话要来抓人,朴英淑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朴英淑去一同修家,碰到正在非法抄家的大庆市乙烯公安分局卧里屯派出所警察,朴英淑被非法抓捕。朴英淑不配合邪恶,恶警用手指按她太阳穴使其昏迷,然后将她抬进大庆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朴英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不配合照相,被看守所恶警所长白云山扇耳光致鼻子出血。二零零二年五月,朴英淑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在监狱被迫害致出现瘫痪症状

二零零二年五月,哈尔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邓某把朴英淑双手捆在后面,用尼龙绳拴上两个人,脚尖站立吊挂十四小时。朴英淑被恶警崔红梅、吴大队罚蹲、罚站六天,不让回监舍吃饭。一次,同修被迫害,朴英淑劝善,被恶警队长张秀丽指使恶人赵艳华、宋丽波、王凤春、张明美,将朴英淑强行用绳子捆在床头站立,连续五天,不让睡觉,导致她出现瘫痪症状,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解不开腰带,上不去床。

二零零三年三月,朴英淑与其他大法学员抗议迫害,拒绝干活,被恶警大字型脚尖点地的成宿吊绑长达二十二天,手臂被勒得长时间麻木,没知觉,一度不能吃饭。

二零零三年九月,哈尔滨女子监狱恶警连续十一天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拉练”,四十多名狱警和犯人手里拿着警棍、电棍、铐子、棍棒、竹条、小白龙(塑料管),半装矿泉水瓶子等围成一圈,强迫学员在圈内跑,跑的慢就挨打的就多,跑不动的迫害的更惨了,被吊在窗栏上电、打、扇嘴巴子、踢。朴英淑的一条腿不好使了仍被吊着,几乎全身的重量都落在手腕上,致使手铐铐到肉里去,由于几天反复铐在伤口上,豁开很大口子。恶警王亮用手铐把朴英淑吊在窗栏上三次(二整天),警察还让刑事犯用鞋跟踩她脚尖,致使她脚趾甲脱落四个,走路都困难。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家人探监时,见到朴英淑的双手还被铐着,脸是肿的。二零零五年,朴英淑不配合邪恶,拒穿囚服,家人几次来探监恶警都不让见,并用挑拨手段,令其家人对朴英淑不满。

几年的非法关押迫害,朴英淑的身心受到巨大摧残,血压二百二十多,半身麻木,不好使,牙齿脱落,前门牙都变形,向外翘出来,脸浮肿。

朴英淑的丈夫不明真相,把朴英淑去北京的消息告诉了警察,以为警察会把朴英淑送回家,结果警察把朴英淑送进了看守所。家人做了对不起大法弟子的事而遭报:自家的厂子两年没盈利,还欠了一身的债,要债的跟着身后要,只好到处躲债,还得了一身病。有一次还无缘无故的被一帮人打的乌眼青,到医院打针。希望朴英淑的家人能早点醒悟,明真相,早得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