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郑州监狱十三监区的画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七日】郑州监狱,是河南省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监狱共十三个监区,其中十三监区是中共邪党为欺骗国际社会而专门成立的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作为监狱对外的窗口。十三监区长李喜龙,教导员王孝国,宣传干事裴丽明。监区分两个分监区,一分监区是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二分监区是被转化的人。

自中共邪党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后,郑州监狱各监区都非法关押有法轮功学员。到底关押有多少人?因控制严密,外界无人知晓。就以人们都知道的十三监区为例,多时就非法关押八、九十名,甚至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关押的人中有大学生,硕士研究生,部队干部,县局级干部,教师,工人及文艺界人士。

十三监区的成立:

邪党造假的宣传,使天安门自焚伪案震惊世界,扮演自焚角色的人物王进东,刘云芳,纪成勋就在郑州监狱。《是自焚还是骗局》曝光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郑州监狱为了应付,欺骗国际社会,专门成立了十三监区。十三监区的内外环境相对来说比其它监区都好,目的是以这个所谓的对外开放的窗口当作遮羞布,去掩盖它背后全国各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黑暗。因为国际社会要了解中共对法轮功的情况,就要找自焚伪案中的黑色人物王进东等人,所以邪恶的中共大量投入资金给郑州监狱,以这里作为欺骗国际社会的门面进行装点。郑州监狱附近的人们和知道内情的人都说,郑州监狱这些年靠关押法轮功学员发了财。

十三监区的成立,说是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实际不只是十三监区关押法轮功学员,其它监区也关押法轮功学员。

从别的监区调入十三监区的刑事犯罪人员,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监区为了让这些刑事犯严密控制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优厚的条件为诱饵:如得奖容易,记功容易,减刑容易等。这些刑事犯人员在利益的驱使下,在干警背后的暗示下,对非法关押的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作出种种无人性的限制规定。一个法轮功学员有二至四个刑事犯人员看管(监狱称包夹),不许法轮功学员与其他人员说话,就是笑一下,都要问笑什么。不许身上带笔,不许看书,不许去买东西,所需的东西都要有包夹刑事犯人员代买,不许脱离包夹人员三米,不许把钱物等东西借给别人,也不许别人借给法轮功学员东西。

十三监区对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经常调换,他们害怕这些人明白真相。有一个刑事犯人说了法轮功好的话,被人报告给干警,干警立即把人调走。

当有国际社会或上级来人,十三监区弄虚作假,搞形式主义,把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带出去藏在监狱教学楼上,只剩下邪党们放心的那些转化的人和王进东等人。外来人员所了解到的都是被事先准备好了的,歪曲事实真相的谎言,看到的都是搞的外表形式。

对拒不接受转化的,十三监区把这些法轮功学员送到其它监区,用十三监区干警的话说叫借人,就是把法轮功学员借给外监区迫害、折磨。这样十三监区表面看着对法轮功学员还好,实际上可怕的迫害阴谋在背后其它监区开始了。特别是六监区,就是充当着十三监区的打手。当不接受转化的学员,从十三监区送到六监区,六监区安排几个其它刑事罪犯,轮流值班看着学员不让学员睡觉,把学员折磨得迷迷糊糊,神志不清。还有拳打脚踢的,巴掌打脸的,这些常见的折磨方式他们一般不加掩饰,而其它更残忍的折磨方式是偷偷干的,不让外人知道。而受迫害的学员,因看守的很严,不让与人说话,接触,所以详细的迫害情况至今一直不知道。但有一条,只要是被借到外监区的,过一段时间回到十三监区后,人都面黄肌瘦得走了样,脱了相。

有一次,监狱开会污蔑,造谣中伤法轮功,有几个学员站起来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监狱关进小号折磨。一到晚上,灯泡拉熄,四,五个人没头没脑的打。还有一种叫严管的折磨方式,几个人强逼一个法轮功学员面壁贴墙站立,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就寝前(吃饭除外),每天十二个小时左右,一站就是十天半月,腿站肿了都不能站了,就把你拉到外面在暴烈的太阳下让你跑步。

监狱虽说有通信自由,可实质上并没有自由。你写的信不能封口,交监区干部审查后才封口发出。如发现有不该写的内容(监狱问题),监区就不给你发信。

环境恶劣,超强奴役。二零零三年年底至二零零六年,十三监区加工生产医用针剂药盒和手提礼品纸袋。每年快到圣诞节前两个月,给新郑的一些公司加工手提袋出口美国,而美国人在圣诞节中提着这纸袋,做梦也不会想到这竟是郑州监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刑事罪犯做的。

十三监区的监舍,每个房间只有十五平方左右,每间房六至八人监舍既住宿,又是加工生产车间。要加工生产时,把床板拆下来架成干活的工作台面,到晚上再把床板放好。由于房间小,人多又加上粘纸袋的胶水不符合卫生标准,刺激气味很大,有不少人在生产中头晕,恶心,眼昏,眼浮肿,嗓子痛,流鼻血等,严重的还引发全身不适。在这样的环境下每天干活十二小时平时还不让过星期天和节假日。给法轮功学员的加工任务很重,给一百个药盒或纸袋的任务完成了,再给一百五十个,一百五十个很吃力的干完了,再给二百个,一直到你中午不午休,晚上还加班干到九至十点的时候还完不成任务,就一直用各种办法施加压力,迫使法轮功学员象机器一样没命的高速运转。十三监区靠法轮功学员善良和老实的人品加大加重奴役量,使十三监区完成生产任务超过全监狱其它监区一倍以上。

按照监狱的规定,十三监区的这种软方法迫使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加工生产的做法是违反规定的。特别是午休和晚上休息时候及提前起床干活。干警表面上也说不让干,可下面的积委会大组长,小组长(直接执行迫害手段的其他刑事犯)却说“你不加班加点干,完不成任务能行吗?”表面上看,干警的说法和下面的做法有矛盾,实际上他们两者之间心照不宣,一阳一阴配合默契。就这样不断加码生产任务,法轮功学员们只好午休不休息,晚上加班早晨还要提前起床。如果遇到监狱检查时,积委会大组长,小组长就让你偷偷躺下装着睡了,等检查过去再起来干。

就这样超强度的奴役,请看监区长李喜龙是如何向上级汇报的。一次河南省监狱管理局的一个干部到十三监去看看,李喜龙,陪着在监区人行通道上走,我们几个听见李喜龙给那个干部汇报说:“我们是边学习,边生产。学习两,三天,就生产个两天。”

明慧网上曾披露了受迫害致病的法轮功学员丁国营,但得病日期不详。我和丁国营是一个监区,我知道他是从二零零三年年底得病的,精神失常。

以上情况,是二零零六年上半年以前的情况,以后的情况不详。


监狱邮政地址:河南省新密市嵩山大道东段六十一号八四一信箱××分箱邮政编码452370

十三监区长李喜龙
教导员王孝国,
宣传干事裴丽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