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真正为家人负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前些年,我娘家人对我的修炼不认可,父母、哥嫂都属于常人中的既得利益者,看重眼前利益,他们知道说服不了我,就采取“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不出事爱咋地就咋地”的态度。我当时认为他们与法无缘,也就从不与他们谈论大法的事情,只履行常人义务。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知道了众生都要在这次正法中表态,从而决定他们未来,特别是《九评》出来后,每个世人都要认清邪党的邪恶,退出邪党的魔爪,认识大法好,这样这个生命才有机会留下。这样就又面临向家人讲真相、劝“三退”的问题。

由于前些年没有让他们明白真相,所以一上来就劝“三退”着实吓了他们一跳,他们开始紧张、担心、害怕,向我大吵大闹,甚至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心中也产生怨恨,大家关系一度陷于僵局。回来后静下心来学法,知道这一切的发生也有我自己的原因。以前知道大法好,为什么对身边的亲人都没用心去告诉他们,平日里总是执著于亲情,求个你好我好,生怕人说我不孝顺,其实真正为这些生命着想过吗?什么是对众生真正的负责?就是让他们知道造就新宇宙的法轮大法好。

明白这些后,我不再激动,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这时父母见硬的不行,开始来软的,我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我,父亲也说些什么“白上了大学,真令人失望”等一些动情的话,我又陷入了情中,我想他们这么大岁数了,随他们吧,不愿再惹他们伤心。但是转念一想,我这不是自私吗?表面为他们着想,实则为自己着想,怕他们伤心,实际还是个“情”字,而没有真正为他们负责。为了真正对他们好,我就得跳出这个情字。他们不接受,说明我讲清真相做的不到位,自己是不是真正做到师父告诉我们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丈夫(同修)提醒我要重视发正念,重视清理他们背后邪恶的因素。

我与丈夫加大发正念的力度,明显感觉他们对待这件事的态度有了好转,但还是不同意“三退”,并说:“你们这样我们管不了,你们觉得好就炼,但我们的事你们别管”。我知道还是自己有问题。师父讲:“这反映出好多学员对家里人讲真相做的不好、做的不够,或者是做不通。你们知道最大的原因是什么吗?就是你觉的他是我的亲人。你没有把他当作众生的一员,你没有把他当作与所有独立的生命是一样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常人就是被情带动做事,而修炼人就应该修去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慈悲与众生。于是我把家人的事先放下,心中装着所有众生,精進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对家人圆容好法在人这一层的体现。接下来,事情出现了转机。

我们家连续发生了几件事,我悟到任何事情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我们证实法安排的。抓住这些机会,我与丈夫不断地向他们讲真相,最后除了我父亲,其余的人全退了,并且表示“好你们就炼吧,信仰自由嘛”。我父亲中邪党毒太深,还很固执,但我们绝不放弃,一有机会,我丈夫就给他讲真相(因他愿和我丈夫聊天),给他讲邪党的发迹史,讲当前国内外真正的形势并不象邪党宣传的那样,并从科学的角度讲另外空间的生命,破除他被邪党灌输的“无神论”。我们发现我父亲变化很大,从开始不愿谈这个话题到对谈的问题感兴趣,但这个生命的特点是不把问题彻底搞明白不表态。我和丈夫有信心,也知道他的症结在哪,相信大法一定能救他。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段事,使我对真正对众生负责这个问题有了進一步升华。由于我母亲“三退”了,我心里放松了,认为反正这个生命有救了,所以就不怎么進一步跟她谈这方面的事了。前一阵母亲住院了,我在医院陪床,心里犹豫:我从来没当着母亲面对外人讲真相,若讲她一定跟我急,不讲吧又觉得这些有缘人错过可惜了。这样胆胆突突刚开始给邻床病号讲真相时,果然我母亲当着众人的面朝我发火,并且向家里其他人哭诉。现在想想当时就是因为我有害怕她的执著心,从而被邪恶钻空子,利用她被邪党历次运动整怕了的这颗心来干扰我。但当时我的人心也起来了,怨她耽误我做正事,怨她只管自己不管别人,怨她脾气不好,怨她不顾及我的面子,甚至连小时候她打我的事也想起来了,越想越气,还向家里其他人诉苦,想取得他们的同情。自己也觉得不在法上,但人心起来了,就是不找自己。

昨天晚上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我豁然明白了,是啊,神怎么能与人有矛盾呀?若有矛盾,那一定是掉到常人中去了,有了常人心,肯定是大法弟子不对;另外大法弟子身边的有缘人很可能是我们世界的众生,即使他们有问题,那也是我们不对。所以说从哪个角度上讲,出了问题只能无条件找自己。

我开始对照法找自己的问题,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对我母亲好,没有真正对这个生命负责。既然我知道大法是救度众生的唯一希望,为什么不進一步向她展现大法的美好,为什么不从根本上拯救这个生命。同样我又想起周围的朋友、同事,觉得只要退了保命了就行了,平日里接触都是常人心对待他们,为什么没有想到用自己的一思一念来归正他们变异了的思想,让他们离大法更近一些。我觉得“三退”时,该生命对大法认识程度不同,他们的未来肯定不同。倘若一个生命能進一步感受大法的美好,甚至能站出来为大法说话,那这个生命不仅是保了命,他将得到更大的福份。我心里敞亮了,容量扩大了,我明白了:我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无条件放下自我,心中装着众生,向众生展现大法的美好,这才是真正为众生负责。

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