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是修炼中的一部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对法轮功的打压,所采用的手段仍然是惯用的谎言加暴力,造谣、诬陷、制造假新闻進行攻击等,毒害了不少世人。大法弟子的不修炼的家属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蒙蔽欺骗;邪党的高压株连政策所谓“看好自家的门,管好自家的人”层层下达,尤其是在“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红色恐怖下,家里人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单位也严控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

我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后被单位领回。单位在邪党的强压下,对我施加压力。他们动用了单位的组织系统、人力、财力、物力对我進行强管,监视、跟踪;对我的家属施加压力,把我和家里所有亲属挂上钩,同时把我们单位工作人员和我联系在一起,只要我有什么事,他们都跟着受牵连。这样一来,家属的压力可想而知,每天都在邪党的高压下惊恐的生活。

我的这一大家子人想出各种办法让我放弃修炼。他们从来不让我一人单独做什么事,每走一步都得跟着,更不准我和同修说话。我没有机会炼功,没有大法书学不了法。这段时间我真体会到了一个大法弟子离开了法、离开了同修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冷静思考:我是个修炼人,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正法,在恐怖的压力下就这样放弃修炼了吗?在三年多的修炼里,从常人走入了修炼,师父让我明白了大法中高深的法理,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明白的问题;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净,给我清理身体,给我下上法轮,把修炼的种子给我种上,把我们当作弟子带,时时刻刻看护着我们,从对法理的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我就在这样的压力下不修了吗?我对得起谁呢,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吗?渐渐的我清醒了,理智了。我用心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要重新走回修炼的路,我要学法,我要炼功,我要真正的成为师父的真修弟子。我坚定了自己这颗要修炼的心,同修给我送来了大法书和许多新经文,炼功带以及真相资料,就这样我走回了修炼的路。

我努力学法,在法理中师父点化我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正悟的许多问题,我开始明白了讲真相的重要性;明白了不能再让邪恶的谎言欺骗毒害我的亲人与世人了,我要把迫害真相讲给他们,让他们从邪恶的谎言中清醒过来 ,让他们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

面对我的家人,我开始对他们讲真相,他们很怕,不准我说,也不听。丈夫吼着要和我离婚。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打我、骂我,亲人朋友们都不能理解我。我坚信修大法是正确的,三年多的个人修炼中是怎样修炼过来的自己最清楚,大法教会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以致达到圆满标准的更高境界的修炼人。在修炼中严格要求自己,改掉了没有修炼前的许多不好的思想和行为,同时有了一个好身体。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仍然坚持着。孩子看到我炼功学法,就想方设法的干扰我,高声的尖叫,把电视音量开到最大,我把门关上,他就打门。丈夫就更不用说了。就是这样我仍然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只要我有修炼这颗心,师父一直在我身边给我安排好了一切。

通过对法理的正悟,我的正念一直在不断的增强,我仍然坚持对我所有的亲人、朋友讲真相。刚开始他们都不理解,有些不接受,还给我设了许多的障碍,我没有理会他们这一切,只要有机会我就讲,一个一个的突破。最难的也就是我这个三口之家,每天炼功、学法、发正念都要在这个环境中。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求求师父帮助弟子吧!我要修炼,我要突破,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做好这一切,我不要他们阻挡我。就这样师父给我安排了许多修炼时间。

我决定无论如何我得给他们讲真相。丈夫那里,每给他讲一次他骂一次,弄得我心里很难受。我决定先给孩子讲,让孩子清醒过来。刚开始孩子也不想听,不愿意听,我一讲他就大吼大叫,再讲他就跑,我就追着给他讲,现在想起来都是用人的那一套。就这样过了两年时间还是没有讲通。

一天,孩子就象生病了一样,住進了医院,可是查不出病因,医生只有给他输液,孩子躺在病床上很难受。这次我没有动常人的情,而是慈悲的看着孩子,对孩子讲真相,讲因果关系,大法的美好,讲邪党迫害大法的罪恶。我把真相讲完了,孩子也输完液了。医生说查不出什么病,就回家去吧。回家后孩子要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说行,我放自焚真相给你看吧。这一天孩子明白了真相。

孩子明白真相后,开始主动的帮助我。我认真的学习师父在各地区的讲法,从法理中,我明白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有着重大的使命和责任,我明白了我是带着史前大愿来同化法、修正自己、救度众生的。我开始智慧的救度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同学和一些不认识的人。不管多难,只要我有救人这颗心,我就会尽力的去做。在我救度世人讲真相的过程中,许多人得救了,同时他们明白了大法真相也开始救人了。

随着正法的向前推進,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严。心性要求也越来越高,我要面对的问题也摆在我面前。丈夫一直不愿听大法真相,同时也不准我炼功、学法,我的大法书都是换着地方放,只要被他发现就会被他毁坏掉。孩子用他的办法帮助我,只要他父亲一离开家,他就说家里的事我来做,你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吧。到了他父亲要回家的时间他就在门外给我看着然后通知我。那时是每个整点发正念,每天要发十多次,丈夫也有许多时间是在家里。一到了整点,孩子就提醒我,丈夫在里屋,我就在客厅,他在客厅我就在其它房间,孩子就在我们之间来回转。终于孩子父亲发现了孩子在帮助我,这一下气得他半年不理孩子,同时再次提出要与我离婚,家里的矛盾很突出。

我看到了孩子的压力,丈夫的压力,我自己的压力,怎么办?用人的办法是起不了作用的,我不能让孩子来承受我要过的关。我发现我埋藏很深的执著,那就是“私”。这是旧宇宙的败坏了的物质,它藏在我的体内,我的空间场里,而我没有修去它。这个“私”利用着我的人心,利用常人中一些假相,而被人心掩盖着。从法中我明白了矛盾的出现就是对修炼人的考验。师父告诉我们矛盾出现了要看自己,找自己,要修自己。这个“私”让我只考虑我自己。我是修炼人,没有悟到这都是我要走的路,要过的关,要面对的问题,而每次我都把我该修的给推开了。孩子没有修炼,他是常人,我是修炼人,我不从法中去修,而是用人的办法让孩子来帮助我承受这一切,这哪里像一个修炼人的行为。这是对我自己的修炼不重视,不负责,无形中对孩子增加了许多压力。同时没有给丈夫讲清真相,让他被谎言欺骗从而对大法有不好的认识,甚至对大法犯罪。我这是对他生命的不负责,没有慈悲于他,没有想到他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给他讲不通真相,没有向内找而是去怪他。一次次的家庭矛盾的冲击,我都把它当作了正邪较量,争斗心出来了也不愿意修。有一天孩子对我说:“妈,你还修炼吗?你看看你像什么样,那样自私,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吗,你哪点符合呢?动不动就发脾气,只管你自己的事,不随你的意你还大声的吼叫。”我被孩子说中了。

开始我还不愿意承认,可我是修炼人,有错就改,开始向内找。的确,孩子说的都是事实。这几年来我对心性方面的修炼真的不严格,许多人心出来了也不重视。最重要的一点,我没有把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环境,修炼的路走好,把常人的家庭当成了家,没有悟到这就是修炼的环境。在这个家里,我把自己当成了常人,而没有把自己看成是修炼人,没有悟到丈夫反对我修炼并非他的本意,他也是被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操控利用。

悟到这些之后,我开始修正我的一思一念。我反思,为什么我给他讲真相讲不通,每讲一次他就会提出和我离婚,为什么他反对我修炼,问题出在哪里了?我是大法修炼者,修的是宇宙的大法,我修正的场对他是能起正面作用的,他不应该反对呀?向内找,问题一定出在我这儿。我问自己:你修炼精進了吗?你符合大法的要求和标准了吗?你善待他了吗?你慈悲于他了吗?你站在他的角度思考过问题吗?你把真相认真的讲给他了吗?你心里有溶化钢铁一样的慈悲去溶化他了吗?他每次骂你,你用修炼人的心对他了吗?我的回答是没有。找到这儿,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不是在救他,而是在推他,我把他往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毁众生的路上推,我也没有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好危险啊!

如果一个修炼人不向内修,不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错,不走正师父给安排的路,那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毁掉大法弟子,毁掉众生。悟到这些后,我把家庭当作我修炼的环境,当作我修炼中的一部份。那么,以前不正的因素和行为也要归正,丈夫到我身边来是来得救的,讲一次听不進,我就讲二次、三次,我一定让他明白真相,一定要救度他,决不让旧势力毁掉他。

我知道我必须首先修正我自己。从那以后,我的修炼环境宽松了,他知道我炼功、学法、发正念也不说了。有一次,他发现了我炼功用的MP3,拿走了,我就对他说,这是我修炼用的,你还给我,你不能再毁坏大法的任何一样东西了,善待大法吧,这样对你是有好处的。那一次他真的没有动,而是换了个方式还给了我。

从我们本地区开始每个整点发正念后,正念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在解体清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阻碍众生得救和了解真相的乱神时,又发出一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现在越来越好了。我对自己说,他一定能得救的。

在这不断的修正自己,去掉各种人心与执著的过程中,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点悟我。当我悟明白一些法理后,心性升华了,师父就帮助我拿掉我不好的物质。我时时刻刻告诉自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就是这颗坚如磐石的心才使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我写下这篇心得,意在和同修交流。不管文章写得怎么样,那是我作为修炼人的一颗心,是我走过的路。同时,在我的这些修炼过程中,同修的宽容,善待,鼓励都是我坚定修炼的因素。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我想借此机会谢谢一直善待,关心,帮助我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