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请珍惜机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说来我是一名九七年就得法的老学员了。那时我在部队工作,在回家休假的过程中,母亲向我推荐了宝书《转法轮》。在这之前母亲身体很差,经常得一些不知名的病,省级大医院的专家教授也查不出是什么毛病,母亲经常被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她说:她自从修炼以后,身体也好了,也不用打针吃药了,心情也舒畅了。由于之前我对气功也有一些了解,我相信母亲说的话,就跟着他们在家炼上了。在得法之初,我惊喜万分,终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知道了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而在这之前,我却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但每每放纵发泄之后,就感到无比空虚,无聊至极,由于过度放纵,身体每况愈下,总想着有这样一种修炼方法能改善一下我的身体。也可以说我是带着这样的执著走進修炼场的,可是休假时间是短暂的。很快我回到了部队,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官场中对名利的争夺,对现实利益的追求,再次使我陷入无边的苦海,身在其中,欲摆不能。可是又摆脱不了邪恶的诱惑,就这样,在绝望中一天天耗费着自己并不算年轻的生命,直到二零零三年,我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病态,自己也知道是业力缠身,旧势力的迫害。同时,我也知道,如果继续这样我将永远失去未来。我终于做出了转业回家的决定,再去寻找我已失去多年的修炼环境。

再次回到大法修炼中,那种感觉是无以言表的,除了担心师父是否再管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外,更多的内疚,自责。痛悔这么多年把师父的慈悲当儿戏,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师父和大法弟子遭受着旧势力无端的迫害,数千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那时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我还配做一个大法弟子吗?可是我要是不做大法弟子我又该怎么办呢?等着正法洪势的到来,失去那永远的未来吗?我不甘心啊!于是跪在师父法像前忏悔,请师父原谅我。即使我没有这个资格,也总比坐着等死强啊,特别是在身体难受的时候,连死的心都有了。我想,连死都不怕了,我还执著什么呢?我要修炼,我要学法。我再一次捧起了宝书《转法轮》,从此,我又自认为是师父的弟子了,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摔倒了,赶快爬起来。我开始如饥似渴的学法,从《转法轮》到《精進要旨》到《新经文》再到《洪吟》、各地讲法等。并按照要求每天坚持炼功。并利用一些时间做一些讲真相、做真相资料、散发真相资料的事,每天坚持四个正点发正念。在这期间身体先后出现了各种各样“病态”:头痛、头晕;最严重时不敢喝水,每隔一、二十分钟就要上一次厕所;后来肚子上又长了一个大疱;两条小腿肌肉硬的象木棍一样,一点弹性没有,上下楼梯都困难;总之,从头顶到脚尖,没有一处没有疼痛过。我知道,这是我这些年积攒下的业力,不能老等着师父给我消啊(其实我知道大多数还是师父帮我承受了,因为这些年我做的错事太多了,自己已经无法偿还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救了我。在慈悲的师尊加持下,我的身体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精神也愉快了,最关键的是,由于有了法的指引,家庭关系也和谐了,精神上再也没有了过去那种绝望的感觉,相反人感觉很轻松。

当然这其中有太多的酸甜苦辣,心灵的碰撞,特别是对法的体悟,感受太多了,其实本来是想与广大同修交流一下修炼过程中的心得体会,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当我要写对某一问题的体悟时,好象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又变了,写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想也许这就是师父说的升华吧。正法还没有结束,大法弟子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众生。这些都是师父对我们大法弟子最基本的要求,我们必须把它做好,否则,就对不起师父给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也达不到作为大法弟子的基本标准。

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