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深渊 从返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

<乙>一、得法

我上高中的时候是一个长跑运动员,并且喜欢上了气功,从气功杂志上学,但是后来身体特别抗冻的我突然极易感冒并头疼,感冒一次一个月都不会好,导致高三休学一年。医院检查不出任何问题,医生只是说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我不满意这样的答复,但苦思不得其解。

我上大学期间经常参加学校的运动会,体育锻炼是非常多的,但极易感冒的状况一直没有什么改善,一九九九年五月有缘看过一遍《转法轮》,去炼功点炼过几次功,感觉这是一个好功法,而且有很多高深的道理。后来晚上自己在校园里炼功,但是被校警讥笑并严厉阻止,当时没有多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想着等自己老了之后再修,趁年轻先奋斗一番,我就先做个好人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媒体上开始造谣宣传,我的直觉就是××党这件事做的不对,法轮功不是那样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在读研究生期间,同班同学中有二个大法弟子,他们在镇压一年后经过严肃的思考走出来了,向我们讲述真相。明白真相的我突然认识到××党原来如此邪恶,丧尽良知。我知道××党不干好事,却没想到竟然邪到这种程度,我常常为被非法抓捕的学员遭受的折磨热泪滚滚。是××党的邪恶反而让我下定决心,我要修炼大法,我要返本归真,我要除恶,我要救度世人,我再也不愿意浑浑噩噩的生活下去了。

我利用课余时间在宿舍学法炼功,一个星期后开始发高烧,我坚信这不是病,是在清理身体呢,第二天就完全好了。两个星期后我就不再怕冷了,极易感冒和头疼的病不翼而飞。人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一个个的全解开了,这就是我活在世上的原因,我喜得大法,我如获至宝。

但是心性很低,讲真相的效果不好,老师同学们反而经常来劝我放弃修炼,我也经常被反驳的哑口无言,但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信是世人被迷惑了,我毅然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不久同修就能够上明慧网并能印资料了,我也跟着同修去散发传单,贴标语,喷标语。我也经常自己去发资料,一发就是几百份,还可以当面递到世人手里。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不断的传来,邪恶的迫害反而更坚定了我讲真相救世人的决心。

<乙>二、魔难

我从法中知道讲真相的意义,但却还没有真正的悟到,现在想起来其实证实自己更多一点。后来跟随一个老同修到外地交流,鼓励外地同修走出来,离开学校一个星期,受到导师的批评。心里的执著立刻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十二月我们学法点、资料点被整体破坏,刚得法二个月的我也被非法抓捕。

我还不明白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把它们的安排当成了自己要过的关,给了旧势力无理智继续迫害的理由,同时学法不深,完全把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没能守住心性。在派出所第二晚下半夜他们把我用手铐铐住双手从背后吊在窗户上,只有脚尖着地,不到半个小时我就屈服了,不想再受那种令我窒息的罪了。我把很多同修做的事情都揽在我自己身上,被邪恶录了口供。其实这已经在配合邪恶了。因此我被关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执著着要出去过年,被恶人请来了学校的老师、领导骗我说全部交代了就可以出去了,我被情和执著带动着说出了到外地交流和喷标语的事情,结果被劳教2年。在劳教所写下了所谓的三书,做了作为大法弟子最可耻的事情,那时已经被洗脑“转化”的邪念丛生,又执著着要早些出去,执著又一次被邪恶利用。一天来了二个邪恶之徒,说如果我愿意出去做“卧底”三天就可以出去了,可恨的是我答应了。

于是我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所外执行,又回到学校从新完成学业,从一个地狱進入了另一个地狱。从此邪恶不断骚扰我、要挟我去从事最下贱的特务职业。当时我只是执著早点出来,并没有真心要做特务,但是邪恶在利用着我。我经过几天的反思,发现我的执著被邪恶利用着越陷越深,大法已经在我的心底扎下了根,我即使不能修了,也不能做一个罪人,每次看到那两个流氓,我的心里就恶心的要吐,我一定要摆脱邪恶。每次邪恶之徒叫我去哪个学员家里,我就去,但是带不回任何真实的情报。每次看到学员那纯真的面孔,听到那带有法力的话语,我的正念在逐渐的增强。虽然开始否定邪恶,但还是在承认着邪恶,因为它们叫我去哪里,我还是去。大年刚过,他们竟然要我去北京、上海、深圳做特务,并且要挟我随时可以再把我抓進去,我害怕,但是我知道害怕的执著再也不能被邪恶利用了。我回答它们:“我只学了二个月,又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全部都忘了,谈话中他们会知道我是假的,我不去!”好长时间邪恶之徒没有来找我。后来邪恶跟我联系用的BP机丢了,它们又给我一部手机,后来又丢了。六月之后邪恶再也没有来露面。这是师父的慈悲,是师父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同我一起被抓的还有五个同学。三人被非法判了八年以上的重刑,一人被非法劳教晚我半年出来,与我同宿舍的同学早我半年释放,但却一直正念不足。我们被学校重点监视,接触不到任何大法书籍和资料,连出校门都要请示。虽然邪恶不再露面,但仍然处在邪恶的迫害中,心性得不到提高,甚至我们之间都有了矛盾难以解开。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终于毕业了,但是学校不给我《毕业生就业推荐表》等合理手续,我去找书记讲理,但是书记说:“你要明白你的身份”。后来我又理直气壮的去找书记,他说:“你必须留下你的工作地址,否则不给”。我知道这又是邪恶搞的,邪恶对我还没有死心。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一个月后我在外地城市找到一份工作,邪恶已经鞭长莫及了。四个月后我在远隔数千里的地方又找到一份工作,间隔了邪恶。同时那个书记遭到了报应,被调到校友处当职员。

<乙>三、正法修炼

环境终于稳定了下来,但是自己的怕心和邪悟还没有去掉,被抓被打期间留下的内伤越来越重,时常胸闷气短。每当胸闷发作的时候就偷偷的炼第五套功法,而且第一次能双盘了,但是疼的直蹦。二零零三年过年回家,姐姐(同修)跟我讲真相,我说:“这跟我没关系”,只看师父的经文。现在想起来很可笑,原来邪悟了真假不分了,也不想分辨了,私心很重。二零零四年秋结婚时姐姐来了,带来了大量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我如饥似渴的一遍遍的通读《转法轮》和经文,被打断了四年的大法修炼又恢复了,内伤随之消失了。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看护着我走过了最艰难的四年。

二零零五年初我悟到必须走出来了,救度众生是我们来时的大愿,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我的个人修炼与正法同在。我家里的电脑和打印机随即就成了证实法的利器,开始自己打印“法轮大法好”的标语用两面胶大街小巷的张贴,怕心在一点点的被往下拿。半年后得到了一本《九评共产党》,我越看越爱看,最后就打印出来了,我要让世人也看看××党的真面目,随后就开始散发《九评》。我虽然能上网,但是苦于没有破网软件,资料来源是个大问题,自己制作的资料太单调了。在师父的安排下又一个大法弟子甲来到我公司,二零零五年底从他那里得到了自由门和无界浏览,当我看到明慧网的主页时,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妻子支持我学法、炼功、发正念,还经常跟我一起炼功,但是极力反对讲真相,一闹就是几个小时。我一方面做好一个丈夫应该做的,比普通的丈夫做的更好,一方面跟她解释正法的意义,同时该怎样讲真相就怎样讲,不受她的干扰。但是每当想讲真相时她都要死缠烂打一番,后来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必须全盘否定。悟到做到,又一次她跟我缠,我摆正心态,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象没有她一样,心里没有旧势力的安排了,她几分钟就好了。后来她问我:“你怎么不理我了?”我说我全盘否定这种行为,她就很少跟我闹了。隔了很长时间她又跟我闹,我说:“我做的是正义的,你在任何时候都不能阻止我”,她马上就好了,过了一会儿说:“怎么突然来了这样一件事啊?”

母亲相信神佛,却不修炼大法,姐姐多次劝她,都不能使她得法。二零零四年我结婚时母亲来了,从此就长住在了我家,妻子对她非常好,母亲很满意,这是她一辈子过的最开心的日子。母亲来后不久我就向母亲推荐大法,希望母亲也修炼,没想到母亲欣然同意,她说:“别人的话我不听,我就听你的”。经过两年的修炼,母亲越来越成熟了,从一开始反对我讲真相到现在可以在人民币上写真相短语然后买菜花出去。

同修甲刚来到公司时,还不能走出来讲真相,干扰很大。我跟他讲我的经验和做法,还是难于走出来,我悟到:不能急,应该多帮助他。于是我每个月找到他交流一次,渐渐的他开始向同事讲真相了,但是干扰仍很大。终于有一天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公司取消了我们科研部门的专用班车,不能经常回家了,他终于走了出来,每周抽一个晚上跟我一起出去发资料,回来后一起学法。

我有一个同事乙常找到我聊天,我就给他讲真相。他说他有一个同学就是六一零的,天天闲的没事干,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谁还干那缺德事啊。但是死活不肯三退,不相信××党要灭亡。一天妻子遇到一个小孩出来闯荡没钱了很困难,我们一商量就让他搬到我家住,小孩来了后当晚就给他退了团,后来走时把他全家也退了。同事乙知道我家收留了一个小孩后对我非常敬佩,相信了世上还真有好人。所以他几乎天天中午都找我聊天,几乎影响到了我做证实大法的工作。后来突然悟到:这是他明白的一面要来退团啊。刚悟到他就来了,顺利退团。从此就很少找我聊天了。

二零零六年底罗干流窜到我们公司,黑手出洞,烂鬼先行。来之前两天公司突然开始调查在公司内讲真相的事情,我立刻协调同修甲和母亲三人集中强大的意念每个整点发正念,清除罗干所到之处另外空间里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连发九天。到第八天的时候就感到烂鬼所剩无几,第九天的时候就天清体透了。邪恶的计划破产了,没有遭受任何损失,同时我们都看到了自己一大把的漏,修炼是严肃的,任何漏洞都会被旧势力利用,任何漏洞都是在承认着旧势力。

我的家庭资料点已经平稳运行近二年了,出的真相资料只够一、二个人用的,希望所有可能的大法弟子都办起自己的资料点,真正的遍地开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