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湖北狮子山戒毒所和沙洋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叫宋莲英,我在二零零一年元月一号到北京去打横幅证实大法好,遭到了北京的一群恶警的一顿毒打,连很厚的衣服都打破了,先是在北京天安门打了一顿,然后又将我送到北京的一个警务室里,把我的衣服脱下只剩一套单衣服,在零下十六度的冬天,我冻的很难受。恶警的目地是要我们配合,恶警要我们放弃修炼,我们不屈服,恶警又拿来电风扇吹我和同修们,我们还是没有答应恶警的条件,恶警又把我的手放在身后反吊了几个小时,脚尖离地面只有两三寸高,脚尖又不能点地,手都麻木了,很痛苦。

后来恶警又把我押送到黄冈一看守所关押了三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三月判我一年劳教,我从一看被押送到湖北狮子山戒毒所又开始受到迫害,我们刚进去恶警为了找借口打我们,要我们承认我们是劳教犯人,我们说我们是做好人,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同修们都不承认自己是犯人,因此恶警们就开始把我们按在地上用三根电棍电,还不让我们动,恶警用脏布塞住同修和我的嘴,不让我们那痛苦的声音叫出来。另外恶警每天还安排了吸毒的坏人监视我们的行动,好找借口迫害我们,那些劳教坏人就可以提前释放。为了提前释放,那些坏人非常的卖力,由于我们一些同修在武汉狮子山戒毒所受了很多酷刑没有屈服邪恶,邪恶之徒不甘心又把我们转到湖北沙洋劳改队去继续迫害。

湖北沙洋的恶警明知故问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叫什么名字,我们都说是叫大法弟子,恶警就露出了凶恶的样子,他们拿来电棍电我和同修们,把我们电的嘴上手上都起了很多泡,还出了血,我们大法弟子也没有动心。恶警们为了达到毁掉大法弟子的意志,千方百计的想了很多坏办法以达到他们的目地。记得一位福建的同修只因不放弃大法修炼,恶警就把她的牙齿打掉了两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