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和目睹了湖北沙洋劳教所的邪恶


【明慧网2006年7月9日】2001到2002年间,我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劳教所,亲身经历了沙洋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邪恶迫害

沙洋劳教所与湖北各地劳教所、监狱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不通知家属、不通知本人的情况下,常常在夜间偷偷用特殊装置的大车把各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押运至沙洋洗脑迫害。

注射毒针

2001年6月25日夜,从武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劫持到沙洋劳教所的40名大法女学员全部被强行注射毒针。恶警称其是预防“副伤寒”的药剂,但它们自己和先后入所的真正的犯人都未注射。被打过毒针的40名学员均有不同成度的不适感,特别是头时常会有剧痛。

酷刑

凡被非法押送到沙洋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入所第一件事就是被逼写所谓的“保证书”,不签字的学员就遭毒打、电棍电击,即使是被打昏死过去,也要被拖去按手印。

一旦与邪恶签了所谓的“不炼功”、“不谈论法轮功”的“保证书”,恶警就时时拿这个来压制学员,再想炼功、学法、切磋或是不按它们说的做就会遭酷刑折磨,包括电击、吊铐、跪钢杠,被吸毒犯拳打脚踢等。

有几位坚定的女大法学员多次遭受酷刑迫害,身上的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恶警电击她们的嘴、肘、膝盖、双足、腰背,有时看到她们身上被电击烧伤,起鸡蛋大的血泡。

酷刑折磨一次就长达六小时以上,甚至十小时。有位咸宁的弟子,在感觉承受到了极限的痛苦时,为减轻痛苦曾用头去撞铁门;有位麻城的大法学员为了抵制残酷的迫害,曾从两层高的床铺摔下,结果摔断了腰脊椎骨。她的亲人来看她,要求将她保外就医,竟不被允许。在洗澡间,我看到上面提到的那位坚定的咸宁弟子,在承受了十来个小时的酷刑后,后背被电击焦糊了一片,面积有两本书那么大。身上电击烧伤处密密麻麻,她说那些打手直到打累了,不愿再打了才停止。

2001年深冬,一位刚刚被非法抓来的五、六十岁的老人,被恶警指使的邪恶吸毒犯踢伤下身,整个下身肿得象个篮球,不能行走,不能站立,大小便困难,卧床近半个多月;一位十八、九岁小姑娘双手、双腿被它们打的变了形;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十堰弟子(听说比我早两年被非法关押)。恶人将她扒光衣服铐在死人床上几日几夜,致使她精神失常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弟子也被非法关押几年折磨的精神失常……。

没日没夜的军训,超负荷的劳动

不管是在狮子山还是在沙洋,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都非常毒辣。所谓“军训”是邪恶的手段之一。不管年龄大小,不管城市农村,也不管身体健康与否,只要是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强制参加“军训”。其中有腿脚不灵活的六十岁老人,有五十多岁农村妇女从未见过军训,只要做的不合恶警的标准,马上就遭到拳打脚踢,“军训”后还被罚贴墙站、站军姿、不准吃饭、不准睡觉,等等。邪恶的警察们妄想以此消磨大法学员的意志力。

恶警专门将一些又重又脏的活让大法学员干,如掏垃圾、挑大粪、挖淤泥、打石子等,用手拔杂草、运土算最干净、轻松的活了。每到花生成熟的季节,女子二大队的大法学员连同其他在押人员都被带到沙洋男队干活,摘花生。其实那不叫“摘花生”叫“涮花生”,拿起一到两株花生,要求一下将上面结的几十颗花生都涮下来,那动作就象没有停顿的机器,一上午,一下午,每人涮八到十袋,一袋就是一百多斤(我在家摘花生,一天还摘不到一袋),没有完成任务的,晚上不准吃饭、睡觉,罚站军姿,站到后半夜两点才让睡。听说男队更是可怜,每人一天要涮十到十五袋。

2001年冬,听说女子二大队恶警接来一项非常难做的手工活,让那些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去做。我有时看到这些弟子回来很晚,可能无法完成它们规定的任务,还被罚站在厕所里背所谓的“所规队纪”。

逼迫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录象

最常使用的办法是利用邪悟“转化”的人,去误导坚修的弟子。恶警毕×,女,三十多岁,高个(脖颈处有烧伤痕迹),2001年任沙洋女子二大队队长。此人非常狡猾、伪善。假意与我们讲理,在不知不觉中,把各处邪悟人的一些言论都用在大法学员身上,让所谓北京某地“转化”了的学员通过电话来“转化”。让沙洋最臭名昭著的恶警方××来讲她那套歪理邪说,抓学员的空子钻。你敬佩谁坚定吗?它首先转化最坚定的弟子;你惦记家人吗?它上亲人来;你讲道理吗?它拿来邪恶之首自己制定的什么“最高解释”让你背;你怕酷刑吗?它在深夜折磨坚定的弟子,电棍的刺耳响声和学员痛苦的惨叫在整个二大队院子回荡……。它们还专门收集邪悟之人写的所谓“体会”印制成“书”,断章取义歪曲大法,从而污蔑师父和大法。那些“书”的封面上都印有一个红色“密”字,不准外传,专供邪恶给大法学员洗脑用。有的邪悟的人会去借看,或是他们有意让她看。可见造谣者怕见光。

2001-2002年曾一起协助邪恶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恶警还有:

大队长 杨××,大高个,四十多岁。
队 长 汪琴,胖圆脸,三十多岁。
干 部 小刘,瘦削个,瘦削脸,二十多岁。
两个男打手,二十多岁。
李局长,男,四五十岁。
方主任,男,四十多岁。
(听说恶警毕×因2001年转化沙洋法轮功学员“有功”,被调往武汉市某“转化”基地)。

强行灌输邪党文化

邪恶还强迫被“转化”的学员跳舞,唱歌,看一些邪党的电视、电影,强制的向学员灌输邪党文化,达到加强它们洗脑效果。将修炼人变成常人,再把常人变成鬼,把鬼再变成魔。

在严刑拷打坚定学员的同时,它们使用另外一手:给转化后的学员制造一片“歌舞升平”的环境,虚伪的粉饰太平。他们有目的地组织一些唱歌、跳舞活动强制学员参加。其实,在里面“转化”后更可悲,没有自由,还被它们强制打太极拳,唱“同一首歌”,看所谓“革命史”之类的电影、电视,还要反复看一些乌七八糟的其它“有名望”的“专家”对大法和师父的诬蔑、攻击之词,看“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看后还要写体会,让这些“邪悟”的学员骂大法、骂师父,做一些修炼人不能做的事,不该做,做了让你永远痛悔的事。

这样把人变成鬼后,又强迫这些新“转化”的去转化迫害未转化的。恶警毕×装得非常伪善,假意关心学员的身体、生活,从中了解学员的转化成度,再去想如何针对的诡计。她曾多次带一批她认为“转化”的可以的学员到武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到沙洋男子大队和一些法轮功学员比较坚定的地方去做“转化” 迫害。

以上这些只是2001-2002年间我在沙洋女子二大队时亲身经历和目睹的对大法学员的邪恶迫害。听说以前沙洋的恶警曾把坚定的大法学员送往邪恶的“马三家”迫害。听说沙洋至今还关押着大法学员,请知道详情的同修揭露,也请曾在沙洋被迫害的同修补充,将沙洋邪恶彻底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