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小学生的学费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秋风乍起,又是一个学生入学、返校的季节了。今年中国政府破天荒的宣布,免除中小学生的学杂费,从而让叫嚷了多年的“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口号终于变成了现实;而且,高校、中职院校“助贫”、“奖优”的力度空前的高涨,助学金、奖学金大幅提升,据说目地是让贫穷的孩子也能上的起大学。于是,为数不少的学生和家长们在这个逐渐昼短夜长的季节里被政府“感动”的热泪盈眶。

有人指出,在现今的中国,被各级党官把持的政府无所事事,却又无所不管。不是吗?从出生、入托、上学、升学、就业、结婚、生孩子、退休、养老等每时每刻都被政府这个巨大的影子罩着,它不是正常的实施政府职能,而是假借政府职能之名行维护特权利益之实。

先从中小学生“义务教育”这个问题来说。其实这在其他国家或地区早已不成为什么问题,现在却被当作当今政府的“政绩”而被炒作。远的不说,就说和我们同宗的台湾和香港。台湾早在日本占领时期于1907年就开始普及六年小学义务教育,从1968年开始实行九年义务教育。香港于1978年实施普及免费的九年教育制度。而大陆,虽说从1986年颁布了《义务教育法》,但孩子的教育一直是父母的义务而非政府的义务,所以随着贫富悬殊的加剧和学杂费的翻涨,有些偏远农村或城市低收入家庭连孩子的中小学教育费都承担不起,以至于出现了爷爷卖掉给自己准备的棺材给孙女交学费和夫妻双双下岗后交不起孩子的学费,觉的愧对孩子而共赴黄泉的人间惨剧。只要打开互联网,用学费作为关键词搜索一下,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

古人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事业,实为一个民族繁荣昌盛的千秋大业。凡发达国家,无不以政府教育开支大、国民教育程度高为显著标志。还是以香港为例,香港特区政府总开支中的最大项目就是教育,其开支预算超过总开支的五分之一。孩子是民族的未来,关系到社会的每一个家庭,所以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非常重视教育,这也是任何一个受过较好教育的中国政府的官员都无法否认的。而中国政府历年来是如何在这件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上敷衍民众和国际社会的呢?
据联合国调查员2003年到中国调查的结果表明,中国教育开支过低,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仅达联合国规定最低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全世界倒数几位,甚至不及非洲穷国乌干达;而且,中国政府一直声称已经有90%的中国人接受了九年制义务教育,文盲率下降了5%以上,然而,联合国的调查却表明,这种说法与实际情况相距甚远;不但如此,中国的教育奉行公开的歧视政策,外来民工子女在城市入学,需另缴高额学费,使本来就属于弱势群体的民工,更加陷入贫困,一些民工子女甚至被禁止在城市入学,并且这种歧视仍在延续。而且,中国政府没有履行《世界人权公约》中有关教育的承诺。比如,当局不允许儿童选择宗教教育,属于侵犯儿童权益。

所以,当某些中小学生的家长欣然于“义务教育”终于实现了时,你不妨明确的告诉他们:本来你们孩子的中小学教育就应该是免费的,只不过现在这个政府终于不再敢从你们兜里掏这笔钱了而已,而这种转变并不因为它的大发“善心”,而是在世界发展趋势和国内外媒体强烈抨击下,为维护自己的面子而不得不采用的做秀手段而已。

再说说令许多普通家庭苦不堪言的高校学费这个沉重的话题。相信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中国人都曾经为贫穷家的孩子因为缴不起学费而被大学拒之门外的事实深深刺痛过。据中国学者考证,“全国高校生均学费已经从1995年80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5000元左右,进入新校区的学生的学费则在6000元左右;住宿费从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1000元~1200元;再加上吃饭、穿衣等,平均每个大学生每年费用在万元左右,4年大学需要4万元左右。2004年我国城镇居民年平均纯收入和农民年平均纯收入9422元和2936元,以此计算,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这还没有考虑吃饭、穿衣、医疗、养老等费用。据调查,有25.5%的学生表示‘不愿再升入大学’,原因是‘家庭负担不了上大学的费用’。可以说,高校收费标准已经逼近、在部份地区甚至超过了我国广大普通居民的承受能力。”

“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多么令人震惊的数字。难怪说,有人总结现今的中国人的住房、教育、医疗和工资待遇如果拿到世界上做横向比较,前三个我们都是最昂贵的,只有最后一个是最低廉的。

这里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2005年5月4日,中共总理温家宝到北京大学看望学生,有人问有关研究生收费问题时,温家宝惊异的问:“你们研究生要收费的吗?”在众目睽睽之下,温家宝的问话叫在场的教育部长周济和专管教育的国务委员陈至立坐立不安。我不知道出这个娄子是由于温家宝确实不知实情还是和专管教育的大员们“沟通不畅”,研究生收费早已实行多年了。随着大学的逐年扩招,研究生招生也似脱缰的野马,几十倍的往上长。有的高校或专业还保留可怜的公费名额,更多的是自费名额,动辄上万的学费。但师资力量并没有与之匹配,有的导师一级就带数个或十几个研究生,自己还忙着到处找课题、找市场、找投资,哪里有时间和心思来辅导学生!往往都是高一届的研究生带着低一届的学弟学妹们做实验,说白了就是给导师(老板)打廉价工,毕业论文也是混混就过关。这样的研究生谈何质量?难怪有些用人单位在招聘时直言不讳:现在的研究生就当本科生用!本科生也就是专科生的水平!难怪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难于上青天。

一边是被祸国殃民的江××提拔的亲信陈至立“教育产业化”谬论下高校逐年飙升的天价学费,一方面嫖、赌、抄盛行的所谓学术氛围,不但把含辛茹苦培养出大学生的父母亲再次抽筋扒皮,还白白浪费了莘莘学子的青春年华,造出了一批又一批含金量值得质疑的“知识份子”。这种教育到底值不值?浪费的青春用多少钱才能弥补,民族的未来又用多少钱才能赎回呢?!

也许有的人说顾不了那么多,只要现在能得到实惠就行。是的,从今年秋季开始,政府挤出了154亿投入教育,据说2008年全年达到308亿元。随着新的资助政策体系全部落实到位,每年用于助学的财政投入、助学贷款和学校安排的助学经费将达500亿元。全国每年将有大约400万大学生和1600万中等职业学校学生获得各种形式的资助。因为中职学校的学生大多来自农村,90%的中等职业学校一、二年级学生能获得国家资助,每人每月150元的助学补助。国家助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国家奖学金、国家助学贷款等各种类型的奖助学金和贷款形式,每年的补助从2000、5000、8000、6000元不等,覆盖的面也比以前大了。是的,无论多少额度、多大的覆盖面都不过份,学子们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享有自己本该享有的权利而不必对这个一向只知道吞钱的政府报什么感恩戴德的心理。这些本来就不应该是它们的,而是你的父母用辛辛苦苦的劳动攒下的,是用生命和希望换来的,如果要谢,就谢谢自己的父母吧!

教育经费增加500亿元在它们来说就是出了血本了。可是与它们每年挥霍在公务用车上至少的4085亿元比起来算的了什么(2004年的数字,政府汽车采购每年正以20%的速度递增)?与它们每年投入4000亿人民币的军费算的了什么(据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报告,如依2001年的美元币值计算,中国军费在690亿至780亿美元间)?与每年公款出国旅游或考察花费3000亿元相比算的了什么?与每年公款吃喝挥霍掉的2000亿元相比算的了什么?与各级中共官员贪污黑钱年近人民币3000亿(2005年中国审计部门公布)相比算的了什么?与它们倾一国之力、拿出国库的四分之一镇压法轮功算的了什么?如果说中共花在孩子们身上的钱用锱铢必较来比喻的话,挥霍在其它方面的钱就是天文数字了!

如果国人都能明白了这一点,也就是这个擅长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流氓政府的阴谋彻底破产的时候。那时,人们还会愤怒的发现,不止教育,各个领域都被邪党的私利所左右,邪党以为所欲为的姿态绑架的一国的资财而毫无羞愧,它才是一切秩序的破坏者、美德的践踏者、恶行的实践者、瘟疫的传播者。

这样的邪党,把强取豪夺百姓得到的钱拿出一点点,以为就可以收买到老百姓的心,那怎么可能呢!



读者反馈:大陆很多地区并没有实行真正的“免学费”。就广西灌阳的情况说说,这里并没有实行全免学费,我家小孩就交了89.5元,其中课本费84.5元,作业本5元,有收据为证。开学后还逼着学生到串通好的书店买各种试卷之类不必要的资料,老百姓是敢怒不敢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