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坚守善良 成都高工蒋宗林一直下落不明 【明慧网】

因坚守善良 成都高工蒋宗林一直下落不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所有的警察和责任人都对蒋宗林被非法关押的地点讳莫如深,让人感到极其费解以及更多的担心和恐惧: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为什么连人在哪里,连家人都不告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七日报道:2007年8月2日下午5时,成都市抚琴西路营通街8号院门卫的妻子敲开了业主——建筑工程师蒋宗林的家门,冲進屋的却是公安、国安和抚琴派出所的一帮警察,没有给予任何解释,冰冷的手铐立即铐在了这位年近花甲、忠厚、受人尊敬的老人手腕上,蒋宗林被强行绑架。随后是疯狂的抄家,非法抄家从6点一直持续到9点,女儿教学用的两台电脑、手机和大量私人财物被抄走。蒋宗林的妻子、女儿一起被恶警绑架。

从那以后便再也没了蒋宗林的消息,家人甚至连其被非法关押于何处都毫不知情,更不用说其他情况,亲人们忧心似焚……

得法——原来生命可以如此美好

蒋宗林1948年出生在四川仁寿县的农村,先天身体素质就不是很好;加上后来的遭遇,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在长身体时遇到“大饥荒”;长知识时遇到“文化大革命”;成年后又为事业奋斗、为生活操劳,以致落下一身病:长年不断的感冒、重感冒;偏头痛、神经衰弱、慢性肾炎……深受疾病困扰的蒋宗林真切体会到:“成功”带来的“名”与“利”,或者即使象质检站站长这样令人羡慕的工作都远不如身体健康更为宝贵。

96年的一天,经同事介绍,蒋宗林和妻子一起修炼起了法轮功。很快,他终于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感到走路、上楼都象有人推一样轻松,那种美妙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夫妻俩遇事找自己,先为他人着想,不知不觉中,家里原来的隔阂不见了,互相之间的理解和体谅代替了原来的指责和埋怨。一个原本紧张不和、矛盾不断、充满硝烟味的家庭,真正的变得温馨和睦起来。

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蒋宗林被其单位——成都市级机关事物管理局下属的明远建筑设计研究所提升为所长。他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勤勉任劳,不计个人的名利和得失,每次奖金他都拿所里最低的。很快,一个原本亏损得连电话费都缴纳不起的研究所开始盈利了,越来越红火,职工们的收入日益增加,保险等福利也从无到有,而且越来越完善。大家干劲十足。而蒋工的无私与公正更是令大家感动,赢得了所有职工的尊敬。

“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事业有成”,这一切在修炼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后不经意间都拥有了——原来生命可以如此美好。

镇压之初——遭遇假新闻

可是与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共同的感受是:这样的幸福太短暂了。99年7月20日那个“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日子,正当蒋宗林努力地向同事、领导澄清电视上关于法轮功的不实报导时,却不期与假新闻撞个正着:7.20不久《蜀报》(现已倒闭)编造假新闻,诬陷蒋宗林修炼法轮功后强迫职工炼,其它报纸也紧跟形式作了转载。颠倒黑白的报导让所有的熟人纷纷来电询问置疑,大家都痛骂该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沦丧,职工们也都很生气。可针对这一给管理局造成了很坏影响的虚假报导,管理局的领导却在开会时说:虽然报导与事实不符,但与当局镇压法轮功的大方向一致,所以就不追究了……中共喉舌对法轮功的诬陷诽谤由此可见一斑!

历经磨难 择善固执

后来日子里,蒋宗林的遭遇与广大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大体相似:长达半年的强制洗脑,甚至过年期间他和一些法轮功学员被扔进拘留所,洗脑班上的谎言宣传、恐怖、威胁、关押,经常被不分白天深夜地闯入家中绑架抄家……。2000年7月蒋宗林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再次非法关押,并被免去所长一职;2000年12月31日在郑州到北京的车上仅因没有身份证被拘留关押,因绝食抗议,在数九寒天的夜里被扒光衣服强令其在露天地里站着(后来蒋宗林回忆说,要以修炼前的身体,这样挨冻,简直不敢想象),而后被原成都营门口(现黄忠)派出所非法劳教一年。而此时,蒋宗林的妻子已在臭名昭著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近4个月,而在四川外语学院上大学的女儿因同样的原因在重庆被非法劳教……好不容易获得幸福的一个家庭被中共的魔掌打碎,一家三口都身陷囹圄,天各一方。在公然违反宪法的劳教制度下的劳教所里,一个法轮功弟子要坚持自己的信仰,所承受的是正常人无法想象的。尤其2001年除夕,江氏集团一手策划的自焚伪案点燃了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之后,劳教所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更为疯狂。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洗脑、捆绳子(一种酷刑)、体罚、不让睡觉、暴打、辱骂……蒋宗林就是从这样的血雨腥风中走了过来。

直到2002年新年之前,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然而,迫害却并未停止。

正月初二,家乡来电80多岁的老母病重,原营门口综治办主任侯家乾(音)却不让一家人回老家,除非他们送回,并要求蒋宗林一家为他们提供最佳食宿,以致蒋宗林未能见上老母亲最后一面……

2004年10月,蒋宗林及妻女回老家看望病重的岳母回来之后,立即遭到金琴路社区主任王红皆(音)等上门盘查……

蒋宗林被非法劳教回家后不久,其原单位终因无法继续维持而被贱卖。其所得到的一次性买断的钱远不够其买养老保险。而在此之前,因为法轮功上访,蒋宗林被街道办、派出所等以用各种名目非法勒索罚款一万多元(均由其原单位从其工资中强行扣除)。在蒋宗林那没有装修的90年代的老式住房里,他依然热情地接待来访的朋友、学生,认真地为他们审图;住房的简陋令其学生感叹:蒋老师,现在搞建筑的,有谁还住这么简陋的房子?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他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依然坚持着对真善忍的信仰,并默默地将真善忍的美好传给世人。

逐渐的,人们了解到:1998年9月国家体总抽样调查法轮功学员12553人: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高达97.9%;以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法轮大法如今已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使亿万修炼者身体健康,精神升华,因而在世界各地受到多次褒奖。如今《转法轮》一书已被译成30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镇压的一切借口都是造谣……

真相使人们震惊了……

再遭迫害——呼唤良知

8月2号的傍晚,蒋家在压力下的平静生活再次被打破,比以往更为疯狂的是蒋宗林被带走后音讯杳无,当好心人打电话询问时,抓人的抚琴派出所开始还矢口否认说不知此事。时至今日,两个多月过去了,抚琴派出所和金牛公安分局互相推诿,甚至威胁、耍无赖,家人想给蒋宗林送点衣服的最起码要求都一再受阻,一再被拒绝。

据悉,就在今年8月到9月期间,成都至少30名大法弟子在家中或在单位被绑架或失踪,然后都下落不明。当局为什么要秘密关押他们?到底有何不可告人的阴谋?这些“执法者”们明目张胆、毫无顾忌的恐怖犯罪,凸现了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的非法性和非理性。其实,这场被称为“第二次文革”的对“真善忍”的镇压,本身就是对法制最严重的践踏。从一开始,法律就只是被镇压者作为迫害的遮羞布用以欺骗舆论和民众。

蒋宗林的妻子、女儿日前已回家(但被非法抄走的总价值一万多元的女儿教学用的电脑、手机等物品至今尚未归还)。9月18日,也就是蒋宗林失踪一个多月之后,家人第一次被允许将衣服拿到抚琴派出所由他们带去,也就在那一天,新津当地百姓看到七八名大法弟子被用头套全部蒙着头绑架至新津洗脑班……据分析,8月到9月期间成都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目前都被非法关押在各洗脑班中,生死未卜。据知情者称,这些大法弟子在被绑架至洗脑班时,都被用头套蒙着头。

这种对善良百姓的大规模绑架,不由得让人想起明末阉党专权时东厂抓人的恐怖。而且是东厂都无法企及的黑社会恐怖绑架(用黑布蒙头)。而洗脑班则是完全违宪,可以施用各种折磨而不为人知、不受限制且已犯下滔天罪恶的秘密关押大法弟子的恐怖集中营。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甚至致死。成都的法轮功学员祝霞曾经在洗脑班被所谓的执法者多次强奸致疯,刘瑛在洗脑班被注射不明药物,俩人至今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绝食抗议者有的被撬掉牙齿,有的被野蛮灌食甚至致死,有的被注射不明药物……

有消息说,为抵制绑架关押,蒋宗林和多名大法弟子在绝食抗议……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没有人知道,即使他们的家人。人们知道的只是:在过去半年中,成都已有两名大法弟子(赵忠玲和黄敏)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而被迫害致死。而在他们被迫害致死之前,警察都丝毫没有告诉家人她们的情况,甚至黄敏被下过至少五次病危通知书,她的家人都完全不知道……

制止迫害,回归善良

然而,这次大绑架只是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一个片断的片断,或者都还说不上。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法轮功学员中有6000多人被非法判刑入狱,10万以上的人被非法劳教,几千人被送精神病院,受尽人间最残暴的酷刑与折磨,八年来,透过重重封锁传出的被迫害致死的人已超过三千多人,实际人数相信更多。去年有知情人透露,并经海外独立调查团证实: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秘密关押于集中营内活体摘售他们的器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惨烈的迫害,黑白颠倒的栽赃,直逼人类的道德底线,也震撼着了解了迫害真相的人们的良知。

从杜导彬在网上撰文疾呼:良心使我不能再沉默,到全国十佳律师之一的高智晟05年两次上书胡、温为法轮功呼吁,越来越多的国人从中共的欺世谎言和洗脑中惊醒。05年11月底高智晟在北大教授焦国标的陪同下,对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进行了15天调查后,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发表了2万字致胡、温的第三封公开信,详尽披露了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惨绝人寰的迫害。他用“痛彻心肺”来形容他所看到的真相,并随即发表退出共产党的声明。高智晟在声明中写到:“……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实际上如果揭开历史,人们可以看到中共自建立之日起,就伴随着谎言和暴力;一次次运动不断的摧残着人性,变异着人的思想,给中华民族带来无尽的灾难。在其执政的和平年代中,被迫害死的人数就达8000万人,这个数字是希特勒杀犹太人的15倍,是日本侵略者杀中国人的3倍。2004年,堪称世界奇书的《九评共产党》,用大量的历史资料深刻揭露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在民间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精神觉醒运动。到2007年10月12日已有超过2713万中国民众突破中共恶党的封锁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退党大潮正以风起云涌之势席卷着神州大地……

蒋宗林下落不明已两个多月,当家人对此表示担心和焦虑时,抚琴派出所警察、抚琴街道办谢世农等毫不在意地说:让送衣服,那说明人还在(没死)嘛!无独有偶的是:9月13日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于新津洗脑班的大法弟子,川大退休副教授丁泽扬的家人找到武侯公安分局一科询问情况时,警察说:“没有弄死他,没火化”……!人们在对这些公务员和“执法者”对自己同胞的生命的冷酷感到震惊之余,不免疑惑:是谁给他们的权力,使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轻松随意的将这些鲜活的生命折磨致死?

在此,我们呼吁世人、蓉城的同胞们,关注这些被秘密关押的大法弟子。同时,强烈呼吁当局(省委书记杜青林等)立即释放蒋宗林等大法弟子!强烈呼吁立即停止这场令人痛心的民族浩劫!

天已冷了。“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那个给那些被非法秘密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人带去无尽的牵挂、忧虑的团圆夜已过去一个月了,月亮应该又要圆了吧!多么希望在这皎洁的月光下,演绎过诸葛的智慧和刘关张的“义”字的蜀都大地上不再有罪恶,而能有更多的本性和良知的回归……

高智晟在他对法轮功受迫害情况进行了15天调查后发表的退党声明中写道:“十几天的,与法轮功信仰者的再次近距离经历,是十几天的灵魂的震撼经历,我和焦国标教授24小时不间断地与一群群在灭绝人性的迫害过程中获得永生的法轮功信仰者吃住在一起……我说:“我们是在和一些圣贤打交道,她们的不屈精神,高贵的人格及对施暴者的宽恕襟怀是我们今天中国的希望所依,也是我们坚强下去的理由所在!”

成都市公安局
金牛公安分局一科:028-87656434
抚琴派出所:  028-87784291
主要责任人:刑侦队长  秦所长
办案警察  潘姓警察、贝姓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