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呵护我度过最艰难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我怀着对师尊万分感恩的心情,说一说我们伟大的师尊是如何呵护我走过那段腥风血雨艰辛万种的苦难岁月。

在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红色恐怖铺天盖地而来的那个最艰难的日子里,我象一只失群的羔羊,在风雨骤起夜幕降临空旷万里的共产邪恶主义的血色荒原上,一伙伙邪恶就象一群群饥饿的豺狼,密密麻麻的把我围的水泄不通,我的灵魂在空宇深处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师父!师父!您在哪里?救救我!快救救我!”“孩子,我的孩子!不要怕!我就在你身边。”师父是那样的慈祥与慈悲,叫来了飞天陪伴着我,派来了天龙为我护法,并恩赐我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的法轮时刻在我心里、在我体内、在我身边飞快的旋转着……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再恐惧,不再悲伤,不再彷徨。

邪恶刚刚迫害法轮功不久,我无数次的给人们重复着:“法轮大法是正的!我的师父是清白的!我炼法轮功没有错!”而他们认为我呆、认为我傻、认为我不识时务:“共产党不让炼就别炼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共产党太狠,它们会整死你的!”“我不怕!我决不会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反正就是不服它们那个邪劲儿。我买来一盒盒蜡笔或记号笔,围墙上、楼道里、电话亭旁……整个市里都留下了我证实法的笔迹。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是发正念,我联系了一部份同修,共同用意念、用功铲除那个大魔头。

有一次在市中心,我看到了一条诬蔑法轮功的标语。我一下就把那个“邪”字所在的围墙凿了个大窟窿。我觉的它们对大法犯了罪,它们选择了死亡。那堵墙时隔不久真的被拆除了。我们修炼人的那一念是有能量的,巨大的能量就会定住那件事情。当时我的右手中指被砖角碰去了一大块肉皮,鲜血直流。我用左手摁了摁伤口,只见一个小法轮正在上面飕飕的转,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觉的疼,不一会儿血就止住了,当我离开的时候就完全愈合了,什么事都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我更加坚信、感激我们的师父,越发感觉到法轮大法是正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但是,我那颗对邪恶、对大魔头、对中共邪党仇恨的种子不断的越发膨胀起来,一直处于震怒状态,不允许家人看电视,不允许提那个大魔头……这种低迷、暴躁、不良的情绪左右了我好长时间,一直到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我被绑架。

那天吃过晚饭,我象往日一样,带上蜡笔,又装了两盘真相录音带,骑上自行车直奔供电小区对面的围墙而去。白天我早就勘察好了,那是在国税局周围,附近还有个大商场,有个派出所,还有市中级法院也在那儿,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我想:把整个围墙都写满,让人们都来看看,法轮功并没有被压垮,我们还坚强的挺立着,气死那个大魔头!

那个争斗、仇恨、解气的人心、执著拧成的那股反压的能量,一直搏动着我那颗躁动的心。在书写大法标语的过程中,蜡笔断了好几次,可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悟到是师父叫我立即中断书写,而是一股劲儿的要完成拟定的“计划”。谁知一个幽灵早就盯了我老半天了,当我写完“真善忍好”的时候,突然一群人围住了我,随后叫来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关進一个大铁笼子里。在把我绑架去看守所的途中,我厉声的对警察们说:“年轻人!你们别把事情做绝了,这年头做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你们想想,‘真善忍’有什么不好?”“你在威胁我们!‘真善忍’三个字合起来说、合起来写就是不行!共产党不让你说你就别说!你说就是违法!”就这样,我被这几个不讲道理的家伙强行绑架到看守所。

家里、单位和社会上的人听说我被抓局子里去了,一下可炸窝了。一拨拨的来人劝说我,“奉劝”我赶紧回头。同事们对我说:“快写个东西出去吧,别在这里受洋罪了!”朋友们说:“放着福不享,你单位有权又有钱,多滋润的小日子呀!炼法轮功能当吃当喝、能给你开支吗?”单位的头儿们说:“你再不写保证书就‘双开’了你!送你劳教!”妻子来了对我又哭又闹:“你就认个错吧!人家不饶你!没有你,我们娘儿俩可怎么过呀?”嘿!我一听整个都是“名利情”。我蛮横的对妻子说:“我不会连累你的,咱们离婚吧!告诉你,我宁愿去劳教,也不会向邪恶们低头!”“你太自私!”“噢?自私?”我的神经好象被蝎子蜇了一下,颤动了好一阵子。她只是不停的哭泣……

听说我被抓,七十多岁的岳父岳母,相对号啕大哭,一天一天的不吃不喝不睡觉,觉的我落到邪党手里,再也出不来了。老岳父曾在五十年代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腿被打残,耳被打聋,挂牌子、批斗、游街、罚跪、打骂成了家常便饭;被遣送到农村达二十年之久,受的那个罪就甭提了,他深知共产邪党的残忍与狠毒。邪党刚一打压法轮功,他就吓的再也不敢炼了。“这么大岁数了还怕死啊?!”我曾几次用这话刺激他,他只是摇头。这次他听说我被抓,着急上火,连吓带气,不久就被邪恶夺去了生命。

当时我觉的太苦太难了,天真的要塌下来了!“做个好人怎么就这么难!修炼怎么就这么难!”“大魔头不得好死!”我错误的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觉的修炼的路是那样的难以想象的艰辛与漫长,修成圆满离我是那样的不可思议的渺茫与遥远。我度日如年,焦急的等待着法正人间的那个时刻早日到来,盼望着师父快点儿回来……

到了六月中旬,同修们想方设法的把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送了过来,我如获至宝。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坚不可摧》)

我的心又一次被震撼了。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我是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呢?难道只有这样修才能修成吗?我是站在法上看问题了吗?我带着对一切的仇恨行事是“坚不可摧”吗?就我这样的行为能维护大法的尊严吗?人家一看你脸上都带着杀气,两眼放着凶光,这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恨也是情”,带着恨心做事那是不是执著呢?我们修炼的人怎么能有敌人呢?大法弟子的慈悲心到哪儿去了呢?“仇恨心、争斗心、做事心”这么多的人心、这么大的漏洞邪恶能不钻空子吗?如果大法弟子们都象我这样,这场邪恶的迫害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我真的愧对师尊:师父,弟子错了,弟子一定痛改前非!就是天塌地陷、出生入死也要跟着师父修炼到底,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那条回家的路,兑现史前立下的助师正法与救度众生的大愿与誓约。

一天夜里,我仰望着屋顶,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入睡。夜静了,那个“与我同行”的晶莹透亮的小飞天舒展着彩带在我眼前飘动着;一个象金币大小明晃晃的法轮象电扇风轮一样飞快的旋转着;为我护法的那几条天龙竖直的一动不动的排列在我的面前,专心致志的履行着他们应尽的职责;眼前还不时的闪动着一些密密麻麻的小金星儿和小银星儿……我再一次体验到了法轮大法是那样的殊胜与美好。

我看着看着,忽然耳边响起了师父那浑厚而慈祥的声音:“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大法弟子正法,历史上从没有过先例。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弟子的伟大》)我猛地翻身坐起,泪水夺眶而出……

后来同修教会了我发正念。每天晚上,我们就高密度长时间的强发正念。看守所那个地方非常的脏,另外空间的邪恶塞的满满的。我打出去的那些个法器就象那个一束束的激光,是群发,一立掌,“哗!”就是一片耀眼的白光,一群群的肮脏的低灵烂鬼,顷刻间化为灰烬。那个呛鼻的焦糊味儿,熏的我喘不过气来。有一次,我的功搜寻到一个大洞穴里,满洞都是些个鳄鱼、蟒蛇、蟾蜍、赤鼠和一些奇形怪状的低灵烂鬼。一个个血口喷人,张牙舞爪,臭不可闻。我屏住呼吸,一指它们,“呼”的从手中同时飞出无数个高速运转的象雪片大小的小轮子,飕飕的打進它们的臭嘴中,瞬间把那些个乌合之众清除的无影无踪。那些个护法神与正神也协同我们除恶,记的其中有一位叫徐金刚(音)的护法神在与邪恶激战中受了伤,我见他打了几个手印,随后几个法轮同时给他修补,瞬间完好如初。

白天,我们就给狱警及犯人们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大法弟子们把那个环境正的非常好。号里的犯人们很爱听我讲的那些个修炼人的故事,他们把我称之为“教授”,真的很尊敬我。看守所的所长,我几次给他讲真相,他动情的给我说了这样几句话:“我相信您说的话都是真的,法轮功没有错。只是我穿着共产党的这身‘老虎皮’,看着你们受罪我又无能为力。想办法早点出去吧!”我告诉他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将来会得福报的。

有一天午夜,我正打坐,屋顶的巡警见我炼功,就把那个所长叫来,他们并没有大声的呵斥我,而是用手势通知号里值班的那个小犯人,想让他阻止我炼功。我见值班犯人摇了摇手,小声的说:“我不敢。”我的心一直没有动,坐的稳稳的。

第二天吃过早饭,那所长来了,大声吼道:“你如果再炼功,我就把你铐起来砸上铁镣!”我心里知道他这话是说给别人听的,雷声大雨点儿小,一脸怒气,可眼里却透着同情。因为他明白了真相。我笑呵呵的对他说:“我相信所长不会那样做的。你给我砸上镣子,还得劳你驾给拿下来,多麻烦哪!又伤了咱们的和气。”从那儿以后,我学法炼功他们就再也没有干涉过。(注:学法是我们把自己能背过的经文集中抄录在一个小本子上,轮流传看背诵。)我觉的只要大法弟子心正,一切不正的都能正过来。

“师父,这儿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我要出去证实法。”有一天,我心里向师父磨叨了好一阵子。就见那个飞天,在我眼前忽上忽下的不断的变换着姿势,飘动着,飞舞着,显出很高兴的样子,好象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似的。真神了!那天下午三点左右,狱警过来叫我收拾东西出号。“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双手向师父合十。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出了那个仇视他人的死胡同,闯出了魔窟,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日夜夜。

今天,正法洪势一日千里的向前推進着。穹宇巨变,万象更新。中共邪党所盘踞的红楼已经坍塌,喋血荒原褪色,天灭中共在即。法轮大法如和煦春风渐渐驱散了冬日的严寒,具有悠久历史的华夏文明渐已复苏,世人正在觉醒,三退大潮汹涌澎湃,新的大纪元即将开始……

我们一定要走正大法弟子修炼的路,永远牢记师父的话,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立即终止这场延续了八年的迫害,全面救度被邪恶蒙蔽的众生。用大法无边的法力,师父无量的慈悲,大法弟子无穷的智慧,垂恩于世间,惠泽于天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