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邪恶生命的仇恨心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一日】最近我的自行车总出麻烦,前胎坏了刚补好,后胎又坏。我想是在提醒我有漏,确实找到不少有漏的地方。昨天车停在我家门口,我步行出去了一会回来,发现自行车被人摔在了路中间。车座摔破了,车锁也摔变了形。给人的感觉不象是意外,倒象是谁很恨这个车,在报复似的。

我与任何人没有个人恩怨,谁会这么恨我呢?联想起前一段做的一个梦,在梦中好象有什么生命拿着刀要杀我,我随手就拿起刀把它杀了,心里想,我不杀它它就要杀我,岂能饶它?醒来后心里很不舒服,不知自己怎么会杀生呢?

又想起这几天给一个学生讲真相,告诉他恶党作恶多端,他说,你要有耐心,允许它慢慢改正错误啊。我说杀人是罪恶,决不能轻描淡写的说成“错误”,无论谁做出这种事情都是天理不容。结果对方竟然气的不行,对我大发雷霆,好象我在说他似的。

我想到,这样看来,是另外空间的邪恶、邪灵在恨我,因为我在揭露、清除它们。可问题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正确的状态应该是不管它恨我也罢怎么也罢,我是不去感觉它的。对破坏正法的不好的生命就是清除,怎么会在这个空间表现出这么大的冲突呢?好象我跟它成了一个层次,在互相打斗。

反思自己,发现在对邪恶、邪灵的问题上,我确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对它们产生了气恨之心。因为自己和亲人都曾被恶党迫害过,又看到那么多大法弟子被邪恶酷刑折磨、妻离子散,迫害的报道经常让我泪流满面,特别是对大法弟子活摘器官这种令人发指的事件暴露后,更是让我“怒火中烧”,其实这里面很多都是人的感情因素。由于没有做到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每次看到这种迫害都会产生用人心对待的一念,甚至有时对邪恶恨的咬牙切齿的。其实这种状态已经严重影响到我讲真相的效果了。

师父通过常人之口曾多次点到我这个问题,比如他们经常说“你怎么这么恨共产党”之类的话。我想,我也没夸张啊,恶党可不就是那么坏吗?所以我以为他们是受恶党欺骗太严重了才这么说的,而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直到最近身边出现了这些很明显的冲突,我才明白应该好好看看自己了,才找到了自己的这一执著。

明慧编辑部文章《慈悲伟大的师父》中说:“由于这些邪恶的生命聚集了巨大的业力与恶毒的因素,师父用了九个月的时间而且是用强大的功力才销毁这些东西。但是由于邪恶的因素与业力太大也给师父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师父的头发白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对师父身体造成的其他伤害,师父不讲,担心因此造成学员对邪恶生命的仇恨,从而影响学员修炼。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正法中师父为众生耗尽了一切。”

所以我明白,对邪恶生命的仇恨是会影响修炼的,师父为了怕我们产生这一执著,从未给学员讲过自己在这方面的承受。我想,如果我们真的知道了弟子在承受魔难的同时,师父为了弟子能走过这一关,不被毁掉,从而替我们承担了大部份时所受到怎样的伤害时,我们可能都会因精神上的巨大冲击而无法承受,从而修不成。所以师父从来不讲。而如果我们由于执著心不去,从而关过的很艰难,而在心里有委屈甚至抱怨的想法的话,那又是怎样的对师父不敬啊?

除了影响我们自身修炼外,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带着对邪恶的这种仇恨心理也做不好三件事。因为心境不够纯净,发正念的威力就不强,在讲真相时也会被常人误解,觉得我们是在“反共”,“三退”是想拉他们入伙,而不是觉的我们是在救他(她)。

我回想起前段时间另一个同修对我说过,一定要让邪恶“血债血还”之类的话,现在想来其实也是人的想法,是仇恨心理。而且邪恶破坏大法、毒害众生的重罪,也不是靠“血债血还”就能还的了的。其实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已经告诉了我们应该怎样对待这些邪恶生命了,让我们重温一下,以便今后能注意,做的更好。

“但是呢,你们在发正念的时候啊,处理的绝大多数都是各个空间最坏的生命,也包括了世上那些不可救要的恶警。所以对于这些,尤其对另外空间那些破坏人类的乱七八糟的生命,我想那是不能客气的,也不需要对其讲什么善;但是我们也不用恶,更不能以恶治恶。害世人、害众生、干扰大法的就是不能存在了,就是要立掌清除它。当然,作为大法弟子,你们是修善的,你们没有恶的那一面,但是应该除灭的就是要除它。也不用生气,也不用对它发恶发狠,我们照样是慈悲的,发正念清除那些不该有的。就是这样。”(《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