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光盘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光盘我看了三遍,感触很深。看第一遍时,我感到师父语气沉重,师父为学员不精進状况着急,听着师父讲法,我的心在哭,眼泪欲落。看第二、三遍,我内心感到很惭愧,师父的很多话就象是说的我,我修炼中的不足与长期以来没修去的执著,师父都给讲到了。

我的一个问题是:我一直认为自己对法理的认识比一些同修明白,因而对同修的说话、做事不在法上、人心重、看不起别人;在给同修指出她们的不对时语气不善,带有指责,对同修没有宽容的心,还自认为自己在用法理纠正同修的错误,自己坚持的是对的,从而使同修不愿接受,与同修产生了矛盾与隔阂。这已经干扰到我们资料点的运作。我们资料点是由我挑头请另两位同修参与组建的。我主张在做资料的时间学学法,或在法上交流切磋,以达到共同精進。两位同修不太愿意在资料点学法,我想可能是她们有比我更多的时间学法的原因吧。我每天上八小时班,平时利用周末和午间做资料,因此需要挤时间学法。她俩则一位退休、一位下岗在家。做资料时,每当我听她俩扯一些家常话或说话不在法上时,心里就不舒服,说话就带着指责、抱怨。每当这种矛盾发生时,打印机就出现故障。我也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也向内找自己。但都没找彻底,难有大的改善。

再一个问题是:在面对面的讲真相上我做的很不够。我看到一些人中邪党的毒很深,迷在人世的利益中。遇到这样的人,我思想中就有障碍。正如师父讲到的那样,我就想:不跟你说了,你这样势利,这样看重眼前利益,那你享受完了就下地狱吧。没有真正慈悲众生。在对人讲真相时,往往也是强加于人,所以效果不理想。

例如:我父母都是五十年代在二十来岁就加入中共的老党员。中邪党毒很深,思想固执。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八年时间里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迫害刚开始时,他们配合单位想“转化”我,我母亲甚至用电视里诽谤大法的话语骂我,真的令我很伤心。我曾想,作为子女我应尽孝,但只是在生活上关照他们,他们这样,我是不想再给他们讲真相了,他们自己摆放位置吧。

后来在不断的学法中我认识到,他们这世做我的父母是与我有很大的缘份,不论是善缘,还是怨缘,我若不能让他们明白真相,用大法救度他们,这是我最大的失责。于是我在每次去看望他们时,都给他们讲真相,但效果不好。他们是无神论者,除信中共邪党(实际也不是很信,是依赖中共)、信实证科学,什么都怀疑。特别是我母亲是决对的无神论者。给他们放真相光盘,他们在看的当中一会儿上厕所,一会儿去做别的事,不断的讲其它话题,总之不愿意、不认真看。而他们在看央视节目时聚精会神。我母亲甚至恶声恶气对我说:“你每次来就给我们灌你的法轮功,你不要来了。”

过后我想,可能是我讲的方法不对,或者对他们讲话的语气不善(有时生气和伤心了顶撞了母亲)。我就调整了对他们讲真相的方法。首先我经常发正念清除控制他们的中共邪灵与不好的因素。其次就是破除他们的无神论,如经常给他们用拉家常的语气讲一些科学无法解释、但已反映到实际中来的现象和兑现了的古今中外预言、生死轮回等,并拿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给他们看。再就是对他们尽孝道。我父亲重病住医院,我去照顾。白天要上班,还要抽时间给他做营养可口的菜送到医院,晚上我与读中学的儿子轮流守夜照顾父亲。我母亲脚摔成骨折,我背她上医院看。经常买些水果、食品去看望他们。我母亲也对我妹妹说:“你姐姐的孝心比你好,照顾我们比你周到,也比你有责任心讲信用(妹妹不修炼,有时给父母许诺的事不兑现),她就是痴迷法轮功,不知道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母亲这样说后,我对母亲说:“你也不要责备妹妹,我正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才这样在家、在单位都任劳任怨。妹妹是没有恒心修炼,她若修炼也会一样的对你们尽孝。你怕这个中共强权,担心我,我理解,但你不能对法轮大法有抵触和不好的心,因为他是佛法真理,你抵触了对你今后不利。”母亲无话可说。但以后她不再象以前那样因我修炼用刻薄的语言骂我,我说的真相他们也能接受一些。去年,经他们同意,我为他们上网退了党。

但我发觉他们还是没在内心完全认可大法,有时我给他们讲到真相时他们显出不太愿相信,不想听下去。我在想,为什么我讲真相很难把人讲通?向内找我也认识到我的慈悲心不够,但就是没有突破这个状况。

聆听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我豁然明白了我的问题。正如师父说到的那样,我讲真相有时是带有情绪在讲,并且强加于人,所以效果不会好。在给同修指出问题时,也是这个毛病。就是带了人的情绪,坚持己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别人,还认为我是为他(她)好,不是为我自己。其实这里面就隐藏着一颗执著自我的私心,没有真正为别人着想。这样怎么能够讲好、讲清真相,助师救度众生?真是惭愧啊惭愧!我为什么长期处于这种状态呢?往深处剖析,其实是邪党文化的毒素在我思想中反映,如话语尖锐刺激别人,其根源是旧宇宙生命的为私为我,只想改变别人,不愿改变自己。

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给了我一棒喝,把我敲清醒了。我在心里对师父发誓,我要不把这个执著彻底去除,我就不是师尊的真修弟子。我一定要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真正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的新宇宙的生命。

谢谢师尊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