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对“美满”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看到同修写的另外空间所见的丑陋邪恶的情魔与色魔,以及在情色方面做错事的人在地狱中恐怖的处境,我因震动、羞惭和痛苦而落泪。在此想把自己一直以来很难去掉的执著曝光出来,彻底解体它。

无论在什么境遇下,先生一直很照顾体谅我。在世风日下的社会环境中,很多常人女友感叹我有福气,有这样重情义的先生。我告诉她们,我家里也有意见不同甚至冲突的时候,也有面对外来诱惑的时候,但我们能够依照大法去找自己不对的地方,这种不断的向内找和互相提醒使我们能为对方着想,明辨是非,心地端正。任何一个人能真正尊重大法,按照大法去对照自己的内心,他(她)都能从本质上变的越来越好,并逐渐影响到他(她)的家人、同事,家庭和社会的真正和谐由此自然会实现。(当然这并非修炼的目地)。一些好朋友陆续走入了修炼。

问自己的内心,我知道我貌似淡然,其实是有些沾沾自喜的:看,我什么也不要,可是什么都有。

今生的生活状况源于往世的恩怨果报。如果陷于其中,旧势力会利用它来毁灭一个修炼人。常人认为的美满恰恰是修炼人要去的执著。它可以是我们讲真相救世人的契机,而决不能让它成为拖我们辜负使命、堕入地狱的魔鬼。写到这里,我感到那种物质还藏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邪恶的,不出声的窃笑。我的手缓慢拖沓,但还是要揭露它,解体它。我必须时时清楚自己是来干什么的,随时认清和去掉肮脏的人心。必须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精進实修,理智、智慧、慈悲的去完成使命。

同修小莲说他写轮回纪实决不是让人沉浸在过去的缘份本身,那样会使人陷于情中。我的确是因为自己对情的执著而一直对轮回故事感兴趣,就象小时候与宋词黯然对坐一样,觉的那里面有美好的(尽管令人肠断)的意境。这种执著的恶果表现之一是,跟一位新近认识的常人讲真相时,我为了破除他的无神论观念,给他讲常人催眠疗法和《阅微草堂笔记》中的因果故事,那个本来有礼貌的人表现出反感、蔑视,说是胡扯淡。我意识到并非选用的材料不当,而是我对那些故事本身有某种隐隐的所谓情怀。我内心的不纯正导致他这样的表现。

还有就是我感到很难落笔的部份。在《修心断欲》小册子刊出之前,我出于对色欲执著的惧怕,拼命想去掉它,而以人力强为对先生横眉冷对,导致矛盾激化,身体无端出现可疑的疹子。我悟到邪恶利用我的怕心而加害。我加强学法,正念否定它,半个月后疹子消失。读过《修心断欲》之后,我知道神是没有人低能的念头的。一切都是借口。

随着在做三件事上的一点点提高,心似乎达到了这方面的不动。但是在根本上对情、美满的执著使得我无法抑制住先生。偶尔学法的他在我们一起读大法时,曾有两次读到《转法轮》〈炼功招魔〉这一节时,跟我大发雷霆,说我走极端,不符合法,书上是怎么说的,他一个新学员已经比以前少之又少了等等,以至无法读下去。我劝他平静,说我们应该把它放淡,最后放下,现在已经是最后了。我们不能老拿最低层的标准要求自己。他固然有他要过的关,我却不能向外去找。是不是在根本上,我满足于他以大法要求自己,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象君子一样,好满足我对自己观念中的“美满眷属”的执著。我并没有对这个有缘人真正去珍惜,解体干扰和操控他的魔,在法上共同精進。致使他很少学法,停留在常人认识法的层面;使自己仅从不当行为的表面去找解决办法,陷于魔难中无力自拔。我在亵渎大法,也在害这个人,而且因为我的执著不放,我世界中的众生也许正在沼泽中痛苦和羞愧的下沉。罪业太大了!

在最近一次正念不足,放松自己俯就他之后,对自己有些灰心。人心与正念交织,决定否定干扰,仍然按照计划在学法发正念之后出去讲真相。比较来说,比平日讲真相的效果差很多。之后回到家里,喷嚏清鼻涕不止,纸擦到鼻子破,头发昏时,突然想起一个多月前那天也是这样,一整天擦鼻子,头昏沉无力,觉的自己很脏,都没有敢走出去。

蚁穴可溃千里之堤,任何一念都不能够放松啊!魔时刻在虎视眈眈,神也在瞪着眼睛看着每一个修炼人。你存在于世间的原因是什么?你真修了吗?你要把根本执著藏多久?抱着根本执著不放自身的安全都成问题,救人就更不容易了。无欲则刚,心正才能不招邪啊!快快洗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