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单身在外面工作的年轻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在我懂事的时候,我知道人会有死的一天,在童年的时代我就经常有这样的想法:人活的时间太短了,就那么几年时间,想想现在自己也有十几岁了,哎,要是也像那些人一样要离去……如果那样的话,宁愿自己不出生还好,什么也不知道。那时真希望象神话里那样自己面前出现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多好;人为什么要有感情,为什么要结婚,觉的人什么……那一连串的为什么经常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想,而且那时自己曾经对天发誓:我不象那些人一样要结婚,看重情,难道没有情就不能活吗?当时自己发誓时的心真的坚定不移,什么杂念也没有。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晚上,四姐、五姐、小弟和我都在家。那时爸妈都在外地做生意很少在家,三姐从外地学校回来,姐她们都边干活边讲话。这时三姐突然轻轻的同五姐讲,目前有一种功法在传,很好的,问五姐学不学。三姐并讲了她这次回来的目地。其实那时三姐回来是学校刚分配出去工作不久辞职回来的,就是因为她们班主任同她讲过,还要办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在广州。

当时自己听到三姐讲修炼可以达到三花聚顶,头上有三朵很漂亮的花在转,自己听到非常的渴望也能出现在自己头上,当时三姐问我们能否双盘(姐做给我们看),为了让三姐相信我也能行,也要修炼,很快就把腿盘上,而且咬牙盘上了十分钟,就这样我们姐弟几人就听三姐讲首先应该要做一个好人,讲真话,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还给了一些书,还讲了一些同修的故事给我们听,有些小弟子是如何学的,同修都在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就在这几天我们几姐妹都在一起学法炼功。

三姐回来在家时间不长,就要回学校了。可能当时缺书,三姐只给了一些书给五姐,没有给我们。三姐回校后我们就断了,因为当时我小,只有五姐同三姐联系。我们都是带修不修的,因为我根本不知怎么做,也还没有完全明白是什么回事。在三姐离开家时的没几天,我就做了个梦:傍晚收完谷子就躺在用袋子装好的谷子上面望着天空,这时看到有一个大大的法轮在天空旋着,非常的大,周边也有好几个小一些的法轮,那些法轮都在自转,反转,看得很清楚,现在都记忆犹新。可是那时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师父已经在把我当弟子了,也不知道那就是法轮,所以一直都没有在意。

我一直以来几乎没有得过病,自己看到别人生病自己也很想得病吃药,还觉的很好。不久我就生病了,而且是一场大病,吃不下睡不着发高烧,好几天。正巧那时三姐从学校回来了,她见我这样,只是微微一笑,告诉我没有事的。可能当时我们都没有正确对待,我还是吃药,因为当时在我脑海里想到,我也有机会吃药了。三姐回来的那几天我的病就好了,还带回几本书,其中一本是《转法轮》,封面是金黄色的,里面还有师父的照片,就觉的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因书需要钱,当时也是从辅导员那先拿回来的,四姐和三姐都没有钱买,因为爸妈在生活上很少给钱给她们,而我和小弟稍为有钱,每次过新年我和小弟的红包是最多,姐她们才几元。所以我买了。可是当我学法时,看到里面的内容太长了就有不愿再看下去的想法(当时自己还不知是干扰),就在三姐在家的日子里我们几个人背法。那时只有我,五姐和三姐在学大法,而小弟和四姐学也可以不学也可以的一种状态。三姐又要回学校了,我又放松了,而且有时还同五姐吵架,就这样我一直把《转法轮》这本书放起来没有看了。可是五姐她还是在学。

转眼我小学毕业了。上初中的第二个学期,也就是九九年,突然有一天放学回到家,家里的邻居讲现在每个台都没有电视看全部都是放法轮功的事。我一听也打开电视一看,全部都是播放那些使人害怕的场面。那时三姐已出来参加工作了,她也经常在家里,在我不能断定的情况下我把《转法轮》这本书给回三姐,家里人也反对,特别是爸。三姐很坚定并说电视都是诬蔑。学校让我们签名不许搞迷信,也就是指学法轮功。虽然当时自己在签名时想到自己签名是不参与其它迷信但不是不学法轮功(已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现想起来真是……这是多么大的罪。

就这样我也是带修不修,也明白一些事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做,自己还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但并没有真正的按大法的要求去做。

转眼我出来工作了,那一年是2003年,我在一家公司上班,那时三姐还是时不时的同我讲大法的事,叫我要学法,师父不想落下你的,也叫我上明慧网看看其他同修写的修炼心得体会,三姐也教我发正念,那时的我还是没有太重视修炼,炼功,发正念。出来工作不久,我认识了一朋友,是个男的,也就是在一家酒家上班,因我们公司的老板也是这酒家的老板,我们经常在这里吃饭。也经常听同事说这个人很老实的,如何如何的好。自己那时看到他也正是自己心目中的那样,连续几天晚上都在梦中和他在一起。

在现实中就这样慢慢的我们很快的认识了,其实那时我完全是一个常人了,只是还有那一点思想我是学法轮功的,是大法弟子。大部份的思想是被常人的情所带动。他确实是一个乐意帮人的一个人,但很贪玩,属于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只是文化低了些。他也感到有点自卑,想到他是个好人,其实那时是用常人的理来衡量。可是每当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是想把真相告诉他,然后再决定是否在一起。可是他一直都很忙,每次看到他忙完回来都是很累,自己也想以后让他有时间就告诉他。那时我们只是在下午下班时才在一起,也就是说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两三个小时。因我性格比较内向,所以他每次叫我出去玩我都不怎么去,同他在一起也很少讲话,所以我们都是有一种隔阂,那时的我就想到如果他是一个不好的人,我也要经常教他怎样做个好人,我也相信我不会遇到那样一个对自己不好的人。因为我想到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是不会遇到这些人的。

时间长了,看到他不好的行为时,如有时看到他们酒店经常老板带他们出去吃喝玩乐(酒店基本都是女的比较多),我真的心里很难过,想到自己同他在一起也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权,可是那时完全是用常人的想法去想事,想到自己应该容下他。就这样一过就两年了,我们在一起真的很累,可是自己又一手抓着人的情,一手抓着神,所以那时真的……。有一天晚上我梦到同他分手,后来不久我们几天没有电话联系,我就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也知道最后的结果是如何,只是自己一直给机会给他,不要让他有这样的想法。那一天我终于遇到了,莫名其妙的他发来一条短信也就是讲他不适合我,我看到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对我。那时真的象天塌下来一样,想不明白的我流下眼泪,工作上我没有心思,上班时在办公室面对电脑也哭(我们办公室里只有几个人),晚上睡觉也哭,总之精神全崩溃了,因为在求安逸心和各种人心的干扰下犯了很多修炼人不该犯的错误。想到再学大法我已不配了,选择感情我已……,不到一星期时间我从九十斤的人变成了八十四斤,面黄肌瘦的,精神也振作不起来。那时公司里也搞ERP系统,我们部门最主要的一个环节,我也是最主要的一个人。就这样在被这样肮脏的感情迫害我坚持上了几个星期的班,公司也请了一个人帮忙,是个男的,我教了他很多东西。后面那个新来的人在某些工作上我以他的不一致,向上级打了小报告。突然在一天早上上班,公司莫名其妙的把我解雇了,当时我没有感到惊奇,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在压向我。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公司。我住在亲戚家里,其实真正离开公司的原因,我明白是感情上所造成的。而之前的男友一点也不在乎,以为不是他的原因。可我还是想到他还会回到自己身边的,他会明白的。离开之后我哪里都不敢去,害怕到只要我出去见到外面的人,都怕那些陌生人伤害我,看到路边的树、草更怕它们会伤害我。那些邪恶的生命都在嘲笑我,都在我的身边,更不敢想到师父,因为我已不配了,那时我想到了死。也不敢同家里人讲,所以一直埋到心里。可我知道师父全都知道我做了错事,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真的到了离死的边缘。

就这样我去了五姐那个公司上班,离开了我原来的地方,虽说我同她一起上班可是我的心还是在想着他,因为我想到除了选择他我没有其它余地了,有想放弃大法的想法。在五姐那边上了几月的班我又回到原来的那个地方找到一家公司上班,目地就是想离他近些。后面我和他在一起了,可是在一起的感觉我会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一直没有讲出口,他对我比前好了,我心里更明白他对我的好是想弥补他以前对我的不好,对我的伤害。然后再同我讲一次他不适合我。当然那时已渐渐的明白了,因为那时的我是师父帮我把那个罪业给承受了,是师父帮了我走出那个阴影。所以在那一刻他再一提出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可心里还是有特别难受的,我回来的目地就是想让他明白我给他机会。并没怪他以前那样对我。后来的一天晚上,我找到他,和他谈话,并把我多年来的想要告诉他真相的事,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师父的弟子,以前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是我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如果你认为我不好或不适合你也没关系的,我不会再让你感到有任何的内疚,你有你的选择,请相信法轮大法好,不要相信电视上放的那些东西,都是骗人的。他静静的听我讲,说完我就把一些真相资料给他看,我相信你会明白的。说完我就走了,在路上我感到全身轻了,之前那千斤重的巨石已不在我身上了,我真正的明白告诉他真相是我早就应该同他讲的,不至于自己走上悬崖的那一刻。那种轻松的感觉真的真的很舒服。

零六年我开始从新走上修炼的路,开始把《转法轮》一遍一遍的通读,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感谢师尊把我从地狱中再次捞起了,之前的罪不论是亲人还是某一个人都无法替弟子承担的。只有师尊把弟子的罪善解了,我无言表达,谢谢师尊,谢谢师尊。

这些在今天想起来总是令我痛心疾首,有时甚至被后悔的情绪带动到认为自己是个不配得到大法的生命。然而,在我悔恨又迷茫的时候,慈悲的师尊总是一次一次的在点醒我。每当自己还有走不出那阴影时,我就马上排除它,并说:我已改正,即使以前做了错事你也不配来说。我现在真正的明白,另外空间的邪恶安排非常的细致。邪恶之所以用男女感情来迫害我,是因为我小时候对天发过的那个誓。在写这篇文章时也让我明白人只要发过誓上天就会当成真的。想到那些曾经对着恶党发誓还没有退出共产邪灵的那些众生,自己感到很担心。

其实写这篇心得我觉的非常惭愧!正法已经到最后的最后了,这在大多数同修来看早已不是问题,而我到现在才彻底认识到。我一直都不敢写出来,担心万一真的发表出来,同修(也就是姐)看到了,我干了一件连常人都感到可耻的事。所以一直没写,一直也没同家里人讲,自己埋在心里几年了,一直都走不出这个曾经差点真的让我离开大法的阴影,今天我终于写出来了,因为我真的不想那个阴影影响我学大法,不想让自己精進不起来。现在师父给了我这样万载难逢的机遇,无论多难,无论天塌地陷,我也要走好走正今后修炼的路,一修到底!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的修炼路就是一个人在外面工作,身边没有别的同修,有时做得好有时做得不好,所接触的人都是常人,有时想找我们的同修讲讲修炼的事都没有,想到象那些周边有同修在一起的人多么的好,更希望那些同修都应该要珍惜。我明白每个人修炼的路都不一样,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也就是师父安排的,让我有这份好的工作,我会让我这份轻闲的工作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最后我提醒一下,一个单身人在外面工作的且还很年轻的同修,周围又没有别的同修進行提醒,没有象海外那样一起学法,千万不要再象我那样走错路,以法为师。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切勿再让师父操一份心。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