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里的“上厕所”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上厕所本是作为人的基本的生理要求,然而在中共邪党的看守所,这基本的生理要求却一再的被用来作为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在看守所里,上厕所里是有严格的时间规定的,越邪恶的地方,“要求”越多!

一、吃、住、上厕所都在一个小屋里

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里,人的吃、住、上厕所都在一个小屋里,厕所在后槽,背对人。上厕所先要打“报告”,请示组长。组长姓啥就要称呼“某哥”,小便就说要放“小毛”,大便就说要放“大毛”。比如组长姓于,你要小便就必须说:“报告于哥,我要放小毛一下!?”然后组长或牢头就说去。你就还必须说:“谢谢于哥”才能去,完了后,也必须再次说:“谢谢于哥”才能回到坐处。一进号室,牢头就开始给你教规矩,“见面礼”(挨打)一般是少不了的。如果这套程序有一处做错了,就有好果子吃,折磨人的方法太多了!

二、不让上厕所

但是好多时候,还不让你上厕所;即便是能上,也有时间限制,不同的人待遇也不一样。有一个刚被抓进去才几天的大法弟子,晚上要大便,看晚上值班的犯人上完厕所(也是大便),就请示了,也去上。值班的犯人(牢头)看他蹲着不起来,就凶恶的说:“只须放小毛,不许放大毛”,就准备要打他。别的犯人就赶紧把这位大法弟子拉起来,并劝别放了。这位大法弟子就只好很难过的使劲的憋了回去。这一憋,就整整憋了23天,才大便出来了,而且每天照常吃饭。想尽了各种办法,也不行,18天后他被转到北京“七处”(关重刑犯的地方)。

“七处”的上厕所环境相对要好一些,可以随便上厕所,且厕所在一个小屋里。这位大法弟子在到“七处”5天后,才大便出来,结果只一下,就把下水通道(地漏)给堵了。班头骂骂咧咧的,忍不住笑着说还没见过这么粗的大便,几个犯人跟着帮腔,忙乎了好一会才疏通。紧连着几天,这位大法弟子就时不时的上厕所大便,肛门也裂开,流血。且从此养成了即使每天吃好多东西,七八天不大便一次也很“正常”,号室里的犯人都觉的不可思议。

如果一个人不吃或吃的特少,二十几天不大便,还可以说的过去;而一个人每天吃的正常且为了能大便出来,还故意吃的多一些,二十几天不大便,那是啥滋味?这就是邪恶迫害造成的后果。

三、面对众多人上厕所

后来在原来的丰台看守所里,吃住上厕所也是在一个小屋里,厕所还在门口面对大家。这样上厕所很不习惯,不自在。尤其在“坐板”(迫害人的一种方法,时间一长就坐立不安,浑身难受,屁股就特痒,结痂,烂,疼)的时候,如果谁要大便,就只好当着大家的面,且很不自在(脸皮厚的、时间长的则无所谓),最前面“坐板”的几乎就与上厕所的紧挨着。晚上睡觉上厕所,就与旁边睡觉的人也是在一起紧靠着大小便。除了组长(号长)可以站着小便,其余的人小便必须是蹲着才能上。

这里还有许多的怪象。一次,我所呆的号室里就出了个事:一天二头(号室里的2号犯人,比组长小一级别,与其他几个牢头是同级别的)被提审回来迟了,就泡了一个方便面,正吃,另一个牢头从放风处跑来拉肚子。没看见这边在吃饭,就已经很响的拉上了。忽然看见不到1米5的地方,二头在吃饭,就说你到放风的地方去吃,我这正在拉肚子,不好意思!二头说没事,你拉你的,我吃我的!于是这边一个在稀里哗啦的在拉肚子,另一边一个则有滋有味的很响的在吃方便面,两个人还互相调笑,旁边的几个犯人也在乐。但后来一想,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犯人不小心在这时拉了肚子,结果就不是一般的暴打了。因为有次在“坐板”时,一个犯人放了一个屁,就被毒打了一顿。

四、集体上厕所

北京外地罪犯调遣处的上厕所就更邪恶。集体上,大小便不到3分钟。我每次要大便,刚蹲下不到2分钟,就被骂出来,整天紧张,恐怖。

五、监视上厕所

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里洗脑班里,那些邪恶警察,犯人,连大法弟子上厕所也是不放过,要监视的。而迫害大法弟子的方式之一就是干脆长时间不让上厕所,有许多大法弟子因此膀胱被憋坏,想尿时又尿不出来,长期便秘,肠子发炎,留下各种后遗症等等。

一个不让别人按时大小便的人,不给别人方便的人,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这个人无论他是警察、或是犯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堵死自己未来的路,恶的报应也就在眼前,是现世现报的,随时会发生的,而不是人们习惯说的将来才会怎么怎么的。

所以那些还在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警们,你们也该掂量掂量了吧,想一想后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