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洪大慈悲唤我走回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六日】我是九七年得大法的,在这腥风血雨的八年里,我走过弯路,给自己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留下过遗憾。但是师父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一直在点悟着我,呼唤着我,直到我又从新走回。师父对我的慈悲与呵护,我无以言表,我能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师父洪大慈悲的结晶。刚得法的时候,天目处就有法轮在急速的旋转着;想炼功,师父的法身就把我叫醒;学法的时候,我曾看到师父的法像睁开过双眼,慈祥的看着我。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直到成熟,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师父给我的真是太多太多了,然而二零零零年,在劳教所我却走了弯路,在迫害中没有悟到要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一滑下来,就浪费将近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我灰心丧气,破罐子破摔,连个常人都不如了,想回来,又怕师父不要我了。曾经迫害过我的小队书记,多次劝我继续学法或者是炼功,因为他知道只有法轮功才能改变一个人。师父用尽了各种方法点悟着我,呼唤着我。

有一次女儿下夜班回来,跟我说:“昨天晚上我看到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吓的我身体都不想要了,只想跑,后来想起了师父,那个东西就没了”。其实女儿还没有修炼,师父连我的家人都在看护着,当时我想:“炼功的时候,这些低灵的东西见到我都跑的远远的”。第二天晚上九点多钟,那个东西来了,我躺在床上,张开双手把功能打出去,那个东西马上就没了,当时我很吃惊:“怎么还能打出功能?”现在想起来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一直在管着我。

一天夜里十二点钟,正要起床去洗手间,看到天特别的蓝,云特别的白,万籁俱寂。其实我家住在五层,上面还有一层,就在这时,看见从西边的天空上飞过来一个银白色的法轮,到我的上方,天梯就下来了,银白色的天梯,闪着亮光,光却非常的柔和,离我不到一尺远的距离,真是伸手可及。往上看却直通天顶,一眼望不到头。师父不但显现这些神奇的景象,唤醒着我,同时也在时时的保护着我和我的家人。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我和妻子去参加一个当兵宴会。下午一点钟左右,不知为什么,我就想回家看看,而且必须拽着妻子回来,本来妻子准备到值班房去玩。回来后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是师父在保护我的家人呢,女儿和女婿在家炖牛肉,水开了以后,把灶火淹灭了,然而两个孩子在床上却睡着了,我鼻子嗅觉不灵,可妻子一進屋就闻到液化气味了。如果不是及时回来,真是后果不堪设想。第二天两个孩子还在喊头疼呢!

再有一次我修车,几年都不用的机械千斤顶,那天却非用不可,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在给一台电焊胶轮车换后轮,电焊机支架都是用槽钢做的,我坐在支架下用液压千斤顶支车,刚支几下,液压千斤顶就滑倒了,这时车体立刻向我压过来,这时机械千斤顶自动的把车体稳稳的支住。原来是师父在保护我呢,为了唤醒我,师父真是操尽了心。

一天,在没有炼功音乐带的情况下,我炼佛展千手法,可是却把“握球拧掌,掌指乾坤”这个动作给忘了。晚上,在梦中,一帮人在说:“前面有炼法轮功的快去看看。”我也随着去了,可是到那一看,这些人只炼“握球拧掌,掌指乾坤”这个动作,我心里很纳闷儿,这些人炼的是什么呀!可是白天一上班,就有一个同修跑到我们屋里来,不干别的,就炼“握球拧掌,掌指乾坤”这个动作。还有一次也是在没有炼功带的情况下,我独自炼法轮桩法,可是却把头前抱轮这个动作也给忘了。晚上梦中,一排炼功的,就炼头前抱轮这个动作,白天上班还是那个同修又跑到我们屋里来,就炼头前抱轮这个动作。后来我把这个情况跟同修讲了,这个同修跟我说:“那你为什么不抓紧起来炼功?!”

在师父慈悲的呼唤下,我终于醒过来了,真正体悟到了什么叫剜心透骨的悔恨,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无以言表,离开了大法,生命真的就失去了意义。我双手捧着《转法轮》,打着大莲花手印,跪求师父:“您要我吧!师父,您不能不要我,师父,您还要我吗?我是您的弟子吗?”那个时候什么对我都不重要了,但是我不能离开师父,我不能离开大法,不知道求了多长时间,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后来突然悟到已经得大法了,还有什么可求的,与那些还在迷中的众生相比,我又是多么的幸运,他们至今还被谎言蒙蔽着,救他们去吧!即使我被销毁了,也要用双手把他们举起来,让他们明白真相。

讲真相劝三退是先从家人做起的,这里有过风和日丽、一帆风顺的喜悦,也有急风暴雨争的面红耳赤时的辛酸,有信的,也有不信的。给亲人朋友劝三退最大的障碍那就是面子关,放不下的是情和面子,怕别人不相信,怕受到嘲笑,特别是看到那种嘲笑与不解的目光时,向前進就象刺痛了自己的心,脸火辣辣的难受,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炼功人。但是我能够及时的用法来归正自己那个不好的心理状态,放下自我,向内找。

静下心来找自己,发现自己有很多不好的心,做事心、急于求成心、争斗心、劝退时的显示心与欢喜心、劝不退时的怨心、最大的是私心,而恰恰缺少的就是熔化钢铁的慈悲心。由于调整了心态,并及时的发正念,清理自己思想中那些不好的因素,给亲人讲真相劝三退时效果也就好多了。我给不同的亲人讲真相,采取的方法也不同。有的亲人我只几句话,他就同意退团退队了,而有的亲人就费了很多心思,比如我的妻子。在我被迫害的一年多时间里,她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女儿正在上技校,她打扫卫生,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三百元,生活上的艰难可想而知。近年的时候,妻子问女儿想买什么?女儿说:“线衣线裤坏了,只想买一套线衣线裤。”十八九岁的女孩,正是爱美的年华,可是到商店一问价钱,女儿说不买了,妻子为此内心默默的承受着痛苦。再加上恶党宣传工具以疯狂的欺骗、谎言来误导,使她对大法产生了不好的认识,甚至一提法轮功,她就敏感,我想对她只有善心、慈悲心。师父为了度我付出那么多的心血,作为弟子无以回报,只有全身心的去救度他人。为了打开她的心结,我给她看师父的讲法光盘,当然一般情况下是全家人都在看,看《风雨天地行》、《九评共产党》、《九评研讨会》等等,清除她们思想中共产邪毒,这样使她逐渐的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同时跟她讲师父为什么帮我们化解了那么多灾难,时时刻刻的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这样使她对师父、对大法心存感激。现在妻子、女儿、女婿不但自己声明退团退队了,甚至有时我向别人讲真相时,他们经常站在我一边,帮我劝三退,并且都发了一念,未来一定要得法修炼。

在给亲人劝三退,一般都是上门讲真相,但也有请到家里来的,给他们看真相光碟,在外地的亲人,那就是上网或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比如妻子的大哥和四哥在外地,那么我们就开车去劝三退。四哥是共产邪党的党徒,多年基层干部,中邪党的毒很深,怎么讲他都不退,讲九评,讲六四,讲贵州奇石等等故事,讲共产邪党不光彩的历史与残暴,以及古今中外的预言,可是无论怎么讲就是不听,这时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控制他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然后对他说:“我们今天从很远的地方跑来,就是为你来的,你是我的四哥,告诉你的只能是最好的,你们什么时候明白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我救他的决心和诚意使他高兴的退了。后来他家十来位也退了,还有我的几十口家人及其亲友都劝退了。

每一次讲真相,我都发正念,清除对方背后阻碍他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如果心不纯,效果就不好,心生杂念就会受到干扰。有一次同学聚会,我给这些同学讲真相,看着同学们默默的听着,听的聚精会神,我慢慢的生出来欢喜心,觉的自己讲的真好,场这么正,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女同学说:你们法轮功这么好,跑到北京“自焚”干什么?听后我马上讲“天安门自焚”的造假。当我讲红眼狮子故事的时候,她还在讲对法轮功有误解的话,我这才悟道是受到了干扰,及时找出自己的欢喜心,归正它,同时背正法口诀,然后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清理这个环境,完了之后我告诉她,从现在开始你应该把嘴闭上,不能影响我讲真相,一直到我讲完,她真的一句话没说。后来这个同学也明白真相,得救了。包括她的女儿也都声明退团退队了,能找到三十几位同学及亲属都劝退了。

讲真相劝三退需要智慧,我在给年轻女孩讲真相时,往往起一个她喜欢的名字,就能打开她的心结,女孩都有爱美之心。一次我给一个饭店老板劝三退的时候,见她有些犹豫,我说象你这么漂亮的女孩,用芙蓉这个化名给你退最合适,希望你也象芙蓉一样一尘不染的活着,冰清玉洁般远离邪恶,她很高兴的同意退出邪党的团、队了。我们单位五十几人,我已经劝退了百分之五十以上,而且很多都是全家退的。我碰到的所有世人都進行劝退,现已退六七百人。

同时我们经常走出去,下村屯,甚至到边远农村发真相材料,传《九评》,张贴真相粘贴,方圆达数百平方公里。有时走出去很远,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有时开柴油三轮车去;有时打面的去,走着回来;有时骑自行车。在发真相材料的时候,也能时时感到师父的保护,我们一路发着正念,一路粘贴,一路发着真相材料与《九评》,每次都很顺利,有时甚至连狗叫都很少。有一次我与一名同修骑自行车去边远农村发真相材料和《九评》,以及真相粘贴,那天晚上天很黑,没有月光,可我们后面却总有微弱的光亮照着,让我们能看清前方的路,其实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做什么,师父的法身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我在路边的电线杆上贴真相粘贴,粘贴发出红色的光亮,下面就象有灯在晃着一样,那么黑的晚上,粘贴上的字都看的清清楚楚,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显现出来的,在鼓励着我们。

我们贴一个粘贴或挂一个大法真相条幅,表面上看简简单单,可在另外空间那真是轰轰烈烈,有力的震慑着邪恶,解体邪恶。

当然与正法对我们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放下,今后我一定会走好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不愧师父的慈悲苦度。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