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七岁,九六年得法,得法的当天师父就给我身体下了法轮,至今没有停止过旋转。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们三个邻村的大法学员成立了学法小组,老、中、青三代人共二十多个人,每天晚上在一起学法,早上三点多钟在一起炼功,同修们各种不同的疾病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以至康复,人人都乐观向上。

九九年“七二零”,共产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的学法小组被迫解散后,个人回家偷偷的学。在这期间镇公安分局、安全局等五、六个部门的人经常到我家来威胁我,强行搜书、录音带,不叫学法炼功,还经常拉我们到镇公安分局强行给洗脑。

進京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我接到一同修送来的一篇明慧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看后我非常难过和着急,师父把大法传给咱,又给调理了身体,受了很多益。可师父和大法受到诽谤和诬蔑时,作为弟子连句证实法的话都不敢说,还算什么大法弟子!于是我下定决心,冲破了镇党委主任和村委书记两级的监管,摆脱了家人的监视,独自一人進京。

那时路上关卡查的很紧,当时我想: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吧,结果第二天上午九点钟我很顺利的到了天安门。当时我想到天安门广场上呼口号证实法,看了看广场上人很少,就想先到故宫里转一圈,等人多时再去证实法。我从故宫出来,在天安门前的吊桥上被警察拦住,警察让我说法轮功不好才让通过,我一看没法摆脱,就握紧拳头,举起胳膊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那警察一招手,从南边过来一辆警车,车上下来两个人把我推上车送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

公安分局的人抓了很多大法弟子,都被关到了用铁栏杆制成的大铁笼子里,里面温度很高,進去一会儿就浑身流汗,我只好把棉衣脱掉连同随身用的物品,放到笼子外的一块空地上。后来我被叫到另一间屋,被审问、登记。不大一会儿,我们县驻京办事处来人,他们几个人连推带拉把我弄上车,棉衣、日用品没让我回去取就把我拉走了。到了驻京办一看,我们当地已有七、八个同修在那里,他们都被用手铐铐着围成了一圈。恶警把我的左右手和两边的同修分别铐在了一起,就这样我们默默的承受着,恶警则在一旁坐着沙发、喝着茶水、不时的训斥和骂着我们。

大约过了三、四个小时,到了晚上七点来钟的时候,恶警又拿来了两副手铐,把同修的手和床腿连起来,然后他们去饭店吃饭去了。我们没有饭吃、没有水喝。一女同修说她来了六天了,一口水也没喝上。就这样我们又坐了二、三个小时,他们吃饭回来了,酒气熏天,看着长的漂亮的女大法弟子,说着不三不四的下流话,有的用手打女同修的后背,有的揪头发,有的用指头掐腮帮子,那色迷迷的丑态让人恶心。

到了第四天早晨,一人把我叫到另一间屋问我和谁一块来的北京,我不说,他们就开始打我,第一个人打我耳光,左右打;第二个人用拳头捣我的胸膛;第三个最狠,他握紧拳头照着我的上嘴唇就是一拳。我当时没觉着怎么疼,可他疼的直甩胳膊。这都是师父在保护着我,替我承受了这一切,不然我上边这三颗门牙就被打掉了。

第二天上午,我突然头晕恶心,同修扶我上了厕所回来后,仍觉着肚子疼头晕,于是我就在厕所门外坐下了。恶警一看,就对我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能治病吗?你打打坐,我给你看着表,看你能坐多长时间。我心里一亮,这是师父的安排。我马上盘腿打坐。坐了一会儿,肚子不疼了,头也不晕了。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通过这件事,我信师信法的心更坚定了。我就站起来了。恶警一看表说你正好盘了三十分钟。这时打外面進来了五、六个人,说是市政府派车来了,明天拉我们回去。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被叫醒,也不知东南西北,我们十个人就上了一辆面包车。当时凉风夹着小雪,我又没穿棉衣,心想怎么受的了这冷天气。可当时没觉着怎么冷,只感到北风刺脸,浑身的细胞在急剧的蠕动着。我当时想这是师父在加持我呢。

摔倒再爬起

等到了老家,镇政府的人早定好了一家旅馆,我们下车后,恶警把我们身上的钱全搜走,之后就换了一帮人看管我们。他们把我们每人分一单间,县市委、镇委、村委三级领导班子,外加民兵对我们進行转化,软硬兼施,并让同修家里每人交五千元罚款。如果写保证书就放人,不然的话,住一天再交二百元(包括生活费、住宿费、工资),否则判刑。同修家没钱的,他们就把同修的亲属找来,逼迫他们先把钱借上,把人领回去,这是邪恶透了。我的家属给我交了钱,多方劝说我,老伴由于太激动,当场休克,我被情带动,明知不应该,还是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写了悔过书回家了。

回家后仍受监控,我自己在家偷着学炼,就感到身体逐渐向老年化状态发展,弯腰驼背、视力模糊、腿脚不灵,后来听同修说凡是写了什么书的都要严正声明作废,另外空间的邪恶才不控制身体。于是我就写了严正声明,找同修发到明慧网上,从此我的身体明显好转。

因儿媳生小孩,我和老伴就来到威海帮着带孩子。刚来的时候,人生地不熟,觉着很孤独,找不到当地大法弟子,也接不到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这段时间感到很失落,有过松懈,也有过思想包袱,也有过无可奈何。这一晃三年过去了。偶然一次上街,听说某某炼法轮功,我就找到她,从此我又走入了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行列,做起了救度众生的事。

办家庭资料点

后来,我看到明慧周刊上一个同修写的《让花香满园》的文章,里面的内容对我启发很大。我心生一念:我也想办个家庭资料点,叫更多的生命看到真相资料,能得救。我马上找到同修谈了我的想法:从儿子给我的生活费中,我攒了五、六百元钱,我儿子家有台旧电脑,我想买台打印机好自己做资料。可我从来没上过网,一点技术不懂。同修鼓励我说:你有这颗心很好,我们会帮你。只要你有这颗心,什么也挡不住大法弟子,你看明慧网上老年同修交流的不都是一点不懂,慢慢都会了吗!技术我们教。

第二天同修就教我上网,每一环节我都用笔做记录。三、四天功夫基本上自己能操作了!同修又给我配备了一台激光打印机和一些耗材,我的钱一点没用。在同修耐心的指导下,当第一份明慧周报打出来时,我默默的感激大法的伟大,师父的伟大!在这些心地善良、道德高尚的大法弟子的帮助下,我这朵小花也终于开放了。我当天打了七、八十张真相资料,分给了几个同修,晚上我们就发出去了。

就在我开始做资料的第二天早晨两点多钟,我醒来,心想把昨天学的电脑、打印机的操作过程从新想一遍,看是否能记住。我一想的时候,脑子出现从来没有过的清醒,电脑、打印机操作的每一步象放电影一样,历历在目。平时我可是个爱忘事的人,现在我竟然不用看笔记,就能记住电脑操作,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就这样,在学技术的这些天里,我突破了一个很大的障碍,以前总觉着年纪大了好忘事,把电脑看的非常神秘。现在我明白了,我们在人这儿是老了,可我们的元神不老,只要我们有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大法弟子是无所不能的。

现在,我又有了个新想法,我想回农村老家去做真相资料,带动家里的同修,和他们一起完成师父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

以上是我修炼路上的亲身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互相借鉴,共同提高,也是向师父汇报这段时间的修炼情况吧!今后,我一定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