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张荣秋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

山东蒙阴县张荣秋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六日】山东省蒙阴县大法弟子张荣秋为了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向政府、世人讲清法轮大法无端受迫害的真相,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多次被邪党恶警非法关押,屡遭巨额罚款,并被恶人下毒,差点失去生命。以下是张荣秋八年来遭迫害事实。

一、幸得大法身心受益

张荣秋是一名金融工作者,现年五十六岁,在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信用社工作。张荣秋曾患有眼疾、妇科病、神经衰弱、心跳过速、严重的胃病等多种疾病,特别是子宫瘤发展到多方医治都除不了根需要做手术的地步,苦不堪言。一九九七年,才四十多岁的她,因身体欠佳提前内退。

后来张荣秋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通过认真学法炼功,不长的时间里所有疾病都不医而愈,她的性格由原来的忧郁内向变得乐观豁达起来,心胸也越来越宽广。从此她自觉以大法的“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待他人,人际关系也越来越和谐,家庭安宁幸福,生活美满祥和,她感到今生得此大法真是三生有幸。

可这样幸福的日子太短暂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发起了一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一时间邪恶铺天盖地,张荣秋不得安宁的日子从此开始。

二、两次依法进京上访 遭非法关押罚款

蒙阴县政法委、公安局亦步亦趋地跟随江氏集团对本县炼功学员疯狂地骚扰、跟踪、抄家、抓捕、巨额罚款、非法劳教判刑,蒙阴县的修炼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张荣秋的单位领导也迫于压力先是找她谈话,逼她签字,强行不准她修炼法轮功,接着逼她交出大法书籍、录音带和师父的挂像等,又规定她外出必须向单位请假,不准与其他同修接触,完全限制了她的信仰自由和人身自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为了争取和平的修炼环境,更为了给自己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讨个公道,张荣秋只身一人去北京上访,却被本县公安局驻北京办事处查到,强行抓回,然后被县信用联社主任田晓东指使单位职工把她非法关押在蒙山宾馆十五天。这期间单位职工轮流值班不准她外出,不准她与任何人接触,迫使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她不愿意昧着良心说假话,怎么也不写。一职工为了向上交差,替她写了一份保证才得以放回家,她所在单位却因此被罚款五千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张荣秋再次去北京上访护法,但是刚去不久,就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抓去,被罚站两天,两天后交到蒙阴县驻北京办事处,然后被戴上手铐强行送回蒙阴县公安局。那时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在这里她受到另一种体罚:不准站着,只能坐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当时正值冬天,她又来了例假,手被铐着不能自理,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那恶警们还一直不停的非法审讯她,无一点人道。后来被县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月,在这之前还被非法搜去身份证(至今也未还给她)和人民币二千零六十元。在被关押的一个月期间,县电视台还给她录了戴着手铐的像,在全县大肆宣扬。在这期间,张荣秋被关在潮湿、冰冷的房间里,不准学法炼功,不准谈论法轮功的任何事,不准与外人接触,就连家人探望还要经过复杂的审批手续。在拘留所的一个月里,天天被逼着糊火柴盒,无偿地给他们创造经济价值,天天与刑事犯人打交道,天天看着全无善念的恶警凶狠的脸色,每过一段时间还要被恶警非法审讯一次,真是度日如年。

三、多次被洗脑迫害、敲诈重金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至三月三日,蒙阴县财贸口办洗脑班,强行将张荣秋拉去,还逼家属陪读,天天听批判法轮功的恶言秽语,收取洗脑材料费二百元、押金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四日至十九日,在被逼迫参加县财贸口办的洗脑班期间,张荣秋被县公安局恶警以谈话为由骗去,非法拘留十五天,真实原因是北京正召开什么“两会”,怕她再依法去北京上访。想抓就抓,想拘留就拘留,想罚款就罚款,在这期间,迫使单位罚她家现金一万元,并停发她工资八个多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日,也就是张荣秋刚刚被拘留回家来的第二天,她又被强行拉去蒙阴县财贸口洗脑班。在洗脑班上,恶人们恶毒谩骂师父和大法,还强求家人陪着洗脑,稍有不听就给你颜色看。后来,由于她不配合邪恶揭批大法,县信用社联合县粮食局将她和另外三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一同关押在粮食局家属院四十多天,单位派人日夜看着她们不许出去。后来信用联社领导为了方便看管就又把她转到单位办公楼,专门派职工轮流看管他十余天。由于她身心受益于师父和大法,坚决不妥协,反而善意的向单位领导讲真相,终于被放回了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至十月二十三日,蒙阴县邪党人员多次想强迫张荣秋进县“六一零”洗脑班,并扬言要她丈夫带上五千元现金,由单位派人,一起把她送到垛庄镇洗脑班去“陪读”。她为了不连累单位同事和家人,被逼无奈,只好流离失所一百零四天。在这期间,蒙阴县政法委和公安局下黑命令,让单位在某日找回她,找不回怎么样处理一把手。县联社主任田晓东怕丢官,就两次派人叫她丈夫一同去山东日照和青岛市找人。由于她丈夫不在家,致使两个孩子(一个刚上班,一个还在上学)无人照管,大孩子生病住院也无人陪着。他们全家人在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张荣秋正在娘家照顾近九十岁高龄的病重老母亲,突然被信用联社办公室主任张明军带领县公安局蒙城派出所一警区警长李海涛驱车前往强行绑架,送进了县“六一零”洗脑班,一关就是一个多月。在此期间,每人一间小黑屋,晚上睡在凹凸不平的木制地板铺板上,锁着门不准出来,每天只能按它们规定的时间去厕所。天天不准学法炼功,每天被强行洗脑并被逼着写揭批法轮功的体会。她从内心深处不愿意写,因而经常被训斥辱骂。有一次,天刚黑下来,恶警逼她辱骂师父和大法,她不忍心骂让自己身心受大益的恩师,竟被恶警弄到刚下过雨的院子里,坐在湿地上伸直腿体罚了五个多小时。至十一月底被逼迫交了五千元洗脑费,才得以回家。

四、传大法福音再遭绑架 被下毒生命垂危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至六月六日,张荣秋因传“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被县公安局蒙城派出所恶警知道,第一次先是找上门来谈话,第二次由县公安局蒙城派出所一警区警长李海涛带领四人在晚上十点左右前来搜家未成,第三次被县公安局蒙城派出所恶指导员李健和恶警刘某骗到县“六一零”洗脑班。当时的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亲自前来指着她的鼻子恐吓道:“若不如实交待标语的来源,就非劳教你不可!”因此,看守和恶警仿佛被充了电似的,格外卖力的折磨她。在这里,每人被关在一间黑屋里,吃饭、睡觉、大小便都在这屋里,每天夜里九点多钟才允许上厕所一次,不到两分钟,邪恶的看守就喊着叫出来,每天晚上从外面锁上门。一有不配合,它们就拳打脚踢一顿,然后戴上手铐进行体罚。有一次,她善意的对那几个看起来也就与她儿子一样大的看守说道:“你们这些青年呀,在哪里都得做好人积德行善啊!”不料三个看守就气势汹汹的蜂拥而上,左右开弓连踢数脚,直到累了为止。

因张荣秋始终不说出标语的来源,打手们就趁她晚上去厕所的空隙对她下了毒手,将有剧毒的气体药物洒在她所住的房间里的木板床附近。她一回到木板床前刚躺下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香味,第三次下毒的气味更浓,它们下毒三次后,她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当天深夜二点多钟,她难受得睡不着,就找了打手头子房思民,严正地指出:“我没有做任何坏事,来的时候身体好好的,现在却被你们折腾成这个样子,你们是不是在这屋里下了毒药?你们进来闻闻!你们这种随便戕害生命的严重违法行为是要负责任的。”打手头子房思民等却极力狡辩道:“这么晚了,你乱嚷什么?你的屋子能随便进吗?”她用尽仅有的力气反驳道:“你们打我时怎么随便进来呢?”

房思民叫来了焦玉香(女)和石绍星当打手,临走时还恶狠狠的对着她的太阳穴打了一个耳光,又向她的下身踹了一脚,当即把她踹倒在地,又抓起她的头发向地板摔,边摔还边骂她,当看到她全身无力、四肢哆嗦、气喘吁吁的样子,房思民却不自觉地转身和一个高个子看守嘀咕了一句:“看来给她下的太多了”。张荣秋听到后顺势请求第二天去县医院检查身体,它们不准,却派两个公安恶警继续非法刑讯逼供她,一阵拳打脚踢后,她的身上被打得紫一块,青一块,又中了毒,呈现出奄奄一息的样子再也起不来了。这时,政法委书记李枝叶、“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类延成、打手头子房思民看她真不行了,才为逃避责任把她送进了县看守所。

看守所的警官当时给张荣秋检查了身体并做了记录,有一位警官说:“六一零洗脑班上的人太狠心了,都把人打成这样了还往这里送,再有这样的我们可不敢再接了。”

在看守所里,张荣秋不断地吐血,看守所的警医只好把她拉到县医院做检查,并胡乱给她定了一种病,看到她有气无力、奄奄一息的危险景象,生怕她当场死掉,才不得不通知家人把她拉回了家。就在回家后的六月十三日,又被政法委罚款一万元,接着信用联社又停发了她的全部工资一年多。把她迫害成这样,而“六一零”头子类延成造谣说她是爬墙逃跑不成摔断了腰。

张荣秋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才得以渐渐恢复,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恶党的各级官员,为保一己之权位,昧着良心屡次无端迫害一个如此善良的年过半百的弱女子,先后非法勒索罚款达四万多元,酷刑折磨她至神志不清、生命垂危还不放过,还要加以谣言中伤。

参与迫害的部份人员电话号码(区号:0539):
类延成,原蒙阴县六一零主任,现旅游局局长,宅4806956、13905392183
焦玉香,现蒙阴县六一零副主任 13608906544
房思民 4811681(办)、13853931001
李海涛 现垛庄派出所所长 13705393366、4818702(宅)
李健,城东派出所 13905490785 4818706(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