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文章】如何看待共产党做的所谓“好事”?

走出对共产邪党的认识误区(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接前文)

在劝三退中,我们时常会碰见这样的人,当你跟他们谈到中共的本质是邪恶的,只有抛弃中共中华民族才有希望时,他们并不直接否定你,而是用一种貌似客观的语气说,共产党是愚蠢可憎,干过许多坏事,但它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没做过吧?至少改革开放后,共产党把大陆的经济搞上去了,使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还是有政绩的。为了说明这一点,他们还会搬出一分为二的流行概念,主张对共产党也要一分为二。言下之意,虽然中共做了许多坏事,但还没有坏到不可救要和邪恶的成度,因而还有改良的希望。

这种说法貌似客观公正,但只要我们深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它其实是站不住脚的。

固然,世上的事物都是复杂的,常常具有多重性,有主要的方面,也有次要的方面,有正面,也有反面,但决定一个事物本质的只能是它的主要方面,而不可能是次要方面,人也不例外。比如一个人,一个党,一个政权,其所作所为,可能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或坏的一面,如果占主导地位的是好的一面,它的本质当然是好的,尽管它可能也有不好的或坏的一面,但决定事物本质却不是也不可能是它。同样,如果占主导地位的是不好的或坏的一面,那它的本质当然也是不好的或坏的,虽然它可能也有好的一面,但这一面却不能改变它的不好的或坏的本质。

我们说共产党的本质是邪恶的,恰恰正是因为从总体上看,就主导方面而言,它的所作所为始终都是反宇宙、反自然、反人性的,都是为了自己的一党私利,都是在逆民主自由的历史潮流而动。因此,从建党到今天,中共做的坏事可以说是举不胜举,罄竹难书。正如《九评共产党》所指出的,“纵观八十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其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被共产党强力破坏;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战天斗地’,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而这一切灾难都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着。”如果你对这些还缺乏了解或缺乏足够的了解,你不妨去仔细的读一读《九评共产党》,你就会明白了。

即便是按有些人所说,共产党也做过“好事”,也有“政绩”,比如所谓的“改革开放”、“特区”等。但与它所做的那些难以计数的坏事和犯下的许许多多罪行相比,与它带给中华民族的巨大灾难相比,这些“好事”、“政绩”也只能说是九牛一毛,微乎其微。

从另一方面看,什么是改革开放?就是邪党紧箍得人民太贫穷了,社会邪恶主义行不通了,才用资本主义制度来拯救,搞点市场经济。美其名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老百姓说:“折折腾腾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所谓“特区”,就是更开放一些,资本主义的东西更多一些,经济发展就更快一些。如果全国都更多一些资本主义的东西,那会更好的,可是在邪党的专制统治下是不会完全开放的。虚假的形势背后是:国有资产变为私有,耕地圈占大量撂荒,各级财政债台高筑,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股市、楼市人为操作,银行坏账百孔千疮。

仅以中共掌权后的所作所为而言,据历史学家研究统计,从1949年到今天的50多年中,在中共的统治下,大陆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超过八千万人。这个数字要比在此之前,将近一百年内中国因各种各样的外敌入侵、内战的死亡人数还要多。无论是“国民党反动派”还是日本侵略者,都不曾造成过这么多人的死亡。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进一步的分析表明,在八千多万非正常死亡的人中,有一半人是在共产党的政治迫害中被屠杀的,另有三千万到四千万人则是在那场从1959年到1961年由中共一手造成的大饥荒中饿死的。统计学家发现,中国历史上,即便是1949年之前的两千年之间,由于自然灾害而导致饿死的人数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三年饿死的人多。

别的不说,仅共产党一手造成的这七八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就是中共再做多少“好事”,再用多少“政绩”也无法偿还抵消的,就凭这一点也完全足以证明中共的邪恶至极了!换句话说,即便共产党确实做过有些人所说的“好事”,改革开放后有“政绩”,那也否定不了它本质上的邪恶——因为它做的祸国殃民的坏事实在太多了!

我们不妨再拿德国和日本法西斯与中共来做类比。

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善良的人都一致公认,希特勒的法西斯政权是邪恶的。但希特勒当政时,德国经济曾一度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明显改善,德国的国际地位也有显著提高。那么,我们是否能因为希特勒做过的这些“好事”和所取得的这些“政绩”就否认德国法西斯政权的邪恶呢?当然不能!

关于这一点,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先生曾有过透彻的说明。他说,“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三年的时候全球经济大萧条,当时有很多国家的人甚至都饿死了。在一九三三年的时候,希特勒成为德国的元首,成为德国元首之后,以他的经济政策,就使德国的经济连续多年以每年百分之百的速度增长,速度非常快。由于这种经济成长的拉动,使得德国的失业率从百分之三十降到百分之零。等于说每一个德国人都有工作可以做,而且德国当时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因为在一战以后德国是战败国,英法列强对德国是很歧视的,要收它的赔款,但是希特勒当了元首之后,德国成了欧洲的强国,特别是一九三六年成功地在柏林举办了奥运会,使得很多国家对它刮目相看。希特勒还有很多很好的经济政策,比如当时德国高速公路的修建,都是可以起降战斗机的,非常好的基础设施建设。当时德国很多地铁的挖掘都是希特勒完成的,而且希特勒当时说要让德国的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轿车,这就是德国当时建Volkswagen,即‘德国大众’,Volks就是德语的人,Wagen就是车。它是德国大众。希特勒要让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汽车,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当时希特勒在对德国经济的推进速度事实上是非常高的,但是不管他在经济上做了多大的努力,在军事上取得多大的成功,有人说他是个军事家或是经济学家,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了全球九千万人的伤亡,造成了四千亿美元的损失,同时他在集中营里面对犹太人残酷的屠杀,有六百万犹太人因为二战在集中营里失去生命。这些事情就足以给希特勒定性了,所以今天你要是到德国去的话,没有人说我们要对希特勒进行一分为二,而且包括现在你有纳粹的标志,或者对希特勒崇拜都是违法的。”

同样,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善良的人都一致公认,日本法西斯是邪恶的。但当年日本侵占中国后,也不光是烧杀抢掠,也曾办了很多实业,尤其是在东北三省,直到中共夺取政权之后,当时那里的老工业基地,很多都是日本人留下的底子,包括当时东北三省全国最发达的铁路网,都是日本人建的。如果有人因此否认日本法西斯的邪恶本质,我们会同意吗?显然不会!因为日本侵略军有南京大屠杀,有“七三一”部队,有“三光政策”,由它发动的侵华战争造成了中国两千万军民的伤亡,这些事情本身就足以给它的邪恶本质定性了。

试想,仅仅因为共产党做过一些“好事”,有过一些“政绩”,就因此否认它在本质上的邪恶,这不就同因为希特勒当政时把德国经济搞上去了,让人民生活明显改善了,因为日本侵华后兴办了不少实业,就否认德国和日本法西斯在本质上的邪恶一样荒谬吗?!

接下来让我们以改革开放的“政绩”为例,再来具体分析一下有些人眼中中共所做的“好事”,究竟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事,这样的“好事”到底又意味着什么。

先得说明的一点是,所有的政权,哪怕是一个只谋一己私利、完全腐败了的政权,在一定程度上也都不可避免的充当着社会管理者的角色,因而也必然会做一些客观上有益于社会的事,比如发展经济啦,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啦,搞市政建设啦,提高国家的国际地位啦,等等,这是由政权之所以为政权的特点所决定的,也是维系任何一个政权的必要条件。就象我们在前面曾提到过的,希特勒的法西斯政权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一个政权有没有做过有益于社会的事,而在于:第一,它做这些事的目地究竟是真心为了造福民众,还是为了骗取民众的支持,从而维护自身的统治,谋取自己的利益;第二,如果换一个政党当政,人民是不是会得到更多更好的福利;第三,它做的这些事是否伴随着弊端和后患,如果是,弊端和后患究竟又有多大;第四,它做的好事与坏事究竟哪个更多。透过这几个方面,我们不难看清中共所谓“政绩”的真实面目。

首先,文革后中共搞起了改革开放,比之于毛泽东当权的时代,几十年来大陆的经济发展确实是快了,一部份人的生活水平确实是提高了,中共也经常因此自夸,试图以此证明自己“代表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但文革后共产党到底为什么要搞改革开放,为什么要发展经济?难道真是为了让大陆百姓过上富裕自由的好日子吗?不是!

众所周知,1949年后共产党长达近三十的暴政,特别是十年文革这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使它的统治在文革后陷入了空前的危机,如果继续推行毛时代的现行政策,它的统治就可能迅速倒台。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共为了挽救自身的危机,为了不失去民心和手中的政权,才被迫放松了对经济的控制,开始引进西方的科学技术和市场体制,请回了外国资本和私人资本,试图通过给百姓施以小恩小惠,让他们继续拥戴自己,从而维护其摇摇欲坠的独裁统治。因此,搞了改革开放,尽管经济发展了,一部份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共产党的本质却没有任何改变,它对一党私利的追逐和对民众的专制独裁依然如故。说到底,这不过是共产党一贯善于玩弄的利诱和伪善,它让我们从另一个侧面看到了中共的邪恶。

其次,比之于毛泽东当权的时代,改革开放后,大陆的经济发展确实是快了,一部份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确实是提高了。但假如当权的不是中共,而是民主政党,中国又会怎样?肯定要比现在发展的快的多好的多!至少,如果没有中共,大陆会有那么多的政治运动吗?会发生“文化大革命”吗?会有“六四”吗?会有八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吗?-----如果这些灾难都没有,我们的经济是不是会发展的更好更快?人民的民主权利是不是会得到有效的保障?老百姓的日子是不是会更富裕?

当有人津津乐道地谈论中共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时,他们往往只是在做纵向比较,而不是同时也进行横向比较;总是在和中国的战乱年代比,而不是和治平年代比;总是说中共做到了什么,而不提没做到什么。这也正是共产党的一贯思路。如果我们从这种片面单一的思路中跳出来,比较一下半个世纪以来非共产国家和共产中国的不同道路,就会发现:如果没有共产党,凭中国人民的智慧和勤奋,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能够获得比现在不知强多少倍的辉煌成就。

以日本的经济发展为例。中共常说中国人口多底子薄,但日本人口密度高达每平方公里339.3人(1998年数据),几乎是中国的三倍。日本国土的71%都是山地和丘陵,土地贫瘠、资源缺乏,自然条件并不优越。二战以后,日本在战争的废墟中起步,仅用了不到三十年的时间,不但摆脱了战争给经济带来的阴影,而且超过传统强国英国、法国、德国、和苏联,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从1955年到1973年,就在共产党发动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把中国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连续十八年以年均10%的速度高速增长,被世人称为“日本经济的奇迹”。

还有邻国印度。印度的人口和中国处在一个数量级上,和中国具有一定可比性。1980年代,几乎在中共开始改革开放的同期,在总理拉.甘地的领导下,印度也开始了温和式的自由改革。1991年开始,印度加快了改革的步伐,1980年到2002年印度经济年均增长6%,2002年到2006年年均增长7.5%,速度上已经接近中共宣称的8%。但印度的银行坏帐占所有贷款的比例不到2%,远低于中国;基尼系数0.33,而中国同期的基尼系数可能高到0.5到0.6。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资源的高投入,而印度GDP增长主要来自生产率提高,而不是来自增加资本或劳动投入。印度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与东亚、尤其与中国截然不同的经济增长模式:主要依赖国内市场而非出口,依赖消费而非投资,依赖服务业而非工业,依赖高技术而非低技术制造业。专家指出,印度的经济增长模式能更有效地造福于民众。

可见,与日本、印度等国家横向比一比后就能清楚的看出,如果在中国当权的不是共产党,而是一个民主政党,大陆的经济腾飞肯定要比现在早的多快的多也要好的多。之所以如此,最重要的就在于,中共一贯悖逆天理人道,热衷于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它真正关心的只是如何牢牢控制住手中的权力,而不是如何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的生活。这不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中共的邪恶吗?!

再者,中共改革开放后取得的所谓“政绩”,其实是一种畸形的政绩,可以说是弊大于利,后患无穷。

第一,改革开放后,因为经济发展,一部份普通群众的生活水平确实较毛时代是有所提高,但就整个社会而言,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成果,绝大多数不是落进了普通百姓的口袋,而是被大大小小的共产党官员和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不法奸商所共同侵占了,今日大陆因此已成为贫富差别、城乡差别位居世界前列的国家之一。

第二,大陆的所谓“经济腾飞”是以牺牲后代子孙的发展空间和毁灭中华民族的道德根基为代价的,其付出的道德成本和生态成本远比它带给人们暂时的实惠要大的多。仅以生态成本为例,生态问题专家郑义先生曾经做过一次计算,中国的GDP假如说每年有十万亿到十四万亿,它的生态成本却是三十万亿。现在,即使是把现在所有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财富全部投回去治理环境,也买不回往日的蓝天碧水了。

最后一点,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了,那就是中共自吹自擂的所谓改革开放的“政绩”,与它带给中华民族的巨大灾难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话说到此,不难看出,有些人眼中中共做过的那些“好事”,其实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好事,而是用来欺骗人民的伪善和假相,它不但不能否定共产党在本质上的邪恶,而且还从另一个侧面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

以为共产党也做过好事,也有政绩,因而还够不上邪恶和不可救药的人,归根结底还是受共产党的欺骗太深,对中共八十多年来所干的种种祸国殃民的恶行坏事缺乏了解或了解不够所致,加之在思想方法上又犯了主次不分、真假混淆的错误,才使自己的思想走入了误区。

要改变他们的认识,关键在于要进一步加大对他们讲真相的力度。当越来越多共产党祸国殃民的历史被曝光在他们眼前时,他们终究会从中共的谎言中觉醒,投身抛弃中共的历史洪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