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我和家人带来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人的一生虽然时刻在为了自己的目标努力,可很多事情是自己无法左右的,使人在困惑中总想寻找人生的真正意义。譬如疾病,记得我在小学的时候就为面部长癣而苦恼,要经常用药膏涂于患处,不然就非常不舒服难看,而且越到春秋季节越厉害。看着别人没这些烦恼自己既羡慕又无奈。这种病医学上也没好办法,并不能根治。

参加工作后,由于乱用药致使感染到身上,使皮肤瘙痒干燥甚至出汗时疼痛。给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极大不便。再加上别的疾病和琐事,总觉的人生苦短,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八十年代末,气功非常普及,强身健体显著。并对各种疾病有治疗效果,我是一名气功爱好者,本来就对世上的不明现象和奇异事情很感兴趣。同时也为了祛自身的病,所以我逐渐走入气功的锻炼中。

我是在一本有关体育锻炼的书中接触气功的,因为我爱好体育。书中说体育锻炼辅以气功锻炼可有增强体质效果。(也就是说气功锻炼可以增强人的体质)。书中有几种或卧或坐的几种简易功法,我选择了一种盘腿打坐的姿势,没想到这一练就再也放不下了。在打坐中那些美妙感觉让我终生难忘(后来学大法后才知道当时是师父在帮我)。在打坐中有时感到自己非常渺小,有时又感觉到自己非常高大,顶天立地。有时感到身子被一股力量托着向后半仰着,睁开眼看看身子却坐的很直。有时想不清手脚在哪里,从这些感觉中我意识到气功的高深和奇妙。也相信人们所说的各种功能不虚,我甚至有想出家的想法,我想那和尚天天在那打坐原来这么美好呀,于是我就更热衷于一些气功书和一些关于修炼的书。只是这些现象没有维持多久,后来在一次打坐中感觉血液在体内好象流的很快,心跳也快,象急跑后一样。我有点不知所措,当我停止炼功后,身体还不自觉的打颤。第二天,还腹泻,以后再练状态不好了,有头昏脑胀的感觉,后脖颈象生锈了似的发紧不灵活。并且睡眠状态也不好,常做恶梦,也无法看书,看的时间一长头又痛又重。精神处在一种疲惫的状态。我想是不是出偏了,我要找一个名师指导。可谁是明师?那时的气功有好几十种,令人眼花缭乱。虽然我看了好多气功书可没多少令人满意的,有的那高昂的学费和遥远的路途又让人望而却步。我处在彷徨和渴望之中。

这段炼功时间虽不很长,对我的身体也没很大改观,但在人生的道路上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希望。同时最明显的是治好了我的鼻炎,呼吸畅通了。

其实,正如《转法轮》中所讲“气功是修炼,是超常的东西,不是常人中的体操,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第31页)“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32页)。在以前的练功中没有得法,不知道修炼心性又怎能练的了呢!

在放弃练功的几年里我结婚生子,忙忙碌碌。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要寻找明师继续炼功的想法。我想上外地拜师,可妻子并不支持我,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九七年底。妻子知道我学功心切,有一次,对我说:“我知道一种好功法,你想不想看。”我想,你又不懂气功能知道有什么好功法。以为她在和我开玩笑就没往心里去。可没过多久她真的从她的同事那里给我拿来一本《转法轮》。当我打开第一页看到(论语)中的第一句“佛法是最精深的”,“佛法”二字时,有一种莫大的亲切感涌上心头。直到最后几句,““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

我的心一下踏实了,开朗了。原来这人类未知的一切都能在这里得到解答呀!我一夜未眠,几乎读完了整部《转法轮》。基本上是一个字一个字看下来的,越看越觉的好,这正是我在心目中渴望要找的明师。没想到会真的实现了,在看书的过程中,我的脑袋就发胀前额发紧,可是,我的脑袋却明显不痛了,后脖颈也灵活了许多。我知道是师父在管我了,我非常激动,觉得自己从此有了依靠和目标,终于可以实实在在的做一个好人,堂堂正正的修炼了。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幸福。虽一夜未睡,第二天上班却很精神。

很快,第二天我就把《转法轮》全部读完。又迫不及待的请来《法轮功》(修订本),(那时《大圆满法》还没流传过来)照着书本开始炼习五套功法。当我开始炼习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时,那种久违的自己顶天立地的感觉又出现了。当炼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时一只手热一只手凉。当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中的头顶抱轮时一股力量把我的双臂从腹前轻轻的带到头顶。当两侧抱轮时就听到两耳附近铮铮作响,脑袋也胀的厉害,有一种上吐下泻的感觉,这次我再也不慌了,我知道这是好事,是师父要给我清理身体了。我努力坚持着,可是这种感觉越来越厉害,并且特别难受,此时我已经是大汗淋漓有种虚脱的感觉,上吐下泻的状态好象也把持不住了,我慢慢的蹲了下来全身象刚从水里捞上来,立时所有的现象也随即消失,过后我后悔没再坚持一下让自己吐出来泻出来。那样可能身体清理的更彻底些吧。从此我的身体感觉越来越轻松,工作再繁重也不觉的累。以前的血压高也正常了,皮肤不再干燥开始变的光滑细嫩,十几年的皮肤病不治自愈,也不再做恶梦了,记得刚开始的几天,我梦到好多蛇在脚下,其中有一条前不见首后不见尾的长物(在梦中的意识是一条蛇),从村子南面的一个大洞内出来徐徐向西而去。以后就不再见了,再做梦时不是在空中飞行就是在青山绿水中坐着车回家。那真是,“梦中景致好,人间不曾有。游弋天地间,醒来犹觉新。”每次醒来都好象出去旅游了一番……。同时真正感受到啥叫“睡的香”,啥叫“精神爽”。

儿子从小吃饭就成问题,造成身体瘦小,并且经常生病,为这我和妻子对他经常提心吊胆,吃了好多食补的药也没能让他增强食欲,还是隔三差五的生病,一生病就要打好几天吊针,记得有一次给他检查身体,胳膊上抽不出血,就从他的脖子上的大血管抽,然而抽出的也不过是些血泡泡。面对稚小的孩子真是又心疼又无奈。当我得法修炼时,他正打着吊针,只是这次没再打个没完,我炼功后的第一天他的发烧就明显的退了,只打了一天吊针,本想不打针了吃点药,妻子怕病情反复改为小针。可儿子一听就跑,因为小针很疼,硬摁着打了一针以后,没再去打就这样好了。我知道是我修大法起了作用。

有一回夏天,我和儿子睡在一张凉席上,半夜醒来发现儿子烫的厉害,一量发烧三十八度九,我和妻子慌了,赶紧抱起上医院,可是,当我们急急火火的到了医院,大夫量体温后说是一切正常,我们这才放心。大夫拍着他的小脑袋开玩笑的说:“是不是淘气想逃学呀”,于是药也没拿就回来了。就这样从那时起,儿子都快上高中了几乎没再去过医院,即使学校和班中有时出现流感他也相安无事,对于他这样弱的身体应该算是个奇迹。当然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的威力。由于儿子不再生病,我和妻子都能安心工作省了许多麻烦,他从小学到现在也由于按时上课,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

父亲本来身体就不很好常年有病,退休后很多病都来了。据他自己数有十几种病在身,都不知该治哪种病好了。父亲一生操劳为人善良、正直,晚年应享天伦之乐了,可这病又怎能使人舒服的了呢!每次看他大把大把的吃药真为他担心,我得法后第一个想到了他,可是,他这么多病,我正考虑怎样让他更好的接受,有亲戚已经告诉了他。当他问我,我说:“好呀,这个法很好,我也在炼,你赶紧炼吧。”

就这样,父亲修炼后把多年的药罐子全扔了。由于父亲炼功后祛病健身效果显著,很快吸引了他好多周围的人来学法炼功,并成了一个学法炼功点,每天晚上和大家一起学法,天不亮一块炼功,白天出去弘法。看到他的变化,整日忙忙碌碌的象个年轻人,真让人为他高兴。直到九九年恶党迫害大法,父亲和功友一块也進京上访被截回。炼功点也遭到破坏,大法书籍,资料以及学法的录像机,录音机等也被非法抄走。父亲也曾陷入过一段消沉的日子。现在父亲正走在发大法资料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道路上。这天我回家,听母亲说,父亲和别人去爬山了,别人都累的不行,可他一点都没事。还照样下地干活呢。祝父亲在大法的路上走好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