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幕后黑手(图)

恶党保定市长于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于群任保定恶党市委副书记,兼任涿州市长期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河北涿州东城坊警察强奸法轮功女学员案件;东仙坡交警抢劫民车案件并将其中一当事人杨学华迫害致精神分裂症;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晚上,其又亲自带保定市公安、涿州公安局联合抓捕涿州市董汉杰、邢俊花、高春莲、任保坤、刘文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掠走价值近十五万元钱物。在涿州再一次掀起了红色恐怖事件,将更多的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

于群:男,汉族,1962年11月生,辽宁丹东人,1984年4月入邪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所谓的“法学硕士”,历任邪党中央宣传部部长办公室副处级秘书、正处级秘书,邪党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正处级秘书、副局级秘书,海南省委办公厅副厅级秘书,海南省委副秘书长,河北省委副秘书长,保定恶党市委副书记兼涿州恶党市委书记,2006年1月14日任保定市邪党政府市长。


于群

东城坊强奸案件以后,直接涉案的相关人员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惩罚,直接责任人何雪健被判刑8年,现在身患阴茎癌,苦不堪言;间接涉案的柴玉桥妻子身患癌症早已身亡;涿州国保大队长张伟强也因此事被撤职;如今杨玉刚也因恶债累累牵掣家人住院。而于群却升为保定市市长,膨胀的权欲使他丧失理智的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亲自带队非法抄家抓捕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一:非法抄家抓捕法轮功学员董汉杰、高春莲、邢俊花等

据涿州公安局透露,对董汉杰、高春莲、邢俊花手机跟踪监控已很长时间了。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你们的一切行动都在我们的眼线监视下,包括和谁通话,往哪搬家,还把手机通话的录音“证据”给他们听。2007年七月份,涿州大法弟子王秀芝和涞源大法弟子侯曼云(二次被抓)等人被非法抓捕,也是因为对王秀芝的电话长期跟踪。

十月十二日晚,保定和涿州公安邪恶分子分四路分别到高春莲住处、董汉杰住处、邢俊花住处非法抓人抄家。在邢俊花住处非法抓捕了大法弟子任保坤和刘文,并抄走了价值近三万元现金和近十万的财产(笔记本有一台IBM T23、一台东芝A60、一台富士通笔记本、一台DELL D600;打印机有佳能1810一台、佳能3200一台;博朗电子书660至少十台;MP3至少十个;盲人表至少二十个;价值一万五千多元新唐人电视设备,)。在董汉杰处非法抄走了很多的《转法轮》和《九评共产党》及其他大法资料和笔记本两台(一台是IBM T23,一台是IBM T30)、一台佳能IP4200打印机。在高春莲住处非法抄走了台式电脑一台、惠普1020激光打印机一台及现金若干。

被抄走的钱物,恶警们将现金当场就瓜分了,这和上一次绑架涿州大法弟子王秀芝一样,可以当场就将现金瓜分而不用负任何责任。并且可以将被迫害者的家里任意乱翻,其状完全不亚于当年的日本鬼子进村。

王秀芝的家被恶警翻的乱七八糟

后来王秀芝绝食抗议迫害39天,于10月11日在病危情况下将其送回家中。

二:非法秘密审讯,迫害大法弟子

董汉杰、高春莲、邢俊花等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涿州桃园饭店连夜审讯,因当晚走了两个人,邪党人员就把大法弟子劫持到了公安局,两级公安扬言十天内结案。

同时被抓的有刘文,42周岁,回族,涿州市百尺竿乡东羊坊村人。婚后居住在房山城关镇东关大队,在房山中学附近摆烧烤小吃谋生。自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遵循真善忍的准则,待人接物热情宽厚,街村乡邻对他口碑都很好。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刘文曾经三次到北京信访办、天安门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政府和世人讲清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2000年10月6日刘文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拘留后送到涿州市,市公安局政保科又将他关押到看守所。刘文被戴上手铐、重镣与死囚犯同在一室,备受恶警和人渣的伤害。因为坚持信仰,刘文被政保科谢玉宝等人非法判劳教三年,先后被关押在保定八里庄所、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期间遭劳教所非人的折磨。2001年在保定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进行暴力转化。恶警把他四肢呈大字形死死固定到“死人床”上长达17天之久,又被多根高压电棍长时间同时电击腋下、胯下等敏感部位。2003年10月劳教期满,却又被涿州市610主任李明等人以拒绝转化为由直接转到保定地区洗脑班和保定市区洗脑班迫害一个月。那里名义上是洗脑班,实际就是当地610私设的刑堂,刘文被迫害得下肢神经坏死、毛细血管干枯、麻木浮肿。即使如此,他仍然慈悲的向工作人员揭露江氏流氓集团一手策划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为此,刘文等人又被以恶毒攻击国家领导人为名再次送往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劳教两年。2004年12月10日,刘文绝食抗议迫害。在他绝食十五天后生命垂危时,劳教所才通知家属把他接回就医。回到家刚一个月,2005年1月10日,刘文又被房山区城关镇武装部以防止传播法轮功真相为由,送到位于良乡镇于管营的房山610洗脑班强制转化,导致刘文小腹以下麻木、行走困难。

2007年8月3日,刘文正在自家养牛场干活,被房山区石窝镇派出所和涿州公安局多名警察强行绑架。据目击者说,带队的是片警常冠华。后被关押在涿州看守所,之后被非法劳教,绝食抗议迫害30多天后被送回家。

刘文回家后由于身体虚弱不能干活,于十二日晚到大法弟子邢俊花处休养身体,当天晚上在邢俊花的住处一同被抓。十四日早上,刘文从公安局跑回了家,公安又从家把他抓回。在拘留所呆了一夜,十五日恶警不顾刘文的身体将其再次送往保定劳教所。刘文从被抓就开始绝食,到劳教所还是绝食,身体严重脱相,十九日,劳教所就把他送到保定医院检查。二十三日再次被送医院,并通知家人去医院照顾,家人拒绝,劳教所只好用车把刘文送回家。

据保定劳教所警察说:十七大期间,新送去劳教的三十来人。现在,上边要求严了,不许强行灌食,不准整死人。否则,责任者的工作不保,工资不保。对于患有肝炎、肺结核、血压高的还有危重病人,劳教所一律不收。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如正在被劳教的大法弟子高长秋现病情严重,劳教所仍拒不放人。

同时被抓的高春莲,女,四十二岁,涿州市清凉寺区,大沙砍村人。原京石高速公路涿州管理处,高碑店收费站职工。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被涿州邪党机关、六一零、公安机关抓捕,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为了达到转化她的目的,保定八里庄劳教的恶警对她实行侮辱,暴打,电击,不许睡觉野蛮灌食。奴役强体力劳动,指使劳教犯往死里打她。一次恶警指使三个劳教犯整整打了她三个小时,揪住她的头发往墙上连撞了四十多下,连打了一百多个嘴巴。用拳头打嘴和下颏,轮番踢腿,恶警刘子维用脚踹她肚子。满地都是她的头发,鼻口出血,牙床全被撞烂。头部肿胀不能躺着,脸被打的变了形,左腿当时被打残,直到现在也不能远行。

同时被抓的任保坤,男,四十岁,部队转业干部。原在刁窝乡武装部工作,因在百人大会上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南马洗脑班迫害,后来走脱,但从此流离失所在外多年。这一次在邢俊花住处和刘文一起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目前恶警将其送到涿州市二康医院强行灌食迫害,目击者说他要求见市长,被灌进去的食物当时就呕出来了,目前情况较严重,望家属赶紧去见自己的亲人。

同时被抓的董汉杰,男五十二岁,原矿山局干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这几年来遭受了邪党的各种迫害:毒打、拘留、罚款、和送精神病院等迫害。2001年9月25日,涿州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政保科伙同矿山局的邪恶之徒以“怕”在十月一期间到北京上访为由,由原老干部活动室主任杨宝山和保卫科的姚运昆将他从工地找回,当晚强行送进本市南马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基地”),遭到用电棍、橡胶棒、手铐摧残的折磨,被巴掌拳头打更是常事,强迫劳动,不让吃饱饭。“法制教育基地”根本就不讲法制,是假“法制”之名,行迫害之实。六个月后被强行送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天,并强加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恶警们,遭受了电棍电,被铐在窗户上站着五天五夜不让睡觉,致使双腿肿的象水桶一样粗,上绳(五花大绑捆绑着然后再用两个啤酒瓶子背进绳子里加劲,然后用电棍电全身,十几分钟后,解开绳子叫刑事犯抓着手猛烈的抖动,此时双臂双手疼痛难忍,行完刑双手都无法动,一动就剜心透骨的痛)、面壁、睡死人床(两只手分别铐在单人床的一头的两端,两脚用绳子拴在单人床的另一头,身体再用绳子缠上不能动长达十五天之久),手铐在暖气上不让动,生活就在一个马扎子和一个方凳上(时间长达一个月之久)。从劳教所出来后,身体被迫害的心衰、肾衰,双目视物模糊,双腿浮肿,一身疥疮,造成他妻离子散,无处安身。

目前董汉杰、邢俊花、高春莲、张春芳、任宝坤等大法弟子在涿州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已经快一个月了,目击者说他们都在里面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由于长期的绝食,董汉杰已经出现严重的脱相,每天遭受恶警的强行灌食迫害。有的大法弟子已经出现了昏倒。望海内外正义之士发出正义之声,共同抵制目前在中国的对善良民众的迫害。

三:以下是于群任职期间涿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案例一、震惊中外的涿州警察何雪健强奸案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涿州市东城坊镇的政法委书记、综治办主任和派出所人员,从西潭村一连抓捕了近十名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后,恶警何雪健等人对刘季芝,等法轮功学员用橡胶棒进行严刑拷打,在第二天上午,恶警何雪健继续对刘季芝等人严刑逼供,把臀部和大腿打成了青紫色。同时在办公室里当着派出所警察和镇政府干部的面,连续强奸刘季芝和韩玉芝俩名法轮功学员。,镇政府和派出所还联合向每个被抓的法轮功学员罚款三千元。现何雪健已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在服刑期间,因患阴茎癌,阴茎和睾丸全部切除。但镇政府政法委书记宋晓斌、综治办主任柴玉桥、工作人员王会起、派出所长褚春水等罪犯还在逍遥法外。

案例二、王刚被迫害致残并强行高位截肢案:

涿州市义和庄乡西伟佗村法轮功学员王刚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五年五月在保定监狱被迫害致残,并高位截肢右大腿。他在二零零六年的控告状中这样写道:“被控告人高英(保定监狱长)为了“转化”我,迫使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指使警察和犯人对我实施各种酷刑和虐待,特别是指使被控告人范建立(狱政科科长)对我实施酷刑,将我的腿打残。打完后,强迫我去监控室见范建立,因为我腿痛站不起来,只好爬进监控室去见范建立。范建立非要我站着进监控室,我只好三次爬进爬出监控室见范建立。即使这样范建立还继续打我,用脚踹我。经医院检查,我的腿、骨头、肌肉、血管已坏死。如不立即截肢很快会毒气攻心,并有生命危险。监狱长高英在拒绝通知我家人的情况下,强行给我做了下肢截肢手术,至今我只有一条完整的腿,但监狱方仍不放人,并不许家人会见”王刚现在已被转到唐山监狱。”并再次提起控告,要求释放,追究迫害者的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

案例三、借出租车敲诈七千元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河北保定公安和涿州国保大队恶警,以涿州码头镇法轮功学员李路生于九月十三日将自己的车租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前去保定八里庄劳教所探望被非法关押的亲属为借口,将李路生劫持到涿州拘留所,非法扣押十三天,并向李路生家属勒索七千元钱,才放其回家。

最近涿州国保大队恶警找到法轮功学员王慧兰,声称前一段王慧兰被非法关押五天就被释放一事,未经保定国保大队允许,正追究此事。恶警明显是借机敲诈勒索。

案例四、河北涿州国保恶警将杨学华迫害致瘫、精神失常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杨学华(李河)九月十一日被涿州恶警绑架后,遭酷刑折磨,一度下落不明。据悉,杨学华已被迫害致全身瘫痪、精神失常,恶警被迫将他送涿州市医院抢救,花去六万多元。

国保大队恶警想方设法找法轮功学员的麻烦,想出各种借口敲诈勒索、聚敛钱财。

案例五、借迫害法轮功发泄报复

2007年6月10日,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恶警十余人闯到松林店镇南马村、碑资村、榆林村、和仓牛屯村绑架了刘广林、张淑红、王福华、杨学春、刘克梅、胡桂倩,还有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西庄头村的徐东生和史家庄村的李福民领头翻墙蹿入刘广林的院内,十几个恶警把屋里屋外翻腾个乱七八糟、没找到他们所要的,这时一恶警将提前准备好的《法轮功真相资料》提在手里对刘广林说:这是从你家翻出来的,凭这证据把你带走。恶警逼着家人打开大铁门。就这样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广林。

恶警还用同样的卑鄙手段绑架了一名以前看过大法书,但现在不学了,正在看护产犊母牛的村民杨学春。

有消息说这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是因为当了40多年南马村邪党支书,现兼任松林店镇副镇长的李林,被当地村民联名上告他贪污村里卖树和卖地的款项,他怕受到法纪的惩处,借邪党迫害法轮功之际所为进行报复。他阴险狡诈,是当地有名的一恶霸。保定地区迫害法轮功臭名昭著的南马洗脑班就是他一手主抓搞出来的。在南马洗脑班迫害了几千名法轮功学员。

2007年6月7日上午河北省的、保定地区的、伙同涿州市的公安、在松林店镇派出所开诽谤大法、进一步迫害法轮功的黑会,南马村支书李林在会上表决心追随恶党邪灵,几天来恶党组织涿州市的公安局、国安、610和市政府、企事业单位、和各乡镇、村支书,已开了四次黑会,扬言把涿州作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点。因此,才出现了进入七月份以来对涿州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迫害的恶性局势。

身为保定市市长、法学硕士的于群,应该知道江氏集团利用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是违反宪法、刑法和国际刑法及人权公约的。如果继续沿着迫害法轮功的黑路走下去的话,那只有跟随江泽民走向灭亡。在这里,法轮功学员,奉劝于群市长:立即停止迫害,释放所有保定市监狱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退出中共的一切邪教组织,为法轮功平反尽你的一份力量。江泽民流氓集团解体了,中共也在解体,冷静的考虑考虑吧,是选择光明还是选择黑暗,是选择天堂还是选择地狱?一念之差,可能就是乾坤倒转。万万珍惜这千古机缘。

保定市委办公室  : (0312)3186561、3103881
市长专用电话:  : (0312)12345
保定市政府办公室 :  (0312)3088801、3088803
保定市公安局  : (0312) 3026139
涿州市委办公室电话:(0312)3632191 ,3633812,3632114
涿州市政府办公室 (0312)3632168,3632273
涿州市公安局办公室 (0312)3852132
刑警大队办公室 (0312)3852101
涿州市公安局局长李铁英
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手机:13333126768
家庭住址;交通局家属院中间一幢楼从西数第二个门洞第五层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