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提高 做的更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邪恶迫害转眼八年了,在这八年反迫害中自己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当同修告知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时,我心中升起一念,应该写,把这几年反迫害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劝三退的经历写下来。

大法弟子目前就是做三件事。这三件事都是至关重要的。我是从二零零三年夏天走出来的,当时正值麦收季节,天很热,我就买了个草帽,地里边人很多,我一边帮着割麦子,一边讲大法的美好、修炼后身体的变化、心情的欢愉,澄清电视中诋毁大法的谎言。当时也不知怎么讲,只是从自己的感觉讲,帮助割完麦子就种玉米,认识了很多人。

我当时只想到师父叫走出去讲真相。要想讲好真相,我悟到,必须要学好法。

我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是同修送来很多护身符,大约八十多张吧。我想应该直接面对面的送到世人手里,就上路了。一路走,碰到人就讲,讲明白后送上一张护身符,有人接后就说谢谢,我心中替他高兴。

当要过一座大桥时,心中想:过还是不过?过了这个桥,前面有个很大的村子,有几百户人家,可要走很远很远。有同修骑车到村子做过真相资料,可我不知道路,只知道方向,心中产生畏难情绪,去还是不去?太远了。站在桥头上,这时慈悲的师父给我脑中打入法理:“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从那一刻起师父这首诗深深的印在我心中、脑中,并扎下了根,对我今后讲真相、劝三退的正法修炼路作出指引。

这次的讲真相非常顺利,还碰到学生放学,一群孩子争着要护身符,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直接面对面的给那里的村民讲,他们大部份人能接受,而且对我很热情,还有让我到家坐一坐的,问大法的真相。这次,我记的特别清楚,就象昨天的事。直接接受真相的占百分之八十。把护身符面对面的送完后,我一点也不觉的累,身心很轻松,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安排。我体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学法入心,我对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意义在法上又有了提高。我所住的地方是一个大型企业,周边是农村,往农村去的路不好走而且远,有的在山沟里,村庄有集中的、也有分散的。二零零四、零五年没有修路,我就发放资料、《九评》、真相光盘等。做完一遍后我就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同修们也做)。

偏远山区的人家很分散,生活很苦。我做资料时,发一念,不管多分散、多远我也要把资料送到每一户,一个不落真正用心去做。在山里碰到一户人家很贫苦,男主人身体不好,明白真相后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心受益。等我再次到那发资料,从他家门前走过很远时,听到后边有人喊:“大姐,孩子姑夫来了,你到家玩玩吧。”我心想有缘人来了。交谈后对方明白真相把邪党退了,并双手合十说谢谢。这样的事情我碰到很多,走路对面碰到的,老远和你打招呼。还有在那钓鱼的,你走到跟前一说,他们头也不回的就说退了。

有一次,我碰到一位农村妇女,当时我在大声背〈论语〉。她主动跟我说话,“到我地里去吧。”我说,“刚从上边下来。”她说,“走吧!”在地里交谈中知道她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党员。她明白真相,就退了。她丈夫是团员,她说也给他退了,还说,“这我能做主,回去告诉他。”

师父说:“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师父把法讲出来,而且告诉我们怎么做,我只有做的更好。

师父就在我身边点化我,把有缘人引到我跟前。只要我心正念正没有怕心,直接就问:“知道法轮大法吗?听说过法轮功吧。”对方回答知道,我讲真相劝三退,送上一份真相资料或护身符,一般都退了。也碰到不好的,一次,在地里跟一个人讲真相,他不听就走了。过一段时间,我把资料放在他家门口的树上,狗叫,出来人问放的什么?我没正面回答。过了很长时间这事早忘了。

一天,在另一地方见到二位六十岁左右的人在刨地,其中一人说这次见你是第三次,一次比一次精神好,这哪象六十多岁的人啊。我给他讲过真相,他知道大法好。另一人和他是叔侄关系,那人对我发恶,态度很不好。交谈后才知道,上次遇到的就是他,我正念制止他,走时我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好好想想。”不料几天后我们不期而遇,他的态度大变,笑着跟我说:“好久没见了,今天出来了。”

从这件事我悟到环境越来越好了,世人在变,只要放下人心、怕心一切都会变化。发资料劝三退时,走到那里,我都主动和人打招呼,不管什么阶层的人,只要有机会,我都不放过,效果很好。

那段时间发正念、炼功时可以看到一些景象,刚开始看自己空间场的生命很少,后来慢慢多起来了,再后来显现给我看一片片的人在向前走。最近,我出现不好的思想,突然有一天一个不好的念头起来了,这几年太累了。当时,正好是夏天别人都在家乘凉,可我一早出门,回来大中午,有时一天也碰不到一个愿意三退的,喝凉水是经常的,我心里想歇一歇,反正我的天体、空间场有众生了。这个不好的念头一冒出,我马上意识到不好,这不是私吗?而且是一个很大的私,真可怕!我马上找自己,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你现在就想歇一歇了?这么多的众生、世人等着我们去救度,那我就不管是谁的人,哪个天体的人我都要去救。当时我就这样想的,继续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

但干扰很大,身体很累,出现病业的状态。从正法修炼以来从没出现的常人对我的伤害辱骂,而且明真相的人对我不理解、不理我。那几天我心很苦,就象有把刀把心割成一块一块的真痛。我想修炼真苦、真难,又不能同他们吵,争执对错,只能用修出的善化解,心平气和的做,需要加大容量了,学法向内找,从法理上提高。

前些天,劝三退做资料时,过来一人跟我说:“你来了?”我问:“你认识我吗?”他说,“怎么不认识,这几年这一片村庄的人经常见到你。”是我做过后忘了。

我不会骑自行车,干什么都步行,不管多远都步行,特别这几年没有特殊情况从不打的,同修也好意劝我:“大姨,你走的很远很远你就打的回来吧。”我想一切都随其自然吧。我有工资,生活很富裕,不是怕花钱,主要还是为了能碰到有缘人,不要错过救度的机缘。

一次在村子的路上,我遇到一个很熟的明真相的年轻人,认识四年了。她推着南瓜,对我说,“到家坐一会吧。”因顺路就去坐了一会,喝了点水。走时,她非给我一个大南瓜和一袋花生,执意给我还说让我打的回去。农村的车很少,没找到。就这样我扛着南瓜拎着兜上路了。走了一程看见盖房子的民工吃中午饭,我停下了,拿出干粮边吃边与他们交谈。说到正题时,一个急着表态,“我是团员,帮我退了吧。”另一个马上说,“我也是,退了吧。”另外三人是少先队,这五人都退了。我打开书包说,“还有几个护身符,可能不够五个了。”没想到不多不少正好五个,我马上悟到师父又帮我了。到家后,我想今天要是打的回家,这五人就失去这次机缘,下次还要从新安排。

我十几岁时(五十年代)全家因成份高被邪党没收家产,房产迁出大都市,移民到人烟稀少的大西北,终止学业,文笔不好。最慈悲的师父救了我,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开启了我的智慧,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在这千万年等待的机缘中喜得大法,一定走好最后的路,按照师父的教诲做,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