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是修心的法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当看到“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的通知,我当时心就动了一下,想投稿交流一下自己的修炼体会。十月十一日晚上我作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参加作文比赛,比赛的内容大概是写自己记忆中最刻骨铭心的一件事,当时写了很多,只剩结尾了,在这时我醒了。一醒来我马上想到,我最刻骨铭心的事不就是我走上大法修炼之路吗?有什么事比这更幸运更刻骨铭心的呢?这时我悟到:师父在点化我,要我拿起笔来,写下自己的修炼体会。就这样,在师父的点化鼓励下,我终于鼓起勇气写下此篇修炼体会。

我是二零零四年三月走入大法修炼的。得法前,我表哥表弟全家都是修基督教的,也有要好的朋友是修佛教,他们都曾经劝我修他们那一门宗教,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动心。直到修大法的朋友向我讲真相,而且也了解到修大法可以祛病健身、修身养性时,我随即向朋友提出,我要炼法轮功,可是当时主要目地是为了祛病健身。但不管怎样,我终于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修炼前,因为夫妻关系的不和谐,家庭矛盾的激化,我很苦恼,心也很累。修炼后,当我一翻开《转法轮》这本书,师父慈祥微笑的望着我,我顿感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之感。把书看完,我以前的疑问一下解开,人遭受痛苦是在还债消业,是自己以前欠下的,而且也明白了做人的目地。由此自己在心中定下了一念:不管出现什么情况,自己一定要坚定不移的跟着师父修下去,跟师父回家。虽说定了这一念,但真正進入实修,也是很难很苦的,特别是师父说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在这一点上我是修的起伏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下面我主要从修心这方面谈一下自己的修炼体会。由于层次所限,不对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去安逸之心,精進走稳修炼之路。

我工作的单位在甲地,退休后就搬到了乙地,因在乙地的时间不长,没有什么朋友熟人,更谈不上认识同修,所以基本上是自己单独修炼。按理说,我的修炼环境也还是比较宽松安定的,因是新学员就没有暴露,丈夫(常人)也不反对,对大法也有正确的认识,女儿(常人,支持大法)也在外地,基本上没有家庭琐事的拖累,我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也是要我们新得法的弟子抓紧修炼,尽快赶上来,跟上正法進程。

可是“当人要修炼正法时,就要消业。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转法轮》)我首先遇到的阻力就是困魔的干扰:拿起书就犯困,有时连书都掉到地上;发正念也犯困,清理个人五分钟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甚至半个小时;炼功也是如此,抱轮时由于犯困,抱的前俯后仰。怎么出现这种状态呢?我心里也很着急。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困魔为什么会干扰我?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了,要找自己,要找出那个被困魔利用的执著心。看到明慧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有的同修在流离失所的环境中都还是那么精進,有的同修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整个时间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有的同修身陷魔窟中也是不忘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而我每天要睡将近十来个小时。正法的進程越推越快,修炼的时间越来越紧,我却每天用这么多时间去睡,为什么这么嗜睡?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我修炼之前的一个习惯,每天至少要保证十个小时的睡眠,不然就头晕脑胀。其实越睡越头晕,越头晕越想睡,这是一种恶性循环,也是我长期养成的不良习惯。这个不良习惯实质就是一种安逸之心,是这个东西被邪恶利用在干扰我,我必须要突破它。首先调整学法炼功时间: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现在是三点四十起床,参加大陆集体炼功)炼功(原先是上午炼动功,下午炼静功,晚上学法),用闹钟定时闹。上午或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或打印资料;下午学法;晚上背法,看其它资料或上网。这样把时间排满之后,就進入了一种紧张有序的充实状态,让那个安逸之心没有存在的空间,现在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人也是很精神的。

接着是背法,从二零零五年开始首先把《转法轮》通背三遍后,就采取逐节逐讲背熟记牢和全文通读相结合的方法,这样既巩固了以前所背的内容,也没有耽误后面的学习,而且在背法的时候,因为要用心用脑去记,困魔也不太容易上来,现在已基本背熟了前四讲。然后加强发正念,用正念铲除困魔,并请师父加持。这样一来,基本上突破困魔干扰,保证了学法、炼功、发正念的正常進行。

安逸之心这个执著是很顽固的,它象个伪装的陷阱,千方百计消磨人的意志。因我所住之地不认识同修,也就得不到明慧和其它资料,所以我基本上一个月左右去一趟甲地(开始时我自己没有建资料点)。有时刚到家,第二天就接到甲地同修电话,说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或师父九讲光盘,为了不耽误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常常是接电话第二天又搭车去甲地拿资料,一般一天就打回转,不管是酷暑寒冬和舟车劳顿,我都是苦在其中,乐在其中。可是由于安逸之心这个执著没有完全去掉,慢慢惰性就起来了。有时到该拿资料的时候,看到天气太热或太冷也不想出门,出去发真相资料也是如此,而且还迷上了看电视剧。

师父看到这个情况真着急啊!在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具体时间已记不清),我做了一个梦:我和许多人都在参加一个评等级的考试,有的是我认识的同修,有许多是不认识的。结果在所有被评等级的人中,我的等级最低,好象是铁,其他人有的是金,有的是银,至少有的也是铜,在梦中我的情绪很低落。

一觉醒来,马上意识到师父在点化我,我退步了,再不精進就很危险了。这时我也真正从心底里体会到了师父所说的“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不想落下一个人”(《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想到这里,眼泪不由夺眶而出,我多么不争气啊,师父这么辛苦,还要让师父操这么多的心。自这以后我是一刻也不敢懈怠,与安逸之心彻底决裂,不管什么形势,什么环境,都不能动摇我的意志,精進、有序、稳步的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坚定不移的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

(二)去有求之心,成为资料点中一朵小花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由于邪恶的迫害,大资料点有的被查抄,有的被迫关停。为了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甲地的一部份同修就建起了小资料点,我也就继续在甲地同修的小资料点拿资料。到了年底,看到同修都忙,我只是坐享其成,心里也觉的过意不去,心想自己也不能太自私,不能只加重同修的负担,让同修去承担风险(其实这只是表面理由,深层根源在后面谈到),这样就萌发了也建一个小资料点的想法,而且这想法还比较强烈,只是苦于对电脑一窍不通。

到了二零零六年四月,同修甲(协调人)知道我的想法后,安排了同修乙(懂技术)帮助我。同修乙很热情的帮我买了U盘,并下载了有关软件,利用到乙地出差的机会帮助我把资料点建起来。可是在来的路上,不小心把给我带的一包资料(U盘也在里面)给遗忘在车上了。这样乙同修就把她U盘上的东西上到我电脑上,当时我女儿正好有事从外地回来,乙同修就把一些有关技术告诉我女儿,再由我女儿教我。

但是不知为什么,卡巴斯基软件怎么也上不去,我和乙同修发正念,我女儿怎么上也上不去,乙同修也上不去,没办法只好还是用天网防火墙(国内的,有监控功能),乙同修就交待我,要我每次上网发正念,正念要强,然后乙同修当天就赶回去了。

到了晚上八点钟,女儿教了我两遍,到了九点我就发正念,发完正念后来到小房间,女儿告诉我说:被干扰了,网上不去了,而且屏幕上还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小框,框内是英文,大意是收集我们的资料。因我不懂电脑,同时怕心也出来了,就要女儿赶快把电脑上的东西全部删掉。女儿这时正念倒很强,说:怕什么,明天买来U盘下载后再删。由于怕心出来了,第二天我看到院子里停放的警车(其实平时也停放)心也突上突下的,進出大院也感到保安盯着我(完全是自己心理作用),电脑也不敢动了,完全没有了正念。过了几天,我意识到这种状况不对,就加强学法发正念,才恢复到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但是我第一次想建资料点的想法就这样夭折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建资料点为什么就这么难呢?到了五月份,我只好又去甲地拿资料,这次我和甲、乙两同修三个人在一起進行了交流,三个人都向内找。甲同修和乙同修都找了自己存在的关键问题。我的关键问题在哪里?我的资料虽然是乙同修遗失掉的,但为什么偏偏就掉了我的资料(当时还带了其它的东西)?为什么卡巴斯基软件就上不去?这难道都是偶然的吗?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既然矛盾的出现是为了提高心性的,那就是我的心性在哪方面出了问题,需要提高了。我想既然是建资料点出的问题,那我心性的问题就与建资料点有关。我为什么要建资料点?而且还那么强烈,是为了减轻同修负担?还是为了救众生?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要出事?到底为了谁?这一深挖,不挖不要紧,一挖吓一跳,原来隐藏了那么大一个执著。

其实刚开始修炼时,我就有一个想法:我想这么好的法,师父又洪传那么多年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我怎么得法这么迟呢?想到老弟子都经过了个人修炼阶段,我还只刚刚开始,所以得赶快修,迎头赶上来,既要修好自己,还要在证实法中建立自己的威德,不然的话就会圆满不了。在这种思想的驱使下,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建资料点的愿望,说穿了,我建资料点的目地是为了建立自己的威德,为了自己圆满,而不是慈悲的去救众生,去证实法。而且这个有为之心在讲真相中也体现出来,这么大一个漏洞,又怎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呢。

以前我也认识到自己的这个基点没有摆正,是有所求的执著,应该放下,后来也认为自己放下了,没想到在建资料点时被邪恶又利用来進行干扰,它隐藏的多深啊!师父说了:“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转法轮》)师父把法理讲的这么透彻,我却不悟,这就说明平时学法没有完全入心。明白这层法理后,同修为我找出了执著感到高兴,我自己也一身轻松。

这样在六月份我买了一个一体机,开始复印《九评》,到今年三月份,师父又借同修的口点化我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这样我的小资料点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中终于建立起来了。现在我基本上能上网、下载、打印明慧和真相资料,在证实法救众生的修炼路上,我走出了以往那种依赖同修的被动局面,我的资料点也成为了资料点万花丛中一朵绽开的小花。

(三)去色心,荡涤心灵污泥浊水

在未建资料点前,我去甲地拿资料,大部份时间是住在丙同修家。以前是住在一个朋友家,但是我是在丙同修讲真相后走入大法修炼的,既然成了同修,所以丙同修总是很热情要我住她家,两人一同学法、炼功、发正念、心得交流,也特别合的来。但是随着来去次数多了,慢慢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丙同修的丈夫似乎有点异样,丙同修察觉了,可我还不知道。主要是我每次到丙同修家就抓紧看资料,因为有些资料和师父以前的一些经文我都没有,也只能趁这个机会多看一点,所以也就忽视了周围的情况。

后来丙同修告诉了我,我当时就要丙同修放心,我说我不会做这种事,我是大法弟子,我不会做这种蠢事,那样只能毁了自己,而且提出以后不方便再住她家。可是丙同修说:不要紧,只要我们自己正,所以每次还是热情的要我住她家,当时我们也认为这是我们俩同时要过的关。这样直到二零零五年上半年,有一次,我离开后,因丙同修的一句话,她丈夫大发脾气,东西都摔了。丙同修在电话中向我讲了这件事,当时我也只是劝她不要气,而且说今后绝对不能再住她家了,却没有深层次的去思考这个矛盾为什么会发生。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也慢慢淡化下去了。到了二零零六年我看《明慧周刊》(记不清哪一期),有一个同修写的《去色魔》的文章,讲的是她单位的一个男同事对她的好感和异常举动及这个同修对这件事的向内找,在我的心灵中重重的敲了一锤。我怎么就没想到向内找呢?试想:也有其他同修到丙同修家去,为什么她们就没有这个矛盾呢?而且在矛盾发生了也只是想到自己要过好关,不要掉层次,而没有想到对方也是在造业,不及时堵截,那业不越造越大吗?我多么自私啊!想到师父关于“矛盾不是偶然存在的”法理,既然在我身上出现了这个矛盾,那就是我有这方面的问题了,说白了就是我有这个色心,只是这个色心隐藏的很深,以至于自己也认为自己很正派,根本就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可这只是表面现象。

实际上走到街上,看到漂亮异性也会多看几眼,也会象常人一样对人评头品足,受到异性青睐可能心里也会暗暗欢喜等等一切,这不都是要去的色心吗?师父在《转法轮》中举了一个例子,师父说:“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种不好的东西,才能使你升华上来,这个宇宙的特性就起这样一种作用。”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既然生死都要放下,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从那以后不管出现什么事,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我都要用师父讲的法理来衡量,用大法的标准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真正做到荡尽心灵一切污泥浊水,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纯净觉者。

(四)去常人之情,慈悲宽容退一步。

在修炼之前,由于当今社会道德败坏的不良风气也波及到了家庭,我和丈夫闹到了离婚的地步。得法修炼后,师父由浅入深循循善诱的法理滋润了我的心田,也明白了这也是自己以前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欠下的,才会在这一世遭受如此魔难,所以也就慢慢的放下了这颗心。

可是师父讲了:“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时不时就突显出一些勾着你的心的表面现象:丈夫或回来很晚,或干脆不回来,或我从甲地回家后,他连续几晚不在家(他以为我没回来)等等。每到这时候,我自己心里就想:师父讲了一切都看淡,一切都放下,不要想这些,把丈夫当众生看。

这样想时,心也就慢慢平静下来,也就坦然的做我该做的事,断断续续经过几个回合,自己也认为这颗心已彻底放下了。可是到今年过端午节,丈夫不仅没回家吃晚饭,晚上也没回家,我虽说没讲什么,可是脸色也不好看。到下半年国殇日,丈夫说要去某地办事,这样又去了两晚,三天后丈夫又说办事,又在外面呆了两晚。到这时我再也沉不住气了,当时我想:你要造业我也没有办法,你要给我德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你做了不好的事,很肮脏,我也不能和你呆一起。

这样丈夫回来后,我借口台灯坏了一个,我睡小房去(平时学法炼功都在小房)。到小房睡后的第三天,那一天连续发生了几件事:首先是给师父敬茶的杯子盖摔碎了;接着早饭后洗碗,消毒柜的门掉了下来,中午洗碗时又掉了下来;晚上洗汤勺时,汤勺的胶木柄又掉了。这一连串事发生后,我开始认为是不是师父在点化我,今天出去发资料要注意,不然最好别去,但想到如果不去,那不就承认邪恶的迫害了吗?不行,还是要去,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所以发完正念后上午还是出去发资料去了。

可是中午晚上又连续掉东西,看来还不是上午所悟的,可能又是心性上出问题了,而且问题还不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我就一直思考向内找,直到晚上睡觉时还在想这个问题,就带着这个问题進入了睡眠状态。闹钟闹醒之后,马上一个意念就打到脑子里:对丈夫的事没有从根本上彻底的放下。台灯坏了睡小房,这只是表面理由(这理由还牵强附会),实际从根本上没有放下对丈夫的那种常人之情,还在看重这些,在乎这些。如果没有这些事,平时睡小房那也是正常的,可是事情却不是这样。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师父还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学着这些法理,我感到汗颜,我的心性怎么就这么低呢?且不说丈夫的这些事也只是一些表面现象,就是真有一些什么不好的事,也不能去记恨他,只能宽容的善待他,慈悲的去救他。

师父还讲了当今来到这个世上的都是为法来的,说不定丈夫也是来得法的,他只不过是迷在常人中了。更何况丈夫虽说对我讲真相不太支持(怕有危险),但他对大法是有正确认识的,也不反对我修大法,有时还提醒我发正念。我之所以有以上的一些不好的所想所为,就是没有完全跳出常人之情,象常人一样去处理对待这件事,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如果不是师父及时点化,在这件事上我又错的太远了。明白了这层法理,我必须下决心把这个情魔斩断,以这件事作为警钟时时敲响,用师父的法理来荡涤自己的心灵,轻轻松松跟师父回家。

以上是我在修炼过程中出现的几次比较大的心性问题,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的问题,如面对面讲真相的问题、修口的问题等,因篇幅不宜太长,以后再交流。综观我每一次的心性关,都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以大法为基点向内找才能过去。向内找是修心的法宝,因为真正做到了向内找,一切才能看淡放下,任何问题矛盾都会迎刃而解。

要做到向内找,就必须真正入心的去学好法,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因为大法法理是向内找的基础,是提高心性的保证。因此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师父每次讲法都要强调学法,强调向内找,特别是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更是语重心长的强调了这个问题,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强调,就说明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和问题发生后不向内找的严重性。学好法,向内找,什么大关死关都能轻松而过,做不到这一点,小关也会成为大关死关。所以我们必须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去做好。有的同修曾说师父对我很厚爱(师父的点化和加持),其实师父对每个大法弟子都厚爱(看了《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碟,这一点我感受特别深),只是我的问题太多,又不争气,让师父操了更多的心。可以说我修炼路上的每一层阶梯的突破,都是慈悲的师父把我扶上去的。没有师父的呵护,我只能还是常人的我,在乱世迷茫中挣扎。

用尽人世间的所有语言也表不尽我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唯有不断精進,不断修心,慈悲救人,救人,再救人,在大法弟子的整体中实实在在的发挥一个大法小粒子应该起到的作用,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这才是让师尊所感欣慰的。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