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助师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在此,把我最近一段时间正法修炼经历向大家汇报一下。

一、正信是修炼的根本

二零零六年秋到二零零七年初,由于忽视了学法和发正念,把做证实法的事当作修炼,我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七年一月末,当地派出所恶警撬开我家防盗门,绑架了我的长子(同修),抢走了大法资料及钱物。他们又到长春我临时住所绑架了我和妻子及次子(同修)。我当时心态很不好,总是后悔,向外找,不在法上认识。

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时,发现过去学法只是注重数量,没有真正入心;显示心、争斗心、做事心、妒嫉心、欢喜心和后天观念束缚我,使我不能向内找,不在心性上提高。这就是根本不在法上,危险至极呀!我必须振作起来。我在哪都要坚定正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我的史前大愿。

邪恶审问我时说:“你这案子是省里从来没有的大案,都惊动了省公安厅、省六一零,得判你重刑。如果你配合,你一家四口可以从宽处理少判几年。”

面对邪恶,我心中有法,我心中没有怕、没有恨、更没有所谓的犯罪被审讯的概念。有的就是慈悲。这不是讲真相的大好机会吗?当时我心中只有一念:“师父让我救度你们来了,你们的主元神一定要明白。我是师父的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我要用真、善、忍的慈悲启发他们的佛性,除掉魔性。”我对他们说:“我不能承认你们对我的审问,因为我没犯法,不是犯罪嫌疑人,是合法公民自由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了救人。”整个过程我都在讲真相,从土改、镇反、大跃進、文革、六四到镇压法轮功,《九评》中我能记住的都讲了。一连三次,我都是这样讲真相。最后他们头儿说:“说不过你,再说我们也要炼法轮功了。 ”我说:“那太好了,那你就有福了。”

几日后,我被带到国保大队。他们的头对我说,这是省里来的某某处长、某某科长。省里非常重视你的案子,你和他们谈吧。我慈悲的看着他们,心里说:你的元神一定要明白,只有大法能救你。师尊给予我的佛法神通早已打出去制约他了。他问我:“为什么不想说?”我说:“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要说就得说真话,你想听吗?”他说:“好,你说。”我说你可以翻开《转法轮》第二百八十五页,看倒数第二段,我们的师父怎么说的:“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我是师父的弟子,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我讲了大法给国家、民族带来的美好,大法洪传八十多个国家,大法弟子无辜被迫害、被活体摘取器官焚尸灭迹。假如说一个人掉水里了,有人救了他,后来救他的人遇难了,被他救的人不但不帮他,反而还落井下石,你说这样的人是人吗?有句成语: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我从彭德怀、刘少奇讲到普通百姓……毛泽东曾讲过:“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可刘、彭却死在毛的政权下。共产党是卸磨杀驴,你要三思啊!

他一直在听。之后,国保大队的人问我都说些什么,我就说:“你们迫害我,那是不明真相、身不由己,我给他们讲了真相。”国保大队的头儿笑着一拍我的肩膀说:“有你的!”那意思是你够朋友。从那以后邪恶再没提审我,邪恶的企图破产了。

通过这件事,我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无论何时何地、一思一念,就得真正信师信法,正信是修炼的根本。

二、理性升华 正念正行

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的第二天,监室里的“号长”让我穿号服、干脏活。我想起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说大法弟子不能穿“号服”,也不是到这里来干活的。这时上来两个在押犯冲我的头、脸就打,我就报警。管教来了狠狠的说了他们(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关押时给他们多次讲过真相)。号长一看这情形,就过来说:“你反对共产党,别和我们较劲。”我给他讲真相,他们说:“我们知道你是好人。”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总是慈悲的对待他们,晚上我可以炼功,白天整点发正念,背法,八年来,大法弟子历经魔难在看守所里开创了学法炼功的环境。有一天,副所长走到监室门口说:“法轮大法好!以后你们谁愿学就学。”我说:“所长,就你这一句话就有福了。”

十几天后要送劳教所,在看守所的走廊里我们八位同修见面了。我们互相鼓励:“邪恶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我们听师父的。”一路上我们齐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检查不合格,全部退回。检查后,五个男同修全部拒收退回。三个女同修只有我妻子一人退回来了。大家心里很不是滋味,要都回来多好啊!

当我们一進监室,他们说你们还真回来了!我们说:“我们的师父说了算。”第二天,副所长当着全监室的人说我:“你不用干别的了,改算卦吧。你说回来就回来了!”我说这是大法神迹在人间再现。

看守所不能轻易放人,邪党有话。过几天又要体检,我和四个同修说不能配合去体检,要以法为师。法制科的头儿对我说:“老李,穿号服,去体检。”我说:“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按照劳动教养条例我们是合法退回来的,再体检再劳教,你能解释一下吗?”他说解释不了,不体检就押你二年。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又过了几天,法制科的头领来四、五个人,指着其中一人说:“老李,这是你亲戚,他找我们让你去体检,如不合格就放你。”我想不管是真是假,我也不走常人这条路,不中邪恶的圈套,什么情也动不了我。我礼貌的告诉他:你不必费心了,我不会去体检的。

三、慈悲救众生

各监室人员调整,我和甲同修分到一起。我们同时悟到是师父让我们一起精進,共同提高。他状态不好,人也消瘦。问他怎么这样?他说过去在常人中就有心脏病,这次想严重一些,找个理由出去。我给他指出这是人的观念,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很危险。我们共同背《论语》、《洪吟》,在法上提高。我说我们是老弟子,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上,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只要我们有这个愿望,一切师父会给我们做。基点摆正了,讲真相、劝三退做起来就得心应手。全监室十几人除一聋哑人外全部三退。我们为众生得救而欣慰。以后凡是新進来的人,我们都先讲真相后三退,一个不落。

甲同修与另三位同修一起被体检。傍晚,甲同修回来了,我很高兴,但也有些遗憾:另三位同修被劳教了,其中有我的两个儿子,不免有些动心。转念一想这不是情吗?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修炼的路有师父安排,我不能动人情,应该以正念加持同修,帮他们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不到一周,甲同修和一女同修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出魔窟。

邪恶第二次将我送劳教,同时去的有两个女同修一个男同修。我和这位男同修被退回来了。在车上我和他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把我俩分到一个屋。”我们真的被分到一个屋。同监室的人一看我又回来了,非常高兴。因为早上送我时让带行李,我说什么也不带,既然他们非要送我,那就当旅游一天,晚上我还回来呢。

这又一次让世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所在的监室“号长”是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打架進来的,通过我们讲真相他已“三退”。我们几个同修发正念时,他替我们看时间,还问我们发正念时说什么。我告诉他以后,他也经常说。一天“号长”对我说:“你们老师来了,李老师来了!”我以为他看到了什么,就问他在哪呢?他手一扬说在这呢!他手里拿着师尊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发表的《彻底解体邪恶》的新经文。他说这是你们功友传过来的。是啊,这不是师尊来了吗?我恭恭敬敬的接过经文,并感谢他。

四月初八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华诞,早饭前我们同修三人把师尊的经文摆在前面,放三包方便面,这是我们唯一的最好的供品。我们恭恭敬敬的给师父鞠了三个躬:师尊今天是您的生日,被非法关在某某看守所的全体大法弟子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样,远隔千山万水祝师尊生日快乐!我们决不辜负师尊的期望,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大愿,做师父放心的弟子。同室的常人也都说:祝李老师生日快乐!

因为我不穿“号服”,邪恶不让家属接见。我记住师尊的话“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邪恶两次劳教不成不甘心,第三次要强行将我和一同修送劳教。我们发正念,求师尊加持,结果一切都不正常。大夫说“你会点啥吧?”我说:我就会法轮功,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就得福报。

到了劳教所,他们说你们的检查不好使,得在这从新检查。去他们指定的医院检查还是不合格,但得找所长签字。所长手机开着,就是不接,劳教所又要下班了,等赶到办公楼人家早已下班走了。气的法制科的头儿直发牢骚:这劳民伤财的事以后不能干,再抓人(大法弟子)到咱这儿就放!老李,走,上车,咱们回家!给你们家打电话明天放你们。我说:“你们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全家得福报!”他说:好!就凭你这句话我们哥几个回去得喝几杯!

第二天,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我和乙同修走出了看守所,历时一百三十三天。

弟子应该走的修炼路是师尊安排的,就是师尊说了算。如今,我又投入到师尊的正法洪流中,我要按照师尊的要求救度更多众生。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