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我是江西大法弟子。我很想把自己修炼以来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但又觉的要说的话太多,最后决定把我修炼中经历的几件有意义的事情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和交流,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亲身经历的神奇事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我走入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无端迫害,亲朋好友很害怕,都劝我别炼功了,丈夫为了阻止我修炼更是对我拳脚交加。由于我当时对大法理解不深,便停止了炼功。

不久,我开始咳嗽,咳的很厉害,一直咳了十多天。这时我回想到七月二十二日在我家桌子上有本小册子,上面写了观音菩萨、阿弥陀佛怎样保护信仰他们的人,小册子的最后一页有这样几个醒目的字——“修法轮大法可圆满”。我咳的很厉害时就反复想着这几句话,于是下定决心从新修炼。

我一直到现在还觉的奇怪,七月二十二日前后我没向谁要过什么小册子啊,也没有哪个同修到过我家里啊,我丈夫反对我修炼,他没有往家里拿,这本小册子是怎么来的呢?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日中午放学时,我去学校接儿子。刚出校门,有个小学老师说:“看,天上一个好大的光环!”我抬头一看,只见在我头顶上方约二米高处,有一个五颜六色的大光环。我走,光环也跟着走;我不走,光环也停下来。光环一直跟到我家,然后停留在离我家房子不远处的空中,好久才消失。这神奇的景象我的丈夫也看到了。

离婚前,我教儿子也修炼法轮大法,他能背诵好多首《洪吟》。有一天,我坐在床上学法,儿子坐在我旁边。忽然他伸手指着前方说:“妈妈,你看啊,你怎么不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什么也没看见。便对儿子说:“这是你空间场范围内的东西,我看不见。告诉妈妈,你看到什么?”儿子说:“我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人,穿着黄衣服,很慈祥。他告诉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你要象孙悟空一样去打妖怪。”

读书与修炼

我悟到要圆满,要得正果,就要多看书,多学法,于是我有时间就读《转法轮》,时间多就每天读三讲,时间少每天也要最少读一讲,每读完一遍都登记下来。到现在我已经读了三百九十三遍《转法轮》,其他经文,特别是后期讲法我也经常看。

原先我天天坚持早上三点钟起床炼功,今年四月份开始三点半起床,参加集体晨炼。记的刚炼静功时我腿疼的厉害,有时痛的流眼泪,全身发抖。我想起师尊讲的“把腿一拿下来,白炼”(《转法轮》),于是我咬牙坚持,我心里想还有十五分钟,还有十分钟,还有五分钟,硬是坚持到放完炼功音乐才把腿拿下来。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了修炼要重视心性的修炼。于是我在家庭中、在工作环境中、在社会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中,在个人利益上,我时时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不与常人争斗,在受到屈辱、受到羞辱时努力做到“不吱声”,提高心性,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坐牢

二零零四年我在市火车站广场发真相资料,由于事先没发正念,不小心把真相资料发到一个便衣警察手里,他看了后大叫:“你是炼法轮功的!”便扑上来,用右手抓住我的左手,就在他抓住我的那一刻,他的右手拇指指甲处流出一股股鲜血。我说,你遭报了,你别动我,我有师父保护,我是让你明白真相的,是让你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着,我一使劲,甩开了他的手,拔腿便往前跑。不巧前面一个男孩骑自行车经过,我撞到他的自行车上,跌倒在地。恶警又扑过来,将我抓住。

我被带到区公安局。公安局恶警要审问我,不知怎的,每当他们审问我时,我就内急,我就说我要解小便,他们就派一个人跟着我,让我去厕所。每次提审我时都是这样,结果他们审问了一天也没问到什么,也就不了了之。是师尊在加持我呢!

晚上八点钟左右,它们把我劫持到市看守所。我坚决不配合它们的安排,一进看守所,我就用鞋刷砸铁门,嘭嘭嘭的砸铁门,要求他们放我出去。见他们不应,我干脆搬了个沙包坐在铁门边,继续不停的砸铁门。我连续砸了两天,饭也不吃,绝食抗议。砸的他们实在受不了了,说:吵死了,吵死了,怎么碰到你这样一个烈性女子!就把我铐在一张太师椅上。第四天上午,他们提审我,还把我丈夫也带来了。

提审我的恶警老刘说:
我再问你,你的资料是从哪里来的?
从天上来的。
你还和哪些人一起炼功?和哪些人联系?
没有,我就是在家自己炼。
以后你还炼不炼?
炼!

老刘听后瞪我一眼,哈哈大笑的说:你真不转变?

我丈夫听了怒气冲冲,说:我一脚踢死你!离婚!然后转身对老刘说:“帮我写一张离婚起诉书。”他又给我父亲打电话。我老爸在电话那头责备我说:“你为什么连‘不炼’都不说呢?”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说不炼。我不能向邪恶低头,不能向邪恶妥协。”老刘看我金刚不动,坚如磐石,摇摇头,收起答问纸走了。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每天背法、炼功。有一天,看守所来了一伙人,说是来检查工作和卫生。他们来到关押我的牢房前时,我正戴着脚镣在炼法轮桩法。他们停下来从窗子里看了看我,没吱声,走开了。监狱、牢房、脚镣怎能锁住我这颗信师信法的心!无论在哪里我都一样要炼功!

我被非法关押十一天后,看守所放了我,说是证据不足。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魔窟。不过放我时,还是向我父母敲诈了四千元所谓的保释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