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霞遭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2002年6月28日,李瑞霞与两名法轮功学员一同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轮大法好,被恶人举报,拖上警车,非法关进前门派出所铁笼子里。后来,李瑞霞被非法劳教,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遭受两年多迫害。

2002年6月28日,李瑞霞与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前门派出所后,早上五点多钟,值班的几个警察分别来暗示:“有三千元钱吗?”意思交三千元钱就可以出去。李瑞霞等三人没有配合,并且没有报地址姓名。警察在没有盘问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为是哈尔滨人,便通知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于是三人被带到了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所在地,被分别关押、审讯。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通过卑鄙的欺骗手段从另两个法轮功学员处骗到地址,于是将三人带到大庆办事处,用手铐铐在床上整整五天,直到肇州公安局政保大队和单位来人。

将三人押回当地的途中,公安局警察将李瑞霞三人铐在一起,晚上铐在火车床上。李瑞霞不配合警察,孙丽非法审讯时说:“让警察王学军来。”因恶警王学军毒打大法弟子出名。贾秀娟就是被恶警王学军用带钉子的木板毒打,臀部两侧被打成黑紫色。

后来将三人送进看守所,三人绝食反迫害,恶警王忠进行辱骂和野蛮灌食,用看守所的钥匙板撬开牙往里灌,灌的是盐水加点奶粉。在看守所一关就是两个半月,然后,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关押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

(一)在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遭迫害

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的当天,警察和邪悟人员轮番围攻“转化”,晚十点多钟还不让休息。由于李瑞霞不配合,管教张春景,还有一位戒毒所借用的不知姓名的管教,用绳子将她绑在椅子上。每天五点起床,晚到深夜不让睡觉,警察、邪悟者轮流攻击,直到写“三书”为止。

法轮功学员只要一进到这里,就被剥夺了一切权利,受到非人的虐待,遭受种种的刑罚。

一、刑罚和虐待见于最基本的日常生活中,也就是学员随时都可能受到刑罚和虐待。

1、最常见的刑罚是蹲小号。

一次,因为传经文,李瑞霞被罚蹲小号,坐铁椅子六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敢公开,等李瑞霞腿脚消肿后才让回到集体中。在小号期间,每天早晨只给几口粥,少半个馒头;中午不给饭吃;晚上给一点饭,饿不死就行。厕所不让上,水不给喝。还强行罚款一百元。本来劳教所里没有罚款这一先例,后来因李瑞霞揭露恶警迫害,队长李全明说:“上次没想罚款,这次就罚你款。”

一次,恶警队长李全明和恶警董少欣俩人互相配合,让法轮功学员骂大法、骂师父,还逼问每个法轮功学员口供,不配合此行为的法轮功学员李瑞霞被拽到广播室,进屋就被左右开弓打嘴巴子数十个,当时李瑞霞被打的两眼冒金星,拽到小号一蹲就是六天。

后来李瑞霞又多次被关小号迫害,蹲铐在铁护栏上。一蹲至少就是六天六夜,由刑事犯看着,一动不能动,动一下就会遭到疯狂毒打。

如:一次李瑞霞在小号被迫蹲着的时候,恶警董少欣指使刑事犯张数玲严格看管李瑞霞。成天成宿蹲着的时候,腿不许动,腿动一下就要受到猛打。每当刑事犯张数玲殴打李瑞霞,李瑞霞被打的条件反射般的站起来时,张数玲就要心虚的喊:“累死了。”(其实是吓坏了)

又一次在小号被迫蹲着时候,恶警指使刑事犯赵媛媛掐人。掐的时候,专挑人的身体敏感部位掐,如乳房、大腿根儿里侧,而且要掐很少的一部份肉,使李瑞霞的疼痛达到极限。有的法轮功学员的肉被掐掉了,有的被掐的像鸡啄似的血肉模糊,有的被掐以后变成了死肉疙瘩。

时间最长的一次,是将李瑞霞双手反铐在教室的暖气管子上,让李瑞霞蹲蹲不下、站站不起来,有时让长期蹲在地上,一共连续九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是见不得光的,一有领导来检查,就赶紧将大法弟子放回去,或藏在隐蔽地方,等检查的走以后,再继续迫害。

非典期间,李瑞霞正在被关小号迫害。小号四面不透风,而且便桶在屋里。外面封闭、隔离、消毒,可小号里不仅不进行正常的隔离消毒,而且上厕所得审批,一拖就是一上午才可以去一次。每天只给两顿饭,每顿只给少的可怜的一点点,饿不死就行。一次李瑞霞报告,要求上厕所,队长张力不说不行,只说:“等一会儿。”一拖就是一晚上,第二天一上午还不让去。

2、比较普遍的迫害方式是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找小脚”、“穿小鞋”,找个理由就“收拾”一顿。

一次上课时,恶警姜周让大家唱歌,因嫌李瑞霞唱的声小,便让李瑞霞单独唱,李瑞霞说:“我唱不好。”姜周说:“唱不好也得单独唱!”李瑞霞单独唱后,恶警姜周还嫌唱的不好,就让上走廊站着。之后,姜周又把李瑞霞带到男干警值班室,进屋二话没说,左右开弓打嘴巴子,打了一阵,李瑞霞想解释,姜周根本不听 。一阵疯狂毒打之后,带回洗脑教室。

一次洗脑后,在从走廊往楼上走时,突然恶警队长李全明大喊一声:“李瑞霞,你说什么呢!”随后将李瑞霞叫到办公室,问:“你说什么了?”李瑞霞回答说:“没说什么。”话刚一出口,李全明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然后说:“上次没罚你款,这次就罚你!”李瑞霞一次次揭露她的迫害,她就把李瑞霞正常的减期都撤掉,而且还说:“到期也不放你。”李瑞霞继续揭露她超期关押及其它方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她又换了嘴脸,说超期关押、撤减期不是她的责任,都是教育科的事。

一天,教育科长突然去劳动场所——地下室,正好走到李瑞霞面前,李瑞霞询问教育科长撤减期和超期关押的事,教育科长听后,当场就把李全明给骂了,并说都是她们队里的事,跟他们教育科没关系,都是她们队里报的。李全明知道阴谋被揭露,恼羞成怒,恶狠狠的对李瑞霞说:“就不放你!关一次小号就加期三个月!”以后把李瑞霞还有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起,坐小板凳儿,不让出屋,每天只给两顿饭。直到超期关押两个月,走的时候还得搜身,因为害怕把揭露她们的材料带出去。

一次,因为李瑞霞不配合写洗脑“作业”,恶警就让蹲着反铐在寝室床栏上,当晚不给饭吃。有的法轮功学员实在看不下去,拿出饼干给李瑞霞吃。恶警王海英发现后,将寝室里的人一一叫出门外,下令不许给吃的。

一次在看电视时,恶警李志宏无端就说李瑞霞和寇景红说话了,当时把寇景红叫出去说:“你和李瑞霞说什么了?”目的是想要找机会治李瑞霞,寇景红不配合,就被关在楼上审了两天,不让正常生活。

一次在操场,李瑞霞有点儿心跳加速、头晕,做不了操,跟恶警小队长刘祝杰请假。刘祝杰不给假,说:“不做操就得看病、吃药,不去看病就得写检查。”

一天晚上,学员在干活。法轮功学员魏郡想把白天没写完的申诉材料写完,刚一动笔就被监控室的小队长张力发现。张力带领一个恶警直扑过来,抢魏郡手中的稿子,魏郡情急之下将稿子递给坐在对面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力就又到对面去抢,对面又传给魏郡,张力又过来抢。魏郡将稿子传给站在地上的李瑞霞,张力像猛虎一般扑了过来,用力抢夺。情急之下,李瑞霞把纸塞到嘴里,张力便将李瑞霞身体向后背九十度按倒在纸壳箱上,然后掐住李瑞霞的脖子,将手伸到李瑞霞的嘴里去抠那张纸,抠了足有几分钟,直到魏郡示意李瑞霞将稿子给她,张力才松开掐住李瑞霞脖子的手,将沾满口水和鲜血的稿子交到队长处,然后连夜突击审讯,直到午夜才将魏郡放出。

3、恶警最阴毒的一招是经常以安检为名,对大法弟子进行搜身,并翻检衣物,目的是搜经文。

一次,恶警小头目刘祝杰指使恶警小王丹将李瑞霞的羽绒服和棉服割开,等李瑞霞穿羽绒服到外面扫雪时,人们见到李瑞霞的身上不时的有羽绒飘落下来,觉得很蹊跷,仔细一看,羽绒服被割坏三处。后来又发现棉服被割坏两处。刘祝杰在搜身时,甚至胸罩、内裤都得脱掉,垫的卫生巾也得拽出来看一看,并口口声声说“我不嫌脏”。刘祝杰曾矢口否认李瑞霞的羽绒服是她指使割的,后来李瑞霞要解教前几天,她有意透漏说:“你的羽绒服不是我割的,是小管教割的”。目的是怕李瑞霞解教回家后揭露她。

二、戒毒劳教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动。最典型的是在地下室修亚麻布期间,每天长达十四五个小时,持续一个月。有的法轮功学员累得眼睛直流眼泪。夏天温度最高的时候,地下室不透风、不透气,学员都感到胸闷、呼吸困难,请示恶警要求休息。恶警向上级请示,上级没有批准。过一会儿,带班恶警头晕、恶心、胸闷、气短,自己说不行了,这种情况下带班队长才说收工。

除了修亚麻布以外,还干过拣页子、挑筷子、挑牙签儿、做手工艺品等活儿,时间最长的干过通宵。

三、在吃的方面,平时的菜都是稀里光汤,可黑板上总写着几菜几汤。检查的来了菜就干了,而且量也增多,检查的走以后立刻照旧。通常一碗混汤里有着一两个纯粹的鸡骨架(因为见不到一丝肉)或鸡屁股尖儿,腥臭难闻,有很多学员根本吃不了,只好就着自己买的大酱干吃饭,回去再喝水。

六月里,酸菜缸的酸臭味儿很远就能闻到,酸菜已经生蛆,还用来做汤给大法弟子吃。

七八月份,市面上茄子最便宜时,所里还舍不得给学员吃,只能吃劳教所院儿里学员种的已经起虫子的小白菜,汤里漂着一层黑色的腻虫,偶尔还漂浮着几根肥硕的绿虫子,学员因吃不下去不去打汤,教导员宁立欣就认为不吃就是造反。每当开饭时都如临大敌一样,弄一帮恶警按桌巡视,对不喝汤的法轮功学员怒目相向。有学员向伙食科长反映伙食情况,伙食科长说:“找你们教导员去!”

冬天里,萝卜条汤一吃就是几个月不换样,以致把人都吃怕了,一见到萝卜都打怵。

以前还给吃白面馒头,后来就给吃非常粗糙、牙碜、生了虫子、象糠一样的玉米面窝头。有学员问恶警刘祝杰:“我们伙食怎么下降这么厉害?”刘祝杰说:“上面规定,就这样了,以后就吃这个了。”后来法轮功学员揭露、抵制迫害,都想以绝食的方式抗争,恶警一看架势不好,就赶紧恢复以前的伙食。

最具有讽刺意味儿的是,一次三月八日,伙食科兴师动众的在广播里发表了一通慷慨陈词的演说,最后说:“为了慰劳妇女同胞们,伙食科特意做了几个菜。”管教也信以为真,对学员说,今天你们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可到了食堂一看,不禁令人大失所望:每12个人一桌的长条桌上,只比平时多了几小碟少得可怜的小咸菜。

戒毒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数不胜数,以上所说只是冰山一角。

(二)二零零一年李瑞霞被非法拘留和勒索

二零零一年八月末,李瑞霞被不明真相的常人举报。三名警察刚到李瑞霞家门口,正碰上从地里干活回来的李瑞霞,第一句话就问是否炼功,进屋就翻,让把书交出来。警察翻出一套讲法带、两本书,用“去核实一下”的欺骗手段将李瑞霞带到派出所,让写“保证书”,写“保证书”就可以回家,不写马上拘留。于是,将李瑞霞非法拘留二个月零几天时,李瑞霞绝食抗议,公安局伙同610勒索李瑞霞家属3000元钱,并让家属又签字、又找人担保,才将李瑞霞放回。以后,片警经常到李瑞霞家骚扰。一次,以家里有明慧资料为由,将李瑞霞带到派出所,后经人说情,将人放回。